第20版:南开时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6月17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岁月漫长粽飘香(图)
王阿丽

  从我记事起,就觉得包粽子对母亲而言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儿。

  端午节的前一天,母亲会起个大早去打粽叶。刚采回来的粽叶碧绿清香,母亲将粽叶洗干净,从中挑出整齐宽大的粽叶,将五六张粽叶重叠在一起,从粽叶根部三分之一处折向粽叶叶尖,用绳子系好后挂在晾衣绳上晾晒,晾干后的粽叶便于保存,想要包粽子时随包随取,用之方便。

  晾晒好粽叶后,母亲取出糯米、红豆、蜜枣等食材,进行淘洗浸泡。当我们兄妹仨人猴急地围着母亲要包粽子时,母亲总是不紧不慢地对我们说:“再等一下,糯米多泡一会煮时才会更有黏性,红豆也更容易煮烂。”随后,母亲便烧上一大锅水,将粽叶在沸水中烫滚一下后浸在凉水中。然后搬出家中的长木桶搁在大板凳上,将食材一一放置在木桶中。

  母亲包粽子时,我们先是在旁边看着,只见母亲将三四张大粽叶依次排好,从粽叶大头部位向内弯曲成漏斗状,舀几勺糯米放入其中,再在中间放入几个蜜枣,然后再放上一些糯米压严实,将粽叶完全覆盖住糯米后顺着粽子的边沿缠绕,最后用综草绳将粽子捆绑好。当我们照着母亲教的方法进行包裹时可就没这么简单了,不是粽叶裹不住米,就是将好好的粽叶糟蹋得“体无完肤”。“我就知道你们会瞎捣乱,好在我用了木桶,米才不会掉在地上!”在母亲的责怪声中,我们依然乐此不疲地加工着“残次品”。

  当粽香满屋的时候,我们肚子里的馋虫早已经叫得欢腾了,偷偷揭开锅盖,被蒸汽烫了一下的我们仍然会继续捞着粽子。我剥开粽子的外衣,白白的糯米中镶嵌着红豆点点,咬上一口,粘稠柔糯缠绕在舌间,来不及细嚼慢咽,囫囵下肚,冷不丁噎住了,直落得泪眼圆瞪,吓得哥哥们一个帮我拍打后背,一个急忙递茶送水……即便如此,吃粽子仍然是我们的最爱!

  母亲包粽子是不择时的,农忙插秧时,乡邻们互助插秧,轮到我家插秧时,母亲便会煮上一大锅粽子,将粽子切成小块,将锅中的油烧开,油煎粽子便成了他们的早餐,充饥管饱。我们兄妹仨中考、高考时,母亲更是精心准备着粽子,粽子在我们家乡有着“中举”的寓意,考试的当天早晨,吃上一个香喷喷的肉粽子,临考的压力早已飞往九霄云外。我们去外地求学的路上,包里也总会被母亲揣上几个粽子,中午大客车停靠路边吃饭,我们咬上两个略带余温的粽子,浓浓粽香盖过了饭店的菜香。如今,我们回老家探望父母,母亲颤颤巍巍地从冰柜中翻出粽叶:“准备包粽子啦!”

  母亲的“亲情粽”携着儿时的回忆、临考的期盼、旅途的补给、晚年的疼爱,包裹着勤劳、关爱、智慧、希望、团聚,氤氲着我们走过半个多世纪,在漫长岁月中久久飘香!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