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艺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百年征程
世纪辉煌
天津日报 天津市作家协会联合征文~~~
~~~——读武歆长篇小说《密语者》
~~~(外二章)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6月17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天生桥瀑布(图)
(外二章)
杨仲凯 题图 张宇尘

  那年端午节,从保定去往革命老区阜平县城的时候,是黄昏时分,天还亮着。我们兄弟二人带父母到这里,除了想去参观红色的城南庄,还要去看一个叫做“天生桥”的瀑布。据说,那是北方比较大的瀑布群,比不了黄果树瀑布,也比不了壶口瀑布,但也是壮观和有特点的瀑布。

  转天早上,我们驱车从县城来到大山深处,那其实就是河北省和山西省交界处的太行山脉,当年打日本鬼子的地方。“天生桥”的意思,就是自然形成的“天生”的石头桥,而且这长27米、宽13米、拱高13米的天然石桥,凌驾于一条瀑布的上面。这座天生桥,是由山谷瀑流沿裂隙冲蚀崩塌形成的,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天生桥瀑布群,包括银河瀑、情侣瀑、马尾瀑、三叠瀑、望盔瀑、琼浆瀑、天门瀑、瑶台瀑布等,其中瑶台瀑布的落差达到112米。天下知名的瀑布很多,但桥与瀑布群合璧构成如此奇观的,独此一处,不仅丰水期的瀑布好看,冬天时的冰瀑也很美。

  只是原本不知这山会是这么高,我们在山水之间缓缓走了很久,终于远远望见那座天生桥,桥在瀑布之上,瀑布飞流直下,水涛之声让人有幽静沁凉之感。从桥上看下面的深深山谷,能看到山谷里的各样花花草草,想着人间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事物,悬空的心才会安心一点儿。从天生桥上经过,实际上就是钻进壮观的瀑布后面,瀑布的水花溅到身上,水的湿气入侵人的鼻子和皮肤,感受到大自然的抚爱。透过瀑布看蓝天白云,好像加了特效一样,和无遮挡零距离地直接去看,也是不一样的情调。端午时间,城市里已经很热了,但这山里,海拔不低,山风吹来,还略带着一点点凉意。风吹过瀑布,水丝被阳光照成白玉,再轻打在脸上,就觉得自己也像个神仙了。耳畔能听见瀑布的呼啸声,好像是在为这个世界而发声。

  易县不易​​

  从涞源醒来,就往易县方向走,从涞源通往易县的国道上,快到紫荆关长城时,我们看到了一则官方告示,因为前方修路而不能通行。我下车去前面问路,得知这条道路确实不能通行,这些天一直在修路。我想问问还有没有其他的小路能通过,但是大家都说没有把握,劝我不要冒险。不能从这里回天津,我也有点遗憾,并且有着冒险的冲动,但想想人家说得有道理,于是我开始劝导家人,如果我们把车开到半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可就麻烦了。父亲沉默了一下也表示同意,过了一会儿,他又提议去西柏坡,但马上就否定了,距离远,而且这已是三天假期的最后一天,时间总是不够用。

  不从易县走,该如何回到天津呢?又问路,人家说,还是要通过保定回的。在阜平的时候,如果不到涞源来,就是阜平—保定—天津,现在的路线就变成了涞源—保定—天津。这样还是走了很多回头路,比如重新回到走马驿柴皮岭,再向保定走。当然也不完全都是回头路,还是看到了很多来时没有看到的风景。

  易县我曾经路过,但是从来没有进去过。荆轲塔、清西陵,这里有很多名胜古迹,也有狼牙山和易水湖这样的山水。从涞源往保定走,也要经过易县的边缘,从那里行驶而过的时候,我想起小时候听父亲讲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听到名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感到文学之美和生命的悲壮。尤其是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父亲讲得栩栩如生,还模拟出枪炮和吹号的声音,为了描述好什么是“卧倒”,他真的在床上演示给我们看。

  接近午时,我们就又到了保定市内。从保定上了高速公路就能直接回天津了,一路畅通。我忽然又想,这个时间,足够去冉庄地道参观,从那里再回天津不迟。当我向家人说出这个想法,他们一致同意。于是,我们便向清苑县方向驶去。

  冉庄地道​

  冉庄,很普通的一个名字,听起来可能无感,但如果说“冉庄地道”,那知名度应该就很高了。过去的老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几乎没有人没看过,那个“地道战”说的就是冉庄,是二战中,中国战场的重要遗存。冉庄也是明朝移民从山西迁移到这里的,华北平原上的大多村庄都是这样的来历。但那时我们去的时候,村子里已经没有人姓“冉”了。当年的地道都还在,地道口在农家的马厩里、炕头、锅底下,钻进去就是地道,从这头钻进去,从其他的很多出口可以出来,一个村子和外围更大的范围,在地下都是连着的,神出鬼没,有32华里之长。我们钻进地道,里面凉森森的,在一个个院落钻进钻出,眼前的农家村庄新鲜又熟悉。我们还去了村中心,矗立着的那棵老树和大钟,与记忆中电影里的一样。

  《地道战》里面有一句著名的台词“高,实在是高”,说这句台词的场景,就是在一个日本人的炮楼里。从冉庄的地道里钻出来,我们就去看了那个炮楼,我幼年时,在天津郊区还能看到很多当年战争年代的碉堡,却好像从来没有见过炮楼。那些碉堡都是真实的原物,而在冉庄看到的炮楼,已经是复原的东西了。炮楼也是一种碉堡,只不过是一种高楼式样的碉堡,更便于瞭望和居高临下地射击。

  在抗战题材的电影里看过,炮楼也是日本兵的驻地,日本人抓到了八路军,也都在炮楼里审讯。那次我们参观的这个炮楼,有4层之高,因为这是日本兵的据点儿,当年八路军经常去“端”这种炮楼,连锅端,可以消灭不少鬼子。外面天气炎热,炮楼内外都是滚烫的,我们一层一层地往上爬,一直到了炮楼的顶层,在上世纪40年代的华北平原,4层的炮楼已是最高的建筑物。此时,我们爬上去眺望四周,看到一望无际的麦田,我的心中不禁波浪翻涌:这是华北平原上乡亲们的粮食,永远是中国人民的土地!

  本版题图 张宇尘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