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版:北辰之声·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时代新人~~~
~~~
~~~
连 载~~~
连 载~~~
百年百文 军魂永驻 “戎威杯”征文~~~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6月03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石榴酸,石榴甜
彭海玲

  老家的院子里有两颗石榴树,一棵是甜的,在东面;一棵是酸的,在西面。

  小时候爱极了那棵甜石榴,从每年的第一场春雨起,我就搬着手掌般大小的小板凳,坐在石榴树下,托着腮帮子,直勾勾地盯着石榴树看。

  “奶奶,甜石榴树长芽了!”

  “奶奶,甜石榴树开花了!”

  当夏天的狂风和急雨把石榴花打落在地上时,我哭着拉着奶奶的手说:“你看,你看,甜石榴都给坏雨打下来啦。怎么办呀,我还要吃甜石榴呢……”

  “没事的,这些被打下来的都是谎花,是结不了石榴的。”

  “这样的呀!”我放开奶奶,用手数树上可以接多少甜石榴。

  “奶奶,有五十多个呢!”

  “是吗,你帮我数数酸石榴有多少?”

  “酸石榴有什么好的,奶奶,甜石榴才好吃呢。”

  “你以后会喜欢吃酸石榴的。”

  在甜石榴树下打转,一直转到了高中。那时因每月才能回家一次,望甜石榴的机会变成思甜石榴。有时想起奶奶,想起奶奶便想起那棵与她一起嫁进王家的甜石榴树。

  高二那年秋天的一个月末,天气异常的萧条冷寂,当我踏进院门时,看到了红灿灿咧着嘴的石榴仍然挂在树上时,我的心猛地沉下去,一种不祥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从我记事起,每年的深秋,当石榴未咧开嘴时奶奶就用剪刀把他们一一剪下,分送给亲戚邻居一些,其余留作春节的贡品。但是这次,为甚麽石榴都裂开了嘴还挂在枝头?

  “奶奶,奶奶……”

  我害怕极了,不停地呼喊奶奶,殷切渴望听到她的回答,后来我的声音都打颤了。

  “成,怎么啦,快进屋,你奶奶在床上呢!”

  把书包塞给娘,我便急切地跨进屋里。

  “奶奶,是我,您的成,您睁开眼睛看看我呀,我是您的成啊!”

  用手轻轻抓住奶奶那枯枝般青筋暴露的手,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成,是你吗?”

  “嗯,奶奶,您看是我呀!”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

  那天晚上半夜的时候,奶奶走了,去找早在天堂等他的爷爷去了。留下我,留下咧开嘴吐出珍珠的石榴。

  奶奶走后的第三天,我拿着剪刀踩在凳子上,一个一个剪奶奶遗忘在尘世的酸石榴,眼里的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每剪一下,我的心就一阵酸楚,每一个都像是奶奶那布满皱纹的慈祥脸庞。精选出最大最好的三个把它们供在奶奶的遗像前。

  那次我的心都在酸石榴树上,这才第一次发现50多岁的酸石榴树原来竟如此沧桑。当奶奶的爹把它作为嫁妆送给奶奶的时候就注定奶奶一辈子就是操心、劳苦的命。生活如酸石榴一样,处处是辛酸,处处是无奈。品着酸石榴就像品味人生、品味生活一样,奶奶就这样把一生安然走完。

  带着沉重的心返校的时候,娘给我塞了不少的甜石榴,我悄悄取出一些,然后选了几个酸石榴放了进去。回到学校时,我把酸石榴拣出来,甜石榴留给舍友,他们争着说很甜很好吃。我无奈地苦笑,弄开一个酸石榴,把石榴粒放进嘴里,很酸很苦像极了我那时的心情。慢慢的,我品味到一丝的甘甜,我竟没有发现酸过后竟然这样甜。现在我才一点点体会到奶奶喜欢酸石榴的原因,就像苦日子过完总有好日子一样,它不会一味地酸下去,就像贫穷不是专侯在一家。

  后来接触到更深、更广的社会,我也越来越明白酸石榴的内涵。现在老院子里的酸石榴树成了娘的“嫁妆”,而那棵甜石榴则被小侄女霸占着。每每看到这,我便想起了从前的奶奶,儿时的我,以及儿时的那棵石榴树,一棵酸来一棵甜。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