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静海文汇·团泊湖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25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刘庆升和他的蛐蛐罐儿(图)
张福顺

  民间文化总是很吸引人。早就听说在南运河边儿上的一个小村里,有一位烧制泥陶蛐蛐罐儿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很渴望与之相识。可就在前年秋天,我的画店里有一位高瘦的老者前来光顾,其朴素的穿着,一身的田野气息,一看便知是个地道的庄稼人。他一边与我攀谈,一边专注地浏览四壁的字画。他很健谈,言语也很儒雅,说家里也收藏了字画。临走时告诉了我姓氏,留下联系电话,并热情地邀我去家里做客。

  在以后的时间里,有次和一位爱好收藏的朋友闲聊,我谈起与此人的邂逅,没想到朋友很了解他,对我说:“他就是朴楼村制作蛐蛐罐儿的刘庆升啊!”我不禁惊叹和遗憾:“怎么竟然和这位有名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失之交臂呢!”年前腊月的一天,我主动和刘庆升通了电话。电话里老刘说:“过了年,暖和了欢迎来我这里。”于是,今年4月初的一个上午,我约了一个朋友,一起骑车出城,沿着运河堤向南直奔朴楼村。路上,我想象着他作坊的模样和场景,4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在村子边上,我们顺着村人的指点,朝着刘庆升的泥陶作坊走去,而恰在这时,刘庆升正骑着电动三轮车来了。两年未见,他略显沧桑,但依旧健谈,说起制作蛐蛐罐儿更是兴奋得滔滔不绝。

  在过去,刘庆升的祖父经营着一个“富有堂”木工作坊,主要制作马车、农具,在周围十里八村很有名气。同时,他的祖父还会烧制陶盆、陶罐,可惜,时代变迁,这门手艺随着时光的流转而泯灭了。存留的历史文化积淀滋养人的心灵。刘庆升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却生来记忆力很强。他自幼在运河边儿长大,上学时每天要摆渡坐船过河去八里庄,看惯了南来北往的船帆,听惯了悠悠的纤夫号子,也闻说了很多运河上的故事。他很喜欢看书,村里有户人家在天津市里做事,家里有一些书籍,刘庆升不断地借来阅读。四大名著、史志文集,他常常痴迷地看到过半夜。蒲松龄的小说《促织》,他百看不厌。渐渐地,一种文化心理开始萌生,他想把先人烧制泥陶的工艺复活起来。

  刘庆升回忆说,他这种想法埋藏了很长时间。30岁的时候,他正式开始动手制作蛐蛐罐儿。在生产队劳动时下班后,他挖一些运河河滩地里的红胶泥带回家,晒干、碾压、过筛子、加水装袋过滤、入坑淋泥、砸泥。一有时间就捣捣鼓鼓地做,有人嘲笑他不务正业。那时,这套制陶工艺他没见过,只是凭着听父辈人传说而进行的。做坯子是想象着物理原理自己制作的手动转轮,毛坯的压光,掏槽,也都是一边琢磨,一边在实践中摸索经验。特别是对泥的干湿度、坯子的晾晒环境、干燥程度、入窑时间、火候的把握很关键,这期间已记不清失败了多少次,在一个个严寒酷暑中付出了多少时间和汗水。他沮丧过、失望过、伤心过,可就是不气馁。最后,终于对制作工艺中的每一个环节,总结出了一套有效的经验,烧制出的成品质量和成品率明显提高了。那时,他没有想到以此来赚钱,就觉着是一种乐趣,就是为了“玩”。以后,他又自己摸索制作出电动转轮、练泥机、拉坯机、模坯压力成形机等,又进一步改建了土窑。

  上世纪90年代初,他听说山东省一个地方专门烧制泥陶,便以学习取经的心态坐火车去了一趟。到了以后他惊讶地发现,在被称为“泥陶之乡”所见的各种工艺的机械,竟然和自己摸索出的几乎大同小异。这种历史文化传承中不约而同地暗合,使他对这一古老的工艺更感到神秘和亲切。他决定让自己烧制的蛐蛐罐儿也去大地方亮亮相。

  以前刘庆升在摸索烧制泥陶的过程中,也曾去过天津市的花鸟鱼虫市场、古文化街。那里售出的蛐蚰罐儿大多都是铁桶炉子和电炉烧制的,比不上自己土窑的火候。色泽也不如运河河滩地里红胶泥的颜色好。第一次他雇了一辆红大发车,装满一车自己的“杰作”去了天津市里花鸟鱼虫市场,令他高兴的是初次亮相就“首战告捷”。原因是他的蛐蛐罐儿质感光润,细腻瓷实,色泽均匀,而且手指一弹有嗡嗡的瓦缶之音。时间不长,一车蛐蛐罐儿便被抢购一空。

  从此,刘庆升在业界渐渐地声名远扬。随后他别出心裁地构思出“雅龙古陶”“津门古陶”“古燕赵玉”“刘记古陶”四个不同的品牌,产品不仅在天津市花鸟鱼虫市场有了名气,而且北京、石家庄、兰州、邯郸等地的虫草文玩商家和收藏爱好者,纷纷慕名而来购买他的蛐蛐罐儿。他每年烧制2500多个。虽然有了名气,但他始终把质量看得很重。儿子、儿媳在跟他操作时,偶尔不慎,在工艺上出现疏忽,会遭到他一顿大发脾气。他说:“做事情要至爱求真,才能有所成就。”2018年他被命名为“静海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

  正在与刘庆升愉快地交谈中,他的老伴儿拿来作坊的钥匙。打开大门,眼前的景象不禁让我疑惑,院子里杂物狼藉,看样子很长时间没有烧制陶罐儿了。他看出了我的表情,叹了口气,又对我说出了两年来的不幸经历。他的二儿子夫妻离异,后来二儿子又因病突然去世。人生往往被命运和生活所左右,这是很无奈的。听着他的讲述,深为他的遭遇感慨和同情。而出乎我意料的是,他讲完不幸的过去,神情又开始振作起来,和我讲起以后的打算:“文玩是小众的东西,销量小,利润薄,可咱不能把赚钱作为目的,要把这古老的手艺继续传承下去才是正道。现在儿子、儿媳、侄子们都学会了,以后还要在陶罐的样式和工艺上再上一个台阶。”说起以后,他充满了信心。

  刘庆升老人己70多岁了,他这种干事不服老的精神真让人佩服和感动。在这急骤转型的时代,还有刘庆升这样的人,淡薄物欲,不畏挫折,还在为泥陶这一古朴的艺苑奇葩,永远地扎根于民间而努力着、奋斗着。我期盼着下次再来的时候,便可看到刘庆升老人新烧制的蛐蛐罐儿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