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我的编辑的第一本书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沽上
丛话
《曙光》走笔(二)~~~
~~~
~~~
~~~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25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照片(图)
谢祺相

  家中老房子要拆了,收拾东西,翻出一沓老照片。这些照片是黑白的,有人物有风景,还是初中毕业那年暑假学摄影时所拍,距今已经三十多年了。

  记得那年暑假,跟表哥借的一部海鸥120相机,用手中不多的钱买了几盒黑白胶卷,以及显影液定影液,从拍摄到成片,都是自己一个人捣鼓出来的。那时十几岁,也不懂什么构图用光,只是到处瞎拍,为的就是享受照片从无到有的过程。所以拍出来的照片没什么上乘之作,甚至有很多废片,因此照片也未得到重视,随便地夹在参考书里,后来便忘却了,没想到这次翻了出来。

  一张张翻看这些老照片,时光仿佛回到三十年前,回到充满朝气的青春岁月。所有照片都是并不成熟的镜头语言,也是十几岁时看世界的独特视角。照片中的人都是自己的亲人和邻居,最多的是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尽管那时的衣服很土气,但每个人都有灿烂的笑脸,长辈们面对我的镜头,有着局促不安但却满含鼓励的笑容,同伴们的笑容非常纯真,可以看出少年时代的友谊。

  最难得的是还有两张爷爷奶奶的照片,两位老人已经去世多年,看着他们慈祥的笑容,不由得想起儿时他们对我的疼爱。父母由于工作忙的原因,小时候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所以跟他们特别亲。在后来的岁月里,我常常梦到爷爷奶奶,可是他们的面容却渐渐模糊。如今见到他们的照片,跟梦中情景对照,我不由得有些汗颜。因为梦中的爷爷奶奶和照片中的他们,在外貌上已经有很大区别。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想了很久,大概对他们的怀念,已经加上太多的想象成分。一个中年人梦中的亲人,和少年时代镜头中的爷爷奶奶,已经大相径庭,这并非是我不孝,而是心境变化太多所致吧。

  我还看到堂哥的照片,他们一家就在那年秋天迁去了东北,虽然我原来和他特别要好,可是相距太远,加上当年的交通不便,通讯落后,已经渐渐失去了联系。如今再在照片中看到他,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三十年前。我清楚地记得当年他们走的时候是在半夜,我已经睡了,堂哥在我门前喊醒我,告诉我他要走了。等我起床开门时,堂哥已经走远,只看到他的背影。多少年来,我都没有忘记那个黑夜中远去的背影,以及我不舍的满脸泪水。

  照片中有很多风景,都是村里三十年前的模样,我要细细地想上一想,才能确定具体地点。当年的土路早已经变成宽宽的水泥路,再也没有下雨就寸步难行的情景。当年很多破旧的房子也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后来新盖的小楼,不过这些小楼也要拆了,整个村子都会安置到新建的新农村,每家都是两层小别墅,整洁亮堂。照片中村头几棵大树还在,比当年更繁茂更茁壮。那是我们孩子的天堂,有时在树下乘凉,下棋打牌不亦乐乎。有时爬到树上玩耍,吹口哨唱歌或者学着抗日英雄抬头挺胸的战斗形象。

  有些庆幸当年头脑一热学摄影了,这才有了这些老照片,有了对我来说非常宝贵的当年影像。如果不是老照片,我会忘了很多人很多事,再过几年,也许会忘了这生我养我的村庄。我把这些老照片扫描做了电子档,修复了照片上的霉斑和破损,存入电脑和手机中。我相信,不管再过多少年,我的小村和亲人,都会清晰如昔,不会再模糊再错位。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