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我的编辑的第一本书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沽上
丛话
《曙光》走笔(二)~~~
~~~
~~~
~~~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25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沽上
丛话
《曙光》走笔(二)
计程今日到淮安(图)
杨仲达

  没有经过刻意安排,我们在2016年3月5日在江苏淮安拍摄。那是周恩来诞辰日。

  此前我们乘T215次夜车南下,我躺在绿皮火车的上铺,它知道我夜不能寐,故而摇摇晃晃,颠簸,蜿蜒,如同是古代的夜航船,却又坚定地前行远去,搅动着我和旅梦人的各种遐思。我因要去周恩来的故乡,所以有无限感慨在心,他是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在我和我的上一辈人中,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我此前对于淮安从未涉足,也毫无了解,因此也充满好奇。

  那一年的1月8日,是周总理去世40周年纪念日。当日,天津周邓纪念馆召开了很有规模的相关会议,在会上我见到了周秉德女士,并当面表达了拍摄《曙光》的意愿。那天下午,南开大学也举行了怀念活动,我也和众位学子一道,在周恩来的塑像前敬献了鲜花。听说周恩来去世的那年天气奇冷,不满一岁的我和弟弟在家中的炕桌前转悠,收音机里响起了哀乐,一代伟人离去,举国为之悲恸不已。在南开大学塑像前的那个下午,天气亦冷,我手举一朵白花,还曾赋诗一首:“每于一月有哀思,万里严霜似挽诗。不信离别疑几许,凭因祭拜立多时……又待东风开雾瘴,樱花柳叶绿春池。”最后一句,是脱化周恩来诗《春日偶成》,“樱花红陌上,柳叶绿池边”两句。未想,春暖花开之际,我已到达淮安。

  周恩来故居里,和一百多年前一样,厨房门前的菜园,畦畦春菜已一片绿意。周恩来纪念馆仿建的西花厅院子里,树树桃花正初开,桃花与樱花约略相似。纪念馆的湖边,绿柳和桃花也已绵延一片。我们得感谢我们的好运气,怎么就这么巧,赶上了周恩来的诞辰,也赶上了他的诗意。同时,因为在这座城市逗留三日,也得以了解一些它的历史和风俗。这是一座运河边上的城市,先前也是一座水城,至今依稀能够看出水城的风貌。从书上了解一个地方是不够的,要想真正的了解,那就得到过那里。淮安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它在苏北,经济似不甚发达,我们去的那年,居然还没有出租车,城市面貌也相对老旧,然而它的历史文化悠久,出过韩信、吴承恩,诸多古迹犹存,又是总理故乡,当然很值得一游,那当下的落后和历史的繁华相悖,使得它略有尴尬。当地人对这里淮安、淮阴、山阳、楚州等行政区划的区别和名称的更迭非常熟悉,也知道其在外地的知名度不高,多有惋惜之意。当然,对于周恩来的崇敬之情也都溢于言表。

  周恩来的故居是这座城市的地标性建筑。但是故居所在的驸马巷并不是因为他而成为名胜。在宋徽宗宣和年间它叫望仙巷,因为这条巷子里曾有一座望仙桥。据方志记载,宋代有一个名叫孙卖鱼的处士曾住在这条巷内,乐善好施但辞官不就,此人寿高一百多岁,无疾而终,出殡之时灵柩抬至巷中桥上时,孙卖鱼忽然化仙而去,自此那座无名小桥就被叫做望仙桥,巷名也就叫望仙巷。而明初因朱元璋侄女无娇嫁属下兵马副指挥黄琛,后住在淮安望仙巷北首,此人死后,建文皇帝为其建驸马祠,望仙巷遂改名为驸马巷。

  现存的周恩来故居是在此巷7号,由两座宅院相连,称为西大院和东大院,深宅大院,游人如织。西大院是周恩来二祖父资产,而东大院是周恩来祖父周起魁以毕生积蓄所购。周家原籍浙江绍兴,周起魁因到淮安做师爷而定居于此,他曾谋得山阳县候补知县的位置,但因前任不肯离职而终生候补。周家此后又日渐败落,周恩来在这里曾经历过清苦的甚至亲人离散而独立门户的生活,在12岁的时候即随伯父到东北而再到天津。我在周公故园里徘徊,看着参天榆树古木和被绳子划出深深印痕的古井,他出生的房子和他种过的菜园,可以猜到他童年的欢乐,却无法推想他童年的悲哀。

  淮安故园,为周恩来深深眷恋,他离开后终生未回,甚至不准许他的弟弟周恩寿回乡。他之所以不回,原因是多样的,他曾经戎马倥偬,他曾经苦撑危局,在忙之外的更大原因,是担心给地方政府增添负担,更不愿意给亲戚特殊照顾。他的故宅因为年久破败,淮安县委曾经进行修复,他知悉之后予以批评,并提出不许纪念参观的要求。他出生和居住过的东院曾作为县委学习室和儿童图书馆,而西院则住进群众去。来这里瞻仰周总理旧居的人,在大门口看到的是一块谢绝参观的木牌。我们采访时听到一个故事,1959年的时候,当周恩来知道他的专机回北京途经淮安时,请求机长拉下高度让他看看老家,于是,在淮安上空,周恩来在飞机上俯瞰了故乡。大禹圣贤,三过家门而不入,而周恩来在漫长的半个世纪的生涯里曾有数次机会和理由,他都断然拒绝回家,这是何等决绝啊。

  在周恩来去世之后,淮安全城哀悼。在他逝世一周年的日子,全国各地的群众和国际友人无以寄托哀思,赶到淮安故居排成看不到头的长龙。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故居的整修和开放,已经是人民迫切的愿望。1979年3月5日,周恩来故居正式开放,驸马巷前人群川流不息。我们也是这个队伍的排队者,虽然我们是在他去世四十年之后才来,但那正是代表着薪火相传的接力。

  在我拍摄的第二年新春假期,我和全家自驾旅游,再度选择了淮安。在经过山东泰安所辖的新泰时夜宿,正赶上一场春雪,次日启程,仍然纷纷扬扬。想起宋汪元量的一句诗,“计程今日到淮安”,一路奔波,过淮河之后到达淮安,雪已经化成了一场春雨。当天我在周恩来故居门前留有一首纪行的诗,“泰安经后又淮安,雪打征途意更前,自有春风来化雨,霖泽驸马巷边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