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文化视点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热点追踪
“新主流电视剧”献礼建党百年:~~~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25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热点追踪
“新主流电视剧”献礼建党百年:
青春与理想,是永远的主旋律(图)
本报记者 徐雪霏

  今年年初,在央视首播的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觉醒年代》一经播出便收获好评无数,成为继《山海情》后的又一开年爆款。在微博、B站等社交平台上,有关于《觉醒年代》的话题讨论热度一直居高不下,豆瓣评分更是高达多年罕见的9.3分。更令人惊喜的是,看似很难吸引到年轻人注意的主旋律电视剧,今年却收获了大批年轻观众的青睐。开播3个月以来,每天都有大量年轻观众在线讨论,追更《觉醒年代》成了新风尚。

  从4年前大热的主旋律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到如今引发年轻人观剧热潮的《山海情》《觉醒年代》,主旋律电视剧成功破圈,逐渐摘下“不吸引年轻人”的标签,实现了主流价值观与主流市场的融合,业内也因此赋予了这类电视剧一个新的叫法:新主流电视剧。

  在新主流电视剧创作中,有哪些经验和创作规律?新主流电视剧制作的难点在哪?新主流电视剧如何能够俘获年轻观众的心?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采访了相关的专业人士,请他们聊一聊他们眼中的“新主流电视剧”。

  ◆用年轻人习惯看的方式讲故事

  新主流电视剧要有“烟火气”

  今年正逢建党一百周年,除《觉醒年代》外,《理想照耀中国》《功勋》《光荣与梦想》等献礼建党百年电视剧纷至沓来。近日,第28届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2021·春季)创作论坛在北京会议中心举行。围绕“新主流电视剧的精品化创作”的主题,《人民的名义》《巡回检查组》的出品人兼总制片人李学政、《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光荣与梦想》导演刘江、《功勋》总制片人曹平、《功勋之张富清》导演康洪雷、《理想照耀中国》总编剧梁振华展开讨论。他们表示,让年轻人抛弃成见是当下新主流电视剧的显著特征,而最核心的一步,就是要将故事讲好。

  《觉醒年代》主要讲述从1915年《新青年》杂志诞生到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不同于以往其他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觉醒年代》重点观照思想潮流的流变演进。如何把看不见、摸不着的思想流变,用可视可感的形式凸显出来,导演张永新和主创团队认为:既要做到守正,也要做到创新。

  在剧中,陈独秀会在《新青年》杂志成功招股时兴奋得扑向雪地;李大钊作为一个普通父亲、丈夫,剧中亦有他与妻儿共处的温情。在《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看来,平凡才能孕育真正的伟大,这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我自己的理解就是既要做到严谨,又要做到相对不严肃。既要做到黄钟大吕,同时也要做到下里巴人。”张永新在平凡的层面上提出了更加精准的定位,新主流的电视剧需要“烟火气”。在《觉醒年代》中,人物命运多舛等大起大伏的情节较少,人物的宿命也都是观众早已有所了解。在保证不跑偏历史的经纬度的情况下,张永新和团队希望能在生活的质感和烟火气中有更好的内容呈现,“我们也不排斥和拒绝幽默和轻松。”

  如何讲好中国建党百年的伟大故事,也是导演刘江及其团队考虑的首要问题。当刘江接到《光荣与梦想》的拍摄任务时,他的第一直觉便是要找到故事的规律,让这部作品拥有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刘江和团队的方法是找到人的故事,其中还需挖掘人物的多重身份和关系之间的化学反应,“我们不是符号化的伟人,我们是要见真人,我们不光有事件,还要见冲突,还要见细节、见诗意。”

  《光荣与梦想》讲述了从中共一大到新中国成立、抗美援朝胜利,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以来恢宏壮阔的发展历程。剧中涉及的历史人物超400人,场景超700个。对于一部写党史的史诗剧,每一处都有“标准答案”,不能有感而发去编织。但刘江认为在画面的冲击力上、构图上、精致度上、情节的燃度上,都要让年轻人能够接受,“我们要用年轻人习惯看的方式讲故事。”因此在《光荣与梦想》中,刘江借助科技含量更高的视听手段尽可能地还原再现过去的辉煌岁月,用“年轻化”的音乐与视听语言去讲故事,用细节、人物情感去打动观众,刘江相信,好看的故事,观众是不会拒绝的。

  对此,《理想照耀中国》总编剧梁振华也深有体会。该剧讲述了建党百年以来不同时期的40组人物的闪光故事,这些人物更多的是历史长河中“熟悉的陌生人”,比如《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的翻译者陈望道,我国第一个个体户,草原红色文艺轻骑兵等。

  梁振华透露,《理想照耀中国》光破题就用了3个月时间。他带着编剧团队,在一个个剧本创作的深夜,被剧中人物故事感动得泪流满面。在他看来,百年党史,同样是国史、是民生史,是民族的奋进史,因此,如何在30分钟的时间里去浓缩经典的历史故事,是主创团队需要去破解的难题。

  为了打破年轻人对主旋律电视剧的“成见”,梁振华创新了讲故事的方式,从贴近年轻人生活的故事入手,把握主旋律的“年轻态”,力图用全新的表意方式吸引更多年轻人。在讲述两弹元勋邓稼先的故事时,主创团队从“冰糖”为切入点展开叙事,邓稼先先生在特别紧张的时候容易低血糖,而嚼冰糖渣可以帮助他稳定情绪。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邓稼先的妻子为了给邓稼先寄一斤冰糖,问了所有同事、朋友都没有凑齐。那个时代生活的艰难和人物对于事业的坚韧,于冰糖这个小细节中看到了大情怀。

  ◆还原“历史名场面”

  讲好故事、讲透故事、激励人心

  2021年的春天,一部兼具历史厚重与理想浪漫的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觉醒年代》讨论热度在青年群体中居高不下,来自优酷单平台数据显示,该剧观众中,六成以上为“90后”“00后”。一部党史题材献礼剧为何能受到如此多年轻人的追捧?或许在你看完剧中这几个名场面时就会懂了。

  风雨飘摇中,毛泽东发足狂奔,趟过民不聊生的世道;被“人血馒头”事件深深刺痛的周树人,以笔作刀写《狂人日记》,向封建礼教拔刀宣战,泣泪署名──鲁迅;还有大家耳熟能详的,辜鸿铭讲《中国人的精神》时,戳中所有人的“心中的辫子”;胡适与黄侃的白话文与文言文之争,以及那句著名的“干不了,谢谢。”

  出色的镜头语言,细致鲜活的人物群像,以及对各种“历史名场面”的完美还原……《觉醒年代》让年轻观众们感受到了这些闪耀着思想光辉的革命先驱追求真理的赤子之心,也激起了当代年轻人心中热血。

  讲故事易,但讲好故事、讲透故事、用故事激励人心才是难上加难。编剧龙平平用近6年时间,前后修改9次才最终完成了《觉醒年代》的剧本,他想通过这部剧告诉所有观众,尤其是当下的年轻人,100年的历史证明:社会主义没有欺骗中国。

  1985年,龙平平研究生毕业后就在中央文献研究室工作,一直研究党史。在参与电视剧《我们的法兰西岁月》和《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创作之后,他就萌发了要写一部既全面客观,又有思想深度、高尚情怀和生动故事的全景式反映中国共产党从酝酿到成立过程的电视剧的想法。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建党95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这番讲话大大激励了龙平平创作的决心,也为《觉醒年代》注入了灵魂与活力。

  《觉醒年代》以事实为依据,把北京大学作为电视剧的叙事中心,展现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和中国共产党建立的历史画卷,反映中国共产党的建立是历史的必然这个主题。特别是今天,社会主义中国的蓬勃发展和取得的巨大成就,令人信服地说明了一百年前先哲们的选择是正确的,使得剧本在展现这个主题的时候理直气壮。

  在剧本中,龙平平特意安排了胡适和李大钊的一场辩论──

  胡适责问李大钊:社会主义是德国人发明的,德国人都不信;法国人按照社会主义理论搞巴黎公社,失败了;英国人欧文在美国搞社会主义试验,破产了。社会主义就是一个骗局,你们凭什么说它能救中国?

  李大钊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相信,社会主义绝不会欺骗中国!

  “我创作这部剧就是想告诉大家,中国共产党是怎么来的?是哪些人搞起来的?当初,我们为什么要选择走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为什么要搞社会主义,当初的选择对不对?我想,今天的青年人在荧屏上听到李大钊这句话时,应该是感同身受的。这就是这部电视剧的主题。”龙平平感慨地说。

  ◆从“红楼”追溯百年历史

  堂堂正正地表达大爱与大美

  “为了让你们不再流离失所;为了让中国的老百姓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为了让穷人不再受欺负,人人都能当家作主;为了人人都受教育,少有所教,老有所依;为了中华民富国强;为了民族再造复兴;我愿意奋斗终生。”日前,北京大学礼堂的舞台上,身穿长衫的“陈独秀”“李大钊”与身穿校衫的北大学子共同宣誓,字字掷地有声,句句铿锵有力,两代青年用信仰的力量跨越百年,实现灵魂的交流,也将在场所有人的思绪拉回了百年前的那个午后。

  1920年腊月二十三,李大钊冒险将受到警察缉捕的陈独秀送出北京。路上,看到民不聊生、生灵涂炭的情景,令人心情沉重,悲痛万分。两人约定,分别在北京和上海等地筹建党的组织。“南陈北李,相约建党”,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段广为流传的佳话,这也是《觉醒年代》最重磅、最动人的情节。两位从北大红楼走出的革命先锋,以先觉者的睿智和胆识,肩负起了复兴中国的崇高使命,让发自红楼的曙光以星火燎原之势点亮了中国的革命道路,创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事业自此拉开帷幕。

  “陈独秀和李大钊当时都是北京大学教授。陈独秀月薪300大洋,还办杂志、写文章、做演讲,李大钊月薪180大洋。他们衣食无忧,锦帽貂裘,可以过着奢华的生活,但是,他们不要。他们要带领穷人闹革命,建立合理的社会制度,让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台上,编剧龙平平与北大师生分享着自己在创作这部剧时的心路历程,他坦言,这部剧的创作难度的确很大,以往写建党的故事,大多是以上海石库门、南湖红船为叙事中心,围绕着中共一大代表来写。《觉醒年代》则聚焦到了“红楼”,追溯“红船”是从哪里开过来,讲述的是源头的故事。“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中国共产党最初的酝酿,是在北京,北大的红楼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发源地。”

  此次,剧中陈独秀的扮演者于和伟和李大钊的扮演者张桐也来到了活动现场,分享了他们饰演两位革命伟人的感受。于和伟表示,这是他第三次扮演陈独秀,对仲甫先生有了更加全面和丰富的了解。在深入研究这段历史和《觉醒年代》剧本的过程中,不仅感受到了那个年代知识分子的风骨、精气神,而且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烟火气。好看,生动的角色塑造,才能更有传播力,才能与观众产生共情。

  张桐则表示自己饰演的不是真正的大钊先生,而是符合大多数人心里的大钊先生的艺术形象。一开始他并没有胆量挑战大钊先生的角色,是靠后续慢慢摸索出来。比如最近上了热搜的李大钊生前唯一视频影像,他在三年前就研究过了,他希望能够从举手投足、思想脉络来了解大钊先生。

  在剧中还有两位非常重要的角色,那就是陈独秀的两个儿子,陈延年和陈乔年,两兄弟从起初对父亲的不理解,到后来投身革命,为了革命的胜利奋斗终生,最终慷慨就义,牺牲时年仅29岁和26岁。剧中,两兄弟走上刑场时,已是衣衫褴褛血肉模糊,回头微笑时,脚下血泊中有鲜花绽放的场景令无数观众为之动容。

  陈延年的扮演者张晚意在回忆起陈延年最后赴死的这场戏,他觉得那既是生命的终点,也是精神的起点,“因为有所信仰,所以无所畏惧。”而剧中陈乔年的扮演者马启越年仅17岁,这段历史距离他太过遥远,起初他不知道该如何演绎这个人物,直到他去到陈乔年从容赴死的片场,当戴上冰冷的镣铐之后,那一瞬间立刻就有感觉了。他认为,陈乔年的那种爱国情怀特别值得自己,以及当代所有的青年学习。

  在谈到陈延年、陈乔年两兄弟时,龙平平深有感触,他表示陈延年是他最想写的一个人物,“这些年来只要一想到他,我就有一种冲动。几年前,我曾参与过电视剧《我们的法兰西岁月》的创作。那部剧没有写陈延年和陈乔年。一位领导同志看了剧本后,专门把我们叫到家里,郑重地告诉我们:讲留法勤工俭学,一定要写陈延年、陈乔年兄弟。他特别说,陈延年是党内不可多得的人才。”

  陈延年从青少年起就下决心为国家牺牲个人的一切。他十几岁时就给自己定下了“六不”的戒律:“不闲游、不看戏、不照相、不下馆子、不讲衣着、不谈恋爱”。大革命失败后,他用年轻的生命实践了诺言,道德品行堪称楷模。

  “在《觉醒年代》中还有许多这样的青年英雄,陈延年、陈乔年、赵世炎、邓中夏、蔡和森,包括李大钊,他们个个都是志存高远、才华横溢的精英,为了追求真理,为了拯救中国,不惜慷慨赴死、从容就义。他们理应成为今天青年的偶像。”龙平平激动地说。

  作为一个今天的创作者,导演张永新的感受是,这个作品最大的价值就是让人们知道中国的新青年他们的力量源泉在哪里,“我们今天生活在和谐安定的社会中,要知道背后是什么样的人一代一代付出。我们有责任将先辈们的大爱与大美,堂堂正正地表达出来。”

  让张永新最欣慰的是,这部剧受到了广大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喜爱,在翻阅网上的评论时,有这样一句话让张永新至今提起仍很感动,“有人问《觉醒年代》有续集吗?回答是,你今天的幸福生活就是续集。”张永新感念于观众说出这样一句简练简约又饱含感情的话,感念于作为创作者,主创团队7年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那一刻我想哭。”

  是啊,历史虽已过百年,但初心仍在。当代青年仍需肩负起新的历史使命,为祖国奋力谱写新的篇章。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