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生于静海革命家庭,奔赴延安谱写英雄赞歌~~~
印象
对话~~~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25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生于静海革命家庭,奔赴延安谱写英雄赞歌
机要战线姐妹花(图)
文 周利成 朱勃
图为:钟琪、董健民夫妇与幼子明明在延安
图为张云、董仲民与小观、小飞在重庆

  生于静海刘祥庄的董仲民、董健民是叔伯姐妹。在董仲民的父亲、中共地下党员董秋斯的指引下,她们十几岁离开家乡,转道香港,于1939年底来到革命圣地延安,先后与志同道合的同事在延安枣园结婚。抗战胜利后,董仲民夫妻跟随周恩来赴南京、重庆、上海等地执行任务,董健民夫妻被派往大连秘密电台工作,途中遭遇敌人袭击,为保守党的机密,一家三口相拥跳海壮烈牺牲。

  为更好地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活动,为征集红色革命历史档案,搜寻英烈光辉事迹,我们到静海刘祥庄和北京采访了董仲民的四个子女、三个侄子和董秋斯的儿子,听他们讲述这对机要战线姐妹花的动人故事。

  从香港辗转四个月到西安

  徒步八百里奔赴延安

  董仲民1923年生人,比董健民大几个月。仲民的父亲董秋斯(原名董绍明)与健民的父亲董绍棠是亲兄弟,都就读于天津南开中学。董绍棠患病回乡,董秋斯1921年考入燕京大学,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后,成为燕大学生运动负责人。1938年组织派他到香港,与中共驻港办事处负责人潘汉年一起工作。1940年经潘汉年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董绍棠在老家,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新民、觉民,两个女儿清民、健民和哥哥的女儿仲民读书。董秋斯一直惦念着孩子们,经常寄回一些进步书刊,如斯诺的《西行漫记》,鲁迅、茅盾、巴金、丁玲等人的作品以及他翻译的苏联长篇小说《士敏土》。

  1939年春节,董秋斯通过天津中共地下情报站转给老家一封家书,仲民哭着要到天津找爸爸,董绍棠带着仲民、清民、健民三姐妹到唐官屯坐火车到天津,按照信上的地址来到一栋小洋楼前,得到的答复却是“找错门了”。仲民放声大哭,董绍棠只得带着孩子们回家。

  天津地下情报站负责人将此事转告董秋斯,董秋斯遂再写家书,建议把仲民、清民、健民送来香港。征得孩子们的爷爷奶奶同意,董绍棠带着三个孩子二次来津,与地下情报站同志联系,送三姐妹到码头,登上英国怡和洋行的轮船。

  经过数日海上颠簸,轮船安抵香港,见到董秋斯,仲民一下子扑到父亲的怀里。组织上安排董秋斯送一部分华侨司机和爱国华侨去往延安,他决定让孩子们一道过去。请示了时在香港的地下党负责人潘汉年和十八集团军驻香港办事处负责人连贯之后,董秋斯给姐妹三人办了手续。

  1939年5月底,三姐妹随“华侨司机归国服务团”车队,乘坐车身印有红十字的绿色德国奔驰卡车出发。车队的二十几辆卡车和大批医药用品都是华侨募捐的,还有宋庆龄捐赠的一辆救护车,共四十多人。路途漫长,大姐清民晕车,心慌气短,神志不清,虽经救护车上的国际反法西斯战士、德国医生米勒施救,但仍未能挽回生命,途中安葬在贵阳公墓。

  1939年9月初,车队到达西安。组织上安排大家先在泾阳县安吴堡青训班学习三个月,接受个人、家庭、社会关系的严格审查和调查。11月,青训班提前结业,大家徒步八百里跨过黄土高坡奔赴延安。仲民、健民姐妹被安排到陕北公学学习。学员们统一发放边区生产的灰布棉衣、草鞋,早晨出操,上午学习,下午军事训练。资源短缺,生活艰苦,但陕北公学拥有一流的教师,如哲学老师艾思奇、政治经济学老师温济泽、音乐老师金紫光,党建课则由校长罗迈(李维汉)亲自主讲。中央领导也经常来校作报告,仲民、健民认真做笔记,夜晚在油灯下写学习心得。

  在枣园机要科做译电员

  姐妹俩各自找到革命伴侣

  1940年年底,仲民加入中国共产党,被分配到中央社会部。当时毛主席也在社会部所在的枣园办公,仲民的党员身份和工作都是保密的。她走进枣园时,看到一位穿灰军装的女同志正在低头登记,不禁脱口而出:“健民,真是你啊!”健民猛抬头:“姐,你也来这里工作!”两人兴奋地抱在一起。仲民这才知道,健民也已入党。

  她俩先进训练班,训练内容一是机要工作思想教育,二是专业训练,学会使用密码、电台报务、射击、开车、拍照、密写等,男同志还要骑马、游泳。两个月后,她俩留在枣园机要科做译电员。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给仲民、健民分别取了“大董”“小董”的代号。机要科长张云与大董配合,负责上海电台的译电工作,同科的另一位小伙子钟琪与小董搭档,负责对重庆秘密电台的工作。他们在工作中建立了感情。1941年9月1日,张云和仲民的婚礼在窑洞中举行,李克农作为证婚人主持婚礼。1942年年底,钟琪与健民也结为革命伴侣,仍由李克农证婚并主持婚礼。两对夫妇互敬互爱,不久便有了爱情的结晶,仲民的儿子叫小观、女儿叫小飞,健民的儿子叫明明。

  1946年1月,周恩来率代表团前往重庆与国民党谈判,中共中央安排张云随团前往,仲民以代表团家属身份同往。他们住在重庆化龙桥红岩村,周恩来的电报都经张云之手发往延安,毛主席的回电也由他们译电。1946年5月,张云、仲民又随周恩来到南京工作。

  1946年10月,胡宗南部队准备大举进犯延安,中共中央决定转移。11月底,张云、仲民随中央工作委员会的队伍前往晋绥军区山西临县待命,在一户农家住下来。仲民在院子里收拾行李,远处过来十几个战士,她一眼就认出前面走着的健民和钟琪:“妹妹,这么巧!”健民说:“在延安没能告别,在这里倒碰面了!”两支部队方向不同,姐妹二人互相嘱托,她们没有意识到,这次竟是诀别!

  危急时刻跳海就义

  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1946年11月,时任中央社会部部长的李克农把钟琪和健民叫到办公室,告诉他们,为了加强对东北战场的指挥和联络工作,决定派他们二人携带密电码前往大连情报站,建立电台。

  1947年2月底,健民一家三口通过多道封锁线抵达青岛,化装成富商夫妇,密电码用油布包好,藏在孩子的尿布中,里面夹了一块银元,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可以沉入海中。一个班的战士化装成脚夫、农民一路护送。在码头,他们通过盘查顺利登船。但此行的情报被中统青岛行动组侦知,赶往码头实施逮捕,发现船已离港,随即请求葫芦岛派军舰拦截。

  董健民等人乘船眼看就要到达旅顺口,被一艘炮艇拦截,炮弹落入船舱,弹片击中孩子的头部。钟琪命令交通员从船尾下水,一定要活着回去向党组织报告,请党组织放心,密电码绝不会落入敌人手中!就在敌人即将登船的时刻,钟琪、健民和儿子紧紧抱在一起,纵身跳入大海。这一年钟琪25岁,健民23岁,明明两岁。船上其他几名东北干部也坚决跳海!交通员抱着一只木箱在海中飘浮,被海浪冲到一块礁石上。路过的苏联商船将他救了上来。作为船上唯一幸存者,他向党组织做了汇报。李克农、罗青长、王涛江、刘涌等同志都被钟琪和健民的英勇行为深深感动。党中央撤离延安前,李克农组织全体人员在社会部为钟琪和健民举行了简短的追悼会。

  到1949年年底,仲民才得知健民和钟琪牺牲的消息。忆起当年从静海老家投身革命的三姐妹,如今只剩她一人,仲民泣不成声。1950年5月,张云和董仲民调到北京,先后在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工作,举家搬进中南海丙区──政务院办公地。

  1981年1月,董仲民写信给中共中央调查部,要求追认董健民、钟琪同志为革命烈士。经调查部部长罗青长、副部长王涛江、刘志汉、王珺同志以及原中央社会部干部刘涌、金信同志证明,民政部将钟琪、董健民的事迹写入《革命烈士英名录》。1983年6月20日,中共中央调查部为二位烈士举行遗像安放仪式,烈士遗像、骨灰盒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

  1988年秋,董仲民带子女们来到西柏坡纪念馆,参观“党的情报和侦察保卫战线英烈事迹展”。他们在一幅巨型油画前驻足,画上一条船被炸起火,年轻夫妇抱着孩子傲立船头。这正是健民一家三口准备跳海的那一瞬间。凝视油画,两行热泪在仲民脸颊上流淌。张云和董仲民先后于2008年、2015年在北京去世,骨灰合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与妹妹董健民的墓地遥遥相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