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2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良师益友胡文彬
逯 彤

  5月2日,我从网上看到一条消息:“著名红学家胡文彬与世长辞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日和文彬先生微信频频,怎么会这样突然?我带着疑问发信息给好友南开大学宁宗一教授,宁老回信:“当然是!昨天下午两点二十二分仙逝。”多年不见,我一直想去北京看望文彬先生,如今竟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了,不由得勾起记忆中与他相识、相交的光阴岁月。

  我和文彬先生的相识源于多年前的一次文化考察活动,时任中国红楼梦学会秘书长的文彬先生来天津,我是接待者之一。《红楼梦》是我喜爱阅读的著作,一直想以彩塑艺术形式表现“红楼梦”人物,文彬先生给我很大鼓励,于是在我的彩塑艺术生涯中有了《曹雪芹像》《女娲补天》《通灵识双真》《冷月葬花魂》《寒塘渡鹤影》《刘姥姥进大观园》《宝黛读曲》《元妃省亲》等作品相继创作出来。当文彬先生知道我创作人物众多的《元妃省亲》《曹雪芹像》,选入在哈尔滨举行的首届“红楼梦”国际研讨会的博览会上展出,他非常高兴。文彬先生不仅把我带进“红楼梦”学术研究大门,而且推动了我的彩塑艺术创作,后来这一系列彩塑作品相继在国内外很多城市展出,取得较大反响。

  用“良师益友”比喻文彬先生再恰当不过了。记得他住在人民出版社宿舍时,居住条件简陋窄小,但每次我去拜访都受到他非常热情的接待,他不厌其烦地讲述学问、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学者架子。文彬先生还是我和香港导演李翰祥相识相交的牵线人。1992年,我的“金瓶梅”系列彩塑相继在徐州、广州以及新加坡国立文物馆展出后,引起国内外媒体推介,很快被李翰祥知道了,他通过文彬先生找到了我。文彬先生把我带到北京团结湖水碓子李翰祥的家,没想到进去一个很普通的单元房,通过一个木梯跳过窗户走过一个夹道的尽头,却见到又一处房子,当我进入这别有洞天加盖的建筑时,不禁惊呆了,外墙与周围并无异样,房内却是富丽堂皇美轮美奂。我跟随文彬先生,面对突如其来的场景,仿佛再现“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窘相,稀里糊涂地就上了二层客厅。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导演,他慈祥的笑容、风趣的谈吐,很快使我惊慌的神智镇静下来。他开门见山地讲“金瓶梅”艺术,很有兴致地看我的“金瓶梅”彩塑照片,直言不讳地褒贬,同时介绍他在电影中的创作和设想。自那天后,李导每逢到京都要电话约我一聚。1992年秋,李导从黄宗汉那要了一本天桥资料送我,并要我塑“天桥八大怪”彩塑,还讲述了他对三拨儿八大怪的独特见解。

  胡文彬先生一生为“红楼梦”事业呕心沥血,令人敬佩,他还曾担任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副监制,从筹备到拍摄,文彬先生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翻阅昔日诗作,我曾于1993年岁末作【长相思】一首,寄赠胡文彬:“贺新春,念文彬,红楼文坛长耕耘,茹辛论古今。彩有情,塑有情,彩塑红楼硕果丰,感君携手红。”在追思胡文彬先生的日子里权作纪念吧!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