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2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周末
文丛
胜地遐思(十一)
从文华胡同到万安公墓
阎晓明

  李大钊在北京的10年曾先后居住过8个地方,我曾寻访过他早期居住过的皮库胡同和竹竿巷。但李大钊故居纪念馆是西城的文华胡同24号,这是1920年春至1924年1月,他与家人在京居住时间最长的居所,当时的地名为石驸马大街后宅35号北院。李大钊没有置过任何房产,此处亦为租住。故居内,我感受着暖暖的温馨与祥和──

  李大钊是一位非常疼爱孩子的父亲。在这里,他为孩子弹琴,他教孩子唱歌,他同孩子们扫雪堆雪人儿,他教孩子们写字念诗,他带孩子们逛街购物游山景,他既同孩子在一起谈古论今,也提醒黄昏中看书的孩子注意保护眼睛,他甚至亲手为孩子们制作军棋……

  李大钊是一位非常热爱生活的文人。他喜爱家乡的皮影戏,还写过在当地被称为“影娟”的皮影剧本《刺伊藤》,讲述朝鲜人安重根刺杀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的故事;他喜欢美术、故事和书法,也喜欢瓷器、古玩和菊花,他兴趣最大的是买书和藏书……

  然而,在北京的万安公墓,在李大钊先烈的墓前,我想到的却是他就义前后那些至今不太为人熟知却仍感天动地的故事──

  1927年4月6日,李大钊被捕当日便开始受审。《世界日报》和《晨报》报道:“李着灰棉袍,青布马褂,满脸须,精神甚为焕发,态度极为镇静,自称为马克思学说崇信者,对于其他之一切行为,则谓概不晓。”此后审讯中,他“直认真姓名,并不隐讳。态度甚从容,毫不惊慌。对于共产学理及主义,均承认崇信不讳,俨然一共产党领袖之气概”。

  当监狱逼写供词时,他在3千言的《狱中自述》中不无自豪地书写着壮怀激烈的一生:“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实践其所信,厉行其所知,为功为罪,所不暇计。”

  当种种残酷的刑罚拷打他,折磨他,用竹签扎进他的指甲缝,最后竟剥去双手指甲,以威逼出所谓的罪证时,他独揽其责,侠肝义胆:“今既被逮,唯有直言。倘因此而重获罪戾,则钊实当负其全责。唯望当局对于此等爱国青年宽大处理,不事株连,则钊感且不尽矣!”

  当敌人以高官厚禄劝降时,他从容作答:“大丈夫生于世间,宁可粗布以御寒,晚食以当肉,安步以当车,断头流血也应保持民族的气节,绝不可为锦衣玉食,去向卖国军阀讨残羹剩饭。”

  4月28日临刑前,刑官说若对家属有话,可缮函代为转交。李大钊说:“我是崇信共产主义者,知有主义不知有家;为主义而死,份也,何函有?”下午两点,“首登绞刑台者,为李大钊先生,闻李神色未变,从容就义”。当时报纸报道,李大钊一生“茹苦食淡,冬一絮衣,夏一布衫”“常年不乘洋车”。他的工资除全家维持生活外,其余全部用来接济贫寒的青年学生或作为革命的经费,所以“身后极为萧条”“室中空无家具,即有亦甚破烂”。赵纫兰带子女从拘留所回来时,家中仅剩一元钱。5月1日,赵纫兰同子女回乐亭原籍。

  6年后,赵纫兰携子女从老家来到北平,将停放在宣武门外下斜街妙光阁浙寺的李大钊灵柩安葬到香山万安公墓。鲁迅等100多人捐款,胡适等前往妙光阁致祭。有挽联写:“南陈已囚,空教前贤笑后死;北李如在,那用我辈哭先烈。”而在囚禁中的陈独秀正被人问到,都说南陈北李,你比他如何?陈答,差之远矣,南陈徒有虚名,北李确如北斗。人问,自谦乎?陈答,真言实语,毫无虚饰,李对同志的真诚非一般人可比。寒冬腊月,将自己新置棉袄送给同志,青年同志到他家去,没有饿着肚子走出来的。英风伟烈当与天地长存。

  大约也就在这个时候,1933年5月29日的深夜,鲁迅在写李大钊:“在厦门知道了这消息之后,椭圆的脸、细细的眼睛和胡子、蓝布袍、黑马褂,就时时出现在我的眼前,其间还隐约看见绞首台。不过,热血之外,守常先生还有遗文在。他的遗文却将永住,因为这是先驱者的遗产,革命史上的丰碑……”

  站在大钊先烈墓前,感受他对理想信仰的不弃,对威胁利诱的不屑,对家境窘迫的不顾,对死亡来临的不惧,种种高风亮节正响亮回答着──中国共产党为什么总可以令人惊叹地排除万难争得胜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