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2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鹭鸟停驻的地方(图)
张伯苓
晨曦中的鹭鸟
日落鹭鸟归巢

  宝坻黄庄大洼深处的回家庄,出了个鹭园,这个离我老家近在一步之遥的村子,也因鹭鸟热闹起来了。

  这个鹭园已经闹腾几年了,起初我并不以为然,不就是个小回庄子吗?童年时就去过那儿,打过草、拾过柴,一个小果园子,落下几只麻雀是有可能的,挑剔、高贵、漂亮的白鹭能到那儿休养生息、繁殖后代?

  今年“五一”假期,我应邀陪客人来到了这个鹭园,人家告诉我,清晨和傍晚,是鹭鸟出发和返回的最佳时间。下午5点,太阳已经西斜,晚霞色彩渐浓,车子还没爬上果园前的大堤,就看到湛蓝的天空下,一群一群、一片一片的鹭鸟纷至沓来。远处望去,似是白云的涌动,又似波浪的翻滚;似是凌空飞翔的战鹰,又似舞动天空的仙女;似是飞撒飘落晶莹剔透的雪花,又似婀娜多姿摇曳灵动的美扇。晚霞折射着它们的靓丽,它们又变换着不同的美姿,与红彤彤的晚霞相互交织,飞碟一般,密密麻麻,整个天空美轮美奂,成了鹭鸟的世界。此时,诗人杜甫“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诗句,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改写成“不见黄鹂鸣翠柳,一片白鹭盖果园”更为合适。

  刹那间,盘旋在果园上空的鹭群,各自瞄准跑道,开始俯冲下来,奔向巢穴。果园由绿变白,绿白相间,每棵果树间用干树枝搭起错落有致的巢穴,如天然的草帽扣在了树杈之间,遥相呼应,鹭鸟安详地窝在这里,乐享其成,整个果园挂满了白色、黑色、红色、黄色,分别代表着小白鹭、中白鹭、大白鹭、夜鹭、牛背鹭等家族的住地。它们各个身姿矫健,啼鸣婉转,追逐嬉戏,每棵树上像是长出了繁星朵朵的棉花桃,好不壮观。

  刚上大堤,远远就听到整个果园树林间都是咕噜咕噜的鹭鸟叫声,震撼天地。下了堤埝,我们登上近三米高的观鸟台,只见众多的摄影爱好者、护鸟者持“长枪短炮”,分别占领观鸟台两侧有利地形,近距离拍摄鹭鸟的生活细节、孵化过程。观鸟台就在这果园中心,四周都是鹭鸟的巢穴,有时鹭鸟打起哈哧的出气声,就能吹拂在人脸上。4月至9月是鹭鸟发情、产卵、孵化期──如孔雀开屏一样、支棱起羽毛的鹭鸟正在发情交配,窝心半蹲半坐的鹭鸟隆起翅膀翘起尾巴正在产蛋,卧在巢穴不动的鹭鸟正在孵化。鹭鸟的产卵期约为一周,孵化20多天才能有小鸟出壳,整个孵化期为一个月。这个季节正是小鸟快速成长的时候,每天鸟爸爸鸟妈妈出去觅食喂养小鸟,到傍晚太阳快落山才归巢。

  原来这小回庄子还藏着这样天然打造的宝贝,这鹭园名不虚传,名副其实。一个网孔位置好,我把脑袋伸出去,一只雄性大白鹭突然从头顶上飞过去,落在了眼前树的巢穴前。一只雌性大白鹭顿时从窝里移了出来,只见5个鹭蛋已发出亮光,雄性大白鹭马上孵在了鹭蛋上边。主人老李告诉我,它们正在孵化期,一般是雌性负责孵化,雄性负责打食儿,但雄性有时也做简短的孵化替换。

  快看!快看!小鹭鸟破壳而出了。我赶紧奔了过去,这个巢位离观鸟台只一米左右,看得更清楚,壳蛋皮被鹭鸟爪子抛了出去,另一只蛋壳也破了,雌性鹭鸟依次用爪子抛了出去,5只黄绒绒的小鹭鸟脱落出来,咿咿地叫着偎在母亲的肚子下,雌性鹭鸟用羽毛把它们包得严严实实,不停地左右遥看,保护着自己的孩子。

  这只鸟怎么脑袋上长着两个细长细长的翎子?老李告诉我,这是小白鹭鸟,它与大白鹭鸟最大的区别是后者头上没有这个翎子。我饶有兴趣地围着观鸟台,听老李介绍这果园里的大白鹭、中白鹭、小白鹭、夜鹭、牛背鹭等鸟种。老李拍拍我:“您看,这棵树上卧着的这个头大体壮,顶冠黑色,颈及胸白,颈背具有两条白色丝状,羽背蓝色,两翼及尾黑色,那是夜鹭。”我抬头一看,远处那只怎么头颈与背都是黄色?他告诉说:那是牛背鹭。我有些好奇,怎么叫牛背鹭?一旁来自北京的摄影爱好者告诉我:在南方,这牛背鹭一般都会站在坝地水牛的背上,因此起名叫牛背鹭。今天也太长知识了。

  这时,长期在这里做研究的天津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翟教授告诉我:这个鹭园是中国北方最大的孵化基地,鸟巢达3000多个,鹭鸟旺期高达2万多只,每年孵化出鹭鸟1万2千只以上,全国14个鹭鸟种群,这里就占7个。我暗暗赞叹,这也太厉害了!站在观鸟台上,徜徉在这绿白相间的果园里,望着千姿百态绣着各色漂亮羽毛的鹭鸟,我忽然有了疑问,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怎么成为它们的栖身之地?是什么吸引它们到这里安家?

  教授告诉我:“鹭鸟是浅水啄食动物,胆子小,这里在大堤下,离喧闹的公路、村庄较远,环境僻静,周围都是湿地,仅稻田就达几十万亩,给它们提供了充足的食物链,非常适合鹭鸟的生活习性。”

  穿着迷彩服的天津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王杰也赶来了,他在2016年夏天就驾车在宝坻青龙湾河边拍到数量不少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鹭鸟。凭着职业敏感,刘杰一直追寻这些鹭鸟,终于找到李井海果园的栖息地。动物的习性是不受人左右的,这里太幽静了,哪里的环境适合它们,它们就到哪儿去。“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老李傻了,心中激荡着一种责任。

  闲聊中,我才知道,这个土里土气,满脸灌满庄稼人厚道、朴实的主人──58岁的老李、李井海可是鹭园的大功臣,没有他就没有这个鹭园。2002年,他承包了村里50亩荒地栽苹果树,建起了苹果园,年产30万斤苹果,收入十几万元。2015年,几只不速之客大白鸟飞到果园里,他挺好奇,也不知道是什么鸟,看着挺好看,没赶它们走,后来越来越多,白色、灰色、古铜色,不下几十种。老李慌了,鸟在苹果树上栖息,把盛开的苹果花踩烂了,苹果大量减产。进而它们还在树上做窝,鸟的粪便是酸性的,果树就不结果了,4万块钱的承包费也没了着落。妻子和他急了:“你赶快把这些鸟赶走!”老李皱着眉头:“哪能赶走啊!”“赶又赶不走,你说怎么办?”她听说给果树多喷烈性农药,鸟就不来了,她试探着问井海。李井海坚决不干:“喷了农药鸟万一毒死怎么办?再说即使鸟走了,苹果卖给谁,不能昧良心。”2018年,老李的果树基本绝收了,一家人没了基本收入,妻子好久不理他。

  刘杰他们寻觅到这,积极与市有关部门沟通,建立野生动物保护站,天师大实验基地也落户这里,帮助老李在园子里用钢管、脚手架、木板搭建起了简易的观鸟台,摄影爱好者、观鸟护鸟者积极为他捐款,当地政府给予支持,交上了4万元的承包费,老李干起了专业的爱鸟护鸟事业,而果园却成了副业。

  鹭鸟是有灵性的。时间长了,老李和这鸟有着天然的默契,鹭鸟的一个展翅、一个飞翔,老李都心领神会;老李一投足,一个眼神儿,鹭鸟也看得清清楚楚,两者形成生命共同体。每次刮大风,不管是白天黑夜,老李都急匆匆地赶到鹭园,整理好被风刮歪了的巢穴、救助卡在树枝上的鸟,发现受伤的鸟,就及时送到救护站或师大基地治疗;刚出壳的小鸟吹到地上了,他俯下身子,双手捧着呵护着把它们送进窝里。这么多年,在树杈上也卡死了一些鹭鸟,老李不但绝不食用,还把它们埋在树下,表示对鹭鸟生命的尊重。

  这些年,老李最兴奋的是每年初春第一批鹭鸟返回,他从早到晚站在大堤上盼着盼着,像迎接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尤其是牛背鹭和白鹭都有恋旧巢的习惯,先来的会抢占位置最高、朝阳的旧巢,晚来的只好在下面重新搭窝,看着鹭鸟衔树枝搭窝或重修旧巢的场面,老李的心情无法形容;最难受的是十月秋凉,鹭鸟要飞回南方,老李依依不舍,几天吃不好睡不好,看着鹭鸟一群群飞走,心情很是失落。而支撑他精神不败的就是鹭鸟给他带来生命中无法替代的快乐,几经崩溃却没有倒下,因为有走肯定还有回,他盼着那一刻,这也成为他最大的幸福。

  日头落山了,红彤彤的彩霞燃遍了天际,远处一群群鹭鸟,伴着这大片的红颜盘旋飞来,最后一批返回了巢穴。站在大堤上的老李,也和它们交融在一起,伴着这个光,踩着这个霞,向我们挥手致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