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版:津南时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13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温暖的臂弯(图)
刘荣昌

  回忆童年,总是让人感到快乐甜美,那时候比较贫穷,但穷有穷的乐趣,比如:我们兄弟姐妹三个一起分一个不大不小的桔子,还要给未归的父母留上两瓣,当时,一瓣桔子对一个孩子该有多大的诱惑力呀,那种感觉每每忆起,笑容便爬上了眼角眉梢。

  对我来说,总是时常想起的却是躺在妈妈怀里听戏的情景。

  空地上搭起一个简陋的舞台,有戏的当天都吵着快吃晚饭,好去那里占座。催着妈妈甚至帮着妈妈吃完,她就拉着我的手,顺着熟悉得可以闭着眼走的小土路去看戏。她的左手和我的右手分别拿着一个小板凳儿,很小得几乎只能放下屁股的二分之一,那是木匠爸爸用木板下脚料加工出的杰作。

  到了那里,自然都想往前坐,但前几排早已被人占上了。其实,坐在五六排也挺好。小时候我眼睛极好,可以看到台上演员的一举一动甚至眼神的变换。演出的都是现代剧,我们那个地方喜欢看的是河南豫剧,我记得两出戏,一出叫做《朝阳沟》,一出叫做《人欢马叫》,都很好看。台上的汽灯贼亮贼亮的,惹得很多蚊子和不知名的小虫子,围着它冲撞嬉戏。

  我坐在妈妈旁边,并不是很老实,偶尔会跑到场子外围和小伙伴们疯跑几圈,或者干脆到后台看演员涂胭脂抹粉。直到被人家呵斥,才捂嘴偷笑着跑回妈妈身边。

  我最爱看的自然是“小媳妇”银环。她穿着一件大格子的桔黄和浅蓝搭配的外衣,辫子长长的,甩起来特别洒脱,尤其是那双亮亮的、黑黑的大眼睛,似乎会说话。看到她干活那样辛苦,有时流眼泪,我这个小人儿心里也跟着难受。甚至有那么一刻,我想娶一个像银环这样的大姐姐做媳妇。

  戏热闹开场后,平淡的情节便会让我顿生困意。只要脑袋一歪,妈妈便知道我打瞌睡了。于是,她轻轻抱起我,把我身下的小板凳儿和她的那个放到一起,坐好,再把我放到她的怀里。这样的动作往往使我清醒一下,躺在妈妈怀里,我会睁开眼向上看看,天上的星星闪着亮光,眨着眼睛。也许只看了一眼星星,便会扎进妈妈的臂弯又睡着了。

  睡得其实并不实在,耳边还会听到琴弦锣鼓和极具特色的河南腔。

  大戏到了高潮时分,妈妈会轻唤我:永拽(这是干妈给我起的乳名,意思是大人永远用根绳儿拽着我,免得出什么闪失),快看,银环她娘又回来了。

  我忙睁开眼,看到台上最后是大团圆结局,心里踏实了许多。马上就要散戏了,妈妈自然不会让我再睡,便把我放下,让我再去撒泡尿,赶快回来,好回家。

  一出戏,我只是看到了开头和结尾,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妈妈的怀里迷迷糊糊地听戏。

  近读孙犁先生的《铁木前传》,结尾处,先生写道:童年啊,你的整个经历,毫无疑问,像航行在春水涨满的河流里的一只小船。回忆起来,人们的心情永远是畅快活泼的。先生说得极是。只是这些童年永远回不来了呀,唯此,我们才会一次次地回忆。如今,自己早已是鬓染白发的中年人了,母亲亦于3年前去世。忆童年,最忆是母亲的臂弯。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