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版:津南时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13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手擀面(图)
水湄

  上周六,突然间胃疼。悄悄吃了胃药,胃部还是酸酸涨涨的。早晨就“忽略”了早餐,快到中午了,食欲仍如云雾笼罩的青山,迟迟不肯露面。看到我恹恹地打不起精神来,母亲坚持亲自下橱。“吃碗手擀面吧,也许会好些。”我抢着和面,母亲不让,说我掌握不好面的软硬,会帮倒忙,让我在一旁学徒。我静静地站在桌前,看母亲和面、擀片、切丝、做汤。大病初愈的母亲憔悴了许多,她的头发已经花白了。我本来是赶来照料母亲的,一不留神却又让母亲为我操劳。在我生命夏季的年轻旅程中,哪一刻离开过母亲悉心地照料呢?母爱像阳光,如影随形,照亮了我前进道路中的沟沟坎坎。在我失意、彷徨、忧郁、烦闷的时候,不倦的母爱给了奔跑的勇气和跌倒后爬起再奔跑的力量。

  小时候,我经常闹病。那时家里很穷,不可能给生病的孩子太多的娇宠。于是,母亲的手擀面 就成了“病号饭”。香喷喷的手擀面温慰了病痛中的我,我甚至固执地认为生病并不痛苦。

  稍大一点,体质好了,家里条件也好了。可以买得起淡粉色草纸包装的挂面了,于是,便捷的清汤挂面取代了笨拙的手擀面。再后来,花花绿绿的方便面又成了生活中的时尚。在自认为很现代、高质量的生活中,手擀面特有的香味越飘越远──现在想来,就象尘封了汩汩而来、源源不竭的母爱。

  浓浓的香味从灶间传来,母亲的手擀面馨香依然,一丝细细的温暖,似曾相识。母亲坚持看我吃下一碗。面韧韧的、滑滑的,汤浓浓的、香香的。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从心底升腾起来,渐渐弥漫了全身。在一个平常的夏日,身体小有不适,便能吃上年迈母亲亲手做的手擀面,这是一种多么奢侈的幸福。

  我为母亲盛了一碗面,恳切地请求母亲传授我制作手擀面的方法。而立之年,该用年轻的躯体为母亲遮风挡雨了。天气变化,提醒她增减衣服;逢年过节,为她作可口的饭菜;给她买漂亮的红毛衣和舒适的平底鞋。

  照料母亲,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希望我为母亲专门做的手擀面原汁原味。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