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版:津南时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13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母亲的节日(图)
白春来

  《燕京岁时记》载:“初五日谓之破五,破五之内不得以生米为炊,妇女不得出门。至初六日……新嫁女于是日归宁,诸商渐次开张贸易矣。”由此揣测“破五儿”的含义,大概是说年关已“破”,春节期间暂停的农事、工商业以及日常中诸多禁忌,都该在这天以后解冻、恢复了。春节盛典至此告一段落,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才又掀起一个补偿式的高潮,一个“东风夜放花千树”的璀璨而嘹亮的尾声。

  真正知道破五儿的禁忌,却缘于一件小事。

  我的母亲是个身材不高却十分健壮的劳动妇女,拾柴做饭、喂鸡养猪、侍奉祖父母……整日不得歇闲;晚上人们入睡了,她还要坐在如豆的油灯下,戴上老花镜,开始做每夜必修的功课──缝补衣服,做鞋织袜,一家十几口人的衣着全凭着她那双勤劳、灵巧的手。一个藤条编制的针线笸箩,伴随她度过了一生的岁月;一根长长软软的绵线,把她经历过的每一个花朝月夜,每一次喜泪悲歌,缀连成完整而无悔的人生诗篇。

  十岁那年的正月初五,清晨,六姐把布条毽子踢落在枣树枝上,我爬上树去取,不小心叫一根鹿犄角般的枝桠挂扯了裤角。那是我唯一的新裤,是母亲为让我高高兴兴过个年,操劳了整整两个夜晚的劳动成果。我哭天抹泪地找到母亲,谁知母亲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穿针引线缝补,而是找出条旧裤来:“换上吧,今儿是破五儿,‘忌针日’呵。”

  晚上,母亲破天荒地稳坐炕头,给绕膝的我们讲了一个又一个笑话。我们笑,她也笑,原来,母亲笑起来,是那么年轻,那么美丽……

  从此,我对破五儿这个“忌针日”情有独钟。这是华夏母亲的真正节日。试想,当劳动妇女负着贫困生活的重轭,燃膏继晷日夜操劳的时候,还有什么能比让她们得到一日安闲更实际、更宝贵呢?由此想到,许多民间禁忌与风俗,其实无不是时代的影子、社会的窗口,反映着劳动人民的愿望与心声。有许多人针对外国“玩儿”的风俗,指责中国风俗是“吃”的风俗;我想,只有从那些饥馑憔悴的岁月中亲自煎熬过来的人,才能真切地感受到端阳、中秋、春节……一个个节日次第到来之时,两只芦棕、几个汤元、半碗水饺突然替代米糠瓜菜与口腹相亲,是怎样的一种销魂蚀魄的幸福!面朝黄土背负青天,用滴滴汗珠为世间一切美味珍馐的煎炒烹炸创造物质基础的人们,却不得不借助“风俗”这种民间之法,对某种美味偶加品尝,这种透着悲剧内涵的美好愿望,难道不应得到后人的充分理解吗?

  我爱母亲,怎能不爱这个曾赋予母亲和她的同时代姐妹们以神圣的休息权利的日子。时代在前进,“忌针日”对今天的妇女们已失去了本来意义,但在我的心中,它永远是纪念亲爱的母亲的伟大节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