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版:北辰之声·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13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拉练
颜昌栋

  20世纪70年代初,为锻炼部队的战斗力、适应力,战士的生存能力,也为熟悉驻防地区的地形地貌,我所在部队经常搞拉练。

  当时正值一场大雪,气温零下20多度,白毛风(狂风夹雪)肆虐,铺天盖地直下到一尺深还没有停的迹象。身背行军包、弹药、枪枝、粮袋、水壶,战备镐、锹等,身穿皮大衣、头戴皮帽子、脚蹬大头鞋,这行头在那种环境中要是站着不动还不觉怎么样。一旦动起来,重、累、难不说,顶风冒雪,就必须挺得住、保持不被风刮倒,那是要有点功夫得,那么冷的天儿,身上却一点也不觉冷。

  行军吃饭是个大事,冰天雪地里挖个灶坑做饭是很难的。好在遍地有石头,用战备镐扒开雪抠几块石头,垒一个灶支上行军锅就得了。柴禾是先期备下的,用完了就买驻地村民的。把饭做熟也很不容易,寒冷中热力不足,没有水就用干净的雪放到锅里化成水再放入米。菜有土豆、胡萝卜、圆白菜(内蒙的圆白菜一棵比篮球大得多,有十几斤重。胡萝卜是紫色的,一个就有半斤多重)全是冻的,用刀切(砸)开(碎),放到锅里先是化开再热了,拌上盐就行。不知经过多长时间的烟熏火燎总算能吃了,熟不熟不敢说,肯定是热了。广天阔地,没风没雪是最好的餐厅了。如遇风雪,就得找个背风的地儿,啥地儿背风?坟头、大石头、山旮旯,实在找不到地儿就背对着风,各自为战地端着碗在雪地里就着风吃,现在想起来也算是另类的潇洒。热饭入口,舌头觉得热,嘴唇上有点点凉丝丝的,那是雪花,那滋那味那感觉真是千载难逢。就这环境,一个拉练下来,全连竟没有一个病号!年轻是个宝,身体棒是最大的革命本钱,至理名言呀!

  有一段时间,为保证战士的饮食,就发压缩饼干放在粮袋里。那是我第一次吃压缩饼干。压缩饼干像麻将牌棋子大小(有的战友闲来用它玩五子棋也很有情趣),重量也差不多,很干很硬,有一丝花生味抑或是核桃仁味。发压缩饼干,最高兴的是炊事班,他们解放了,战士们也方便了。刚开始,不知怎么吃,也没说怎么吃,比嚼蹦豆还费劲。就是干,得就口水才能咽下去。在那冰天雪地中,水在行军壶里整个壶就成了一个冰地雷,砸都砸不坏,根本就没法喝。听老乡说,在壶里装酒,酒在壶里不冻,喝酒还能驱寒,有的战友就学做了。嚼一块饼干就一口酒下肚,但酒不能多喝,也不允许多喝,但比干噎要好些。冰雪天气中,热嘴唇一挨冰冷的铝壶嘴,掌握不好就容易把唇皮粘下来,所以就口酒也得有点小技巧。后来知道了,压缩饼干在火上烤一下就软了。但在那环境中上哪儿找火去,全仗着牙好胃口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就凑乎着嚼吧。只有到了宿营地才借着煤油灯的热劲把壶中的冰暖化,化一点嘬一口嚼一块。就跟如今盛夏喝冰冻矿泉水那样,但绝没有喝冰冻矿泉水那么惬意。

  那肃杀味,那凛冽色,才是真正的酷。在那境况中走一遭,是人生的一个必修课、一个难得、一剂大补。道远知骥,世路荣枯。几十年过去,生活中曾经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沟沟坎坎风霜雨雪,正是那军旅拉练的垫底,什么都不在话下、全如闲庭信步。套改当年流行的一句戏词“曾经军旅一壶酒,浑身是胆雄纠纠”,其中的韵味,慢慢咀嚼,始渐透悟。

  如今,压缩饼干在超市里众多休闲食品中也占得一位,我从没买过。因为我觉得,再怎么好吃也吃不出当年饱沾风雪的味道,更不会有当初的甘之如饴。那感觉,千金难觅,那历练,终身不忘!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