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版:北辰之声·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13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母亲王如意
辛树萍

  我的母亲王如意善良、勇敢、坚贞,她的自强自主的精神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必将代代相传的良好家风。

  我的家乡在河北省沧州地区的南部农村,村子紧靠津浦铁路,父母亲是1936年结婚的。

  日本鬼子侵占东北、北京以后,沿津浦铁路南下,妄想占领全中国。父亲对日本鬼子在沿途的烧、杀、抢、夺极其愤恨,于是瞒着家人于1937年参加了八路军,并很快于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先后担任区农救会主任、区特派员、区锄奸团团长和五团团长等职务。1943年9月9日受组织委派去二区(泊头)任职时,半路遭三个无耻叛徒劫杀而牺牲,时年23岁。

  母亲对父亲瞒着家人参加八路军不仅没有反对,反而鼓励父亲说:“既然已经参加了八路军,那就好好干吧,家里的一切由我来支撑着。”母亲成了父亲参加革命工作的坚定支持者。

  平时母亲在家里帮着父亲挖地道;有时父亲带战友去破坏鬼子炮楼遭到追杀,气喘吁吁跑回来时,还得忙着给他们放哨,给他们做饭吃;赶上下雨天,还得给他们找替换的衣服等等。除此之外,母亲还经常与村里妇女干部、妇女同志们一块做军鞋、送军粮等等。

  我是烈士的遗腹女。父亲1943年9月9日牺牲,我是1943年10月10日出生。父亲的“五期忌日”正好是我出生后的第二天,母亲不顾家人和亲友的劝阻一定要去父亲坟前发誓:坚决完成父亲生前经常与她讲的“我是八路军,今天能回来,说不定明天就回不来了,万一哪天我回不来了,今后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一定要让他们上学,学好文化为祖国效力”的遗言。

  家家户户缺吃少穿的年代,母亲独自一人带着大我五岁的姐姐和刚刚出生的我,生活的艰苦可想而知。别人甚至我姥姥家的至亲也劝她改嫁,都被母亲婉言回绝了。母亲想到的是父亲舍生忘死的不容易,不能让他落个孤坟,更想到的是姐姐和我不能没了父亲又走了母亲,还有就是一定要把姐姐和我培养成父亲生前与她讲的那样:“不管男孩还是女孩,一定要让他们上学,学好文化为祖国效力”。

  为了完成父亲的遗言,母亲受尽了苦难。四十年代,一个不识字的家庭妇女,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劳动,用纺线、织布换取微薄收入来维持生活。为了多纺线,母亲把纺线车子放在炕头上,每天天刚亮就纺,夜里我和姐姐早已进入了梦乡,她仍在纺,实在困了,就用冷水擦擦脸,一直纺到后半夜。为了多纺线,夏天只做一顿饭,早晚就吃点凉的;冬天柴禾少,也生不起炉子,屋子里冷得像冰窖,手脚冻的肿成馒头似的她照样纺。别人一般十天半个月纺一斤线,母亲只用六、七天,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辛勤劳作着。

  女孩子上学没用的偏见没能阻止母亲完成父亲遗愿的决心,为了能让姐姐和我上学,她不仅苦口婆心的说服了家族的人们,还经常激励我们说:“你们上学就要好好的安心学习,只要能考上大学,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供你们。”在母亲的支持和鼓励下,我们姐妹都如愿的考取了初中、高中、直至大学。姐姐1962年毕业于原天津化工学院(今河北工业大学);我1968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

  母亲的坚强、刚毅我从小耳闻目睹,她从不向困难低头和自强自主的言传身教不仅传给了姐姐和我,也很自然的传给了我们的下一代。

  母亲不仅含辛茹苦的把姐姐和我拉扯大并培养成对国家有用的人,我们工作以后,母亲为了让我们把精力都用在工作上,还分别帮我们教育下一代。她时常嘱咐姐姐和我的孩子们:“好好学习、刻苦钻研,为国家多做贡献。”在母亲多年管教和培养下,姐姐的四个孩子和我的2个孩子,全部大学毕业,其中姐姐的大儿子和我的小儿子均为研究生毕业,且他们均在航天科工三院从事军工科研工作,特别是姐姐的大儿子又读完了博士,现为博导,曾获得多项科研成果奖,并获得“五一”劳动者奖,被授予全国十大科技英才,现为航天科工三院的总设计师。2019年8月份,北辰电视台的相关同志曾赴北京航天科工三院专门录制了一期“星共北辰”的“飞行控制专家”胡万海的节目。其他几个孩子也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有着突出的贡献。

  2011年母亲被天津市妇联、今晚报、二五四医院三家单位联合评为十大“身边感动母亲”之一;2014年以母亲的名字被全国妇联评为“五好文明家庭”;2016年以母亲的名字被中央文明办评为“首届全国文明家庭”。

  在父亲的远见卓识,母亲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影响下,我们家已经形成了“爱国敬业、崇尚教育、尚善重孝”的家风。

  “革命精神、薪火相传”,今后我们要将这种好的家训世世代代的传承下去,用我们的家庭梦为中国梦增光添彩,共同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

  挥泪继承烈士心,誓将遗愿展宏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