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静海文汇·团泊湖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11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踏春南运河(图)
李雨生

  早就有心去拜谒久违的南运河。春分时节,恰好天气放晴,早已按捺不住的急切,令我不顾一切骑上自己可心的“小宝马”,一溜烟地来到南运河边,开始了一程说走就走的旅行。 

  南运河,尽管两岸有数不清的高楼铺陈,但刚一踏入南运河的堤岸,就被一种被历史的沧桑感带入。这条流淌了2500多年,世界上里程最长、工程最大、最古老的大运河,每一寸土地、每一朵水花,都在诉说着她沉沉的厚重。

  三月的南运河,风还是很大。岸边的小草,阳坡的一面刚刚返青,背阴的一面还满眼枯黄。偶有几株春桃正在吐蕊,三三两两,窈窈窕窕地令人怜爱。倒是岸边那些个子不高、长满黄色枝条的“金枝槐”却排列整齐,朝天长的枝条密密麻麻,就像是一把把撑开的金色遮阳伞,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阵风吹来,河面上不时泛起褶皱,一层接着一层,就像我脸上的皱纹,似乎永远都抹不平。也许是天还尚寒,不见有几个游人,长椅空虚待客,只有几只麻雀偶尔在上面歇脚。对面岸上的一个垂钓者,正全神贯注地凝视着水面,似乎正在等待着一份惊喜、一份收获。 

  望着高耸的河堤,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南运河天津段,南从静海区唐官屯九宣闸起,北至市区三岔口,全长不过百十公里,连同我这些年所见到过的河北省境内的南运河一样,都是这种堤高、水浅的景象。南运河就像母亲原来的丰乳肥臀,被她的子孙们贪婪地无情吸吮后,终于变成干瘪的皮囊。毫不夸张地说,我所见到的南运河,最宽处也不过几十米,最窄处,甚至不足十来米,还经常地堵塞断流。如果不是南水北调,从黄河补水,恐怕这条闻名遐迩的京杭大运河,将会成为考古学家最感兴趣的遗迹了。

  天津人都把海河称为“母亲河”,因为海河滋养了天津市的子民。如果这样说,那么南运河就是“母亲河”的母亲,是“姥姥”一级的河。海河,地处“五河下梢”(天津人爱夸张地说九河下梢)短短的71公里,是南运河、大清河、北运河、子牙河、永定河这些“姥姥河”源源不断地输送着乳汁养大的。天津人都知道“先有大红桥,后有天津卫”,而大红桥码头就是南运河在天津市区唯一的一座码头。用这个逻辑来思考,天津市就是南运河的一舟一楫,一帆一桨运来的。

  之所以想看看南运河的春天,就是想从南运河身上获取点什么。南运河,多么顽强的一条河!不管岁月怎么更迭,不管人们对她怎样攫取,她始终默默地承受着一切,顽强地挺了下来。在缓缓流淌的河水中,有着多少故事的传承,也有着多少鲜为人知的苦辣酸甜。我怀恋她穿过青山,荡着涟漪,流淌在大地之上,飘逸着历史的风帆,将自己的青春年华无私地奉献给这片土地的华彩,也尊重她优雅老去,从容老去的风度翩翩。

  记得有人说过,常怀春天的人,即使在严冬飞雪的日子,也会感受到春天的温暖;反之,心中没有春天的人,即使沐浴在春风里,心里也是一片寒凉。我只是希望,我能从南运河身上获得一种坚韧的传递,那是一种向上的、百折不回的自信,那是一种春天的力量。

  还有一个比春天更加温暖的消息,天津市政府做出了2021年南运河修葺方案,将三岔口至唐官屯九宣闸段的南运河,都改造成为沿河景观带,成为人们休闲游玩的好去处。无独有偶,河北省的青县、南皮、泊头、东光、吴桥等南运河所经市县,也都制定了2021年南运河补水修整的规划。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南运河将面貌一新,重获青春。我也愿意像南运河那样,重新获取生命的力量,在岁月的年轮之下,慢慢地走着,慢慢地欣赏,慢慢地享受。当风吹散漫天的云彩时,在留下的无垠蔚蓝里,寻找一块属于自己的天空,在某一个节点,化作水蒸气,归于蓝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