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5月11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印象
陈鲁豫 好奇心是人生的支点(图)
文 刘达
陈鲁豫 著名主持人,生在上海,长在北京。1993年担任央视《艺苑风景线》主持人,1996年加入凤凰卫视。《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等节目深入人心,出版《说出你的故事》《偶遇》等书。

  提到职业生涯

  她说自己没入错行

  近日,陈鲁豫出版新书《还是要相信》,用自己的经历和感悟回应当下年轻人关注和困惑的问题,这部走心之作被称为“极度坦诚的人生思考之书”。在线上新书发表会上,陈鲁豫与杨澜、柯蓝、陈铭等人一起分享书中话题,从友谊谈到自律、职场生存和亲密关系。

  陈鲁豫出生于上海,名字中“鲁”代表母亲的祖籍山东,“豫”代表父亲的祖籍河南。1993年,她从中国传媒大学外语系国际新闻专业毕业,赶上申奥的英语演讲比赛,在父亲的鼓励下报名参赛并获得冠军。随后她到北京电视台实习,并顺利通过面试进入央视,担任《艺苑风景线》主持人。

  1996年,陈鲁豫加盟凤凰卫视,从《音乐无限》开始不断尝试改变自己,在《凤凰早班车》得到实践的机会。播早新闻时,她坚持每天凌晨4点起床,晚上7点睡觉。她的风格引发了关于“说新闻”和“播新闻”的讨论,在她的努力和坚持下,硬是把这个非黄金时段的节目变成了凤凰卫视广告价格最高的节目时段之一。

  陈鲁豫还参与主持过香港回归、澳门回归、戴安娜王妃葬礼、伊拉克战争、美国总统大选等重要新闻的直播。2002年,凤凰卫视为她量身打造了访谈节目《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这档节目让她家喻户晓,与她相伴至今。

  提到职业生涯,陈鲁豫说自己“没有入错行”,不仅是因此获得了名利、认可,最重要的是保持了单纯的喜欢,“把兴趣和谋生手段合二为一,就像嫁给爱情一样。无论结果如何,这个开头心甘情愿,而整个过程也无比投入。”她说自己特别相信天道酬勤,你努力做一件事情,有一天可能会获得某种回响,甚至回报,但是一开始你并没有想到这些。

  陈鲁豫坦言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了工作没有生活,而这些经历让她成为了今天的自己。因为选择,所以无悔。她将自己和朋友们的人生故事凝练总结,开诚布公地分享给年轻人。在《还是要相信》这本书中,她谈自律、谈独居、谈选择、谈平凡、谈岁月,也谈爱。她说坚持相信爱是自己生活的勇气和支点:“生活艰难,我希望有一天曲终人散的时候我可以够本地说:这一生,我坚持最久并引以为傲的,就是爱和生活。”

  从文字中能看懂一个人

  感受到一种真情实感

  记者:写作这本书的契机是什么?

  陈鲁豫:这本书源于一档名为《偶遇鲁小胖》的音频栏目。这两年间我一直跟一些观众、读者有书信往来,他们在信里提出一些困惑跟疑问,我先把回答写下来,录成音频作为回信。疫情期间有出版社找到我,希望把这个提问和回答的过程出版成书。《偶遇》是第一本,第二本就是《还是要相信》。

  记者:作为一位站在台前的职业主持人,您喜欢纯粹幕后的写作吗?

  陈鲁豫:我觉得写书挺有意思的。就拿这本书来讲,它不是像写一本书那样完成的,而是我对年轻朋友疑惑的解答,所以形式灵活,时间也自由。我在很多地方都写过,在飞机上写过,在家里写过,在酒店房间也写过。每个礼拜要交稿,交稿以后还要录音。其实我还躲在飞机厕所里面录过音,后来发现不行,噪音太大了。其实我发现文字挺治愈的,特别是一点一点攒文字的过程。人在文字当中开放度是很大的,我现在回头去看,这些文字都特别坦诚。在生活中我未必会把心敞开,因为在台上说话时,瞬间很多的规矩就会不自然地从心里冒起来。人的心只能向外界敞开一个角度,取决于交流的那个人是不是令人信任。但文字有一种特别神奇的力量,在文字中没办法躲藏,文字更容不得作假。你能够从文字中看到特别真实的一种情感、看懂一个人。所以我发现,我书里的文字比生活中更勇敢些。

  记者:收入书中的这些问题,是如何筛选出来的?

  陈鲁豫:提问有很多,我们选出了最有代表性的55例,涵盖了关于自律、独居、选择、爱、自由、挫折、信念等主题。书里没有大道理,都是一些值得玩味的小故事。我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人,只是在回信过程中,希望年轻人不要放弃,把一些问题交给时间。要明白这些事情都是会过去的,只是这个过程是你要经历的,如果一生没有起伏其实也没意思。我最想表达的是,无论生活如何对你,还是要相信心底里最初相信的东西,“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恋”。

  记者:这也是书名《还是要相信》的由来吗?

  陈鲁豫:这个书名其实是出版社建议的。他们发现这本书里“相信”出现的频率很高,我之前没特别注意到这一点。我相信人的善意是更多的,我相信生命本身的韧劲儿,我相信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其实人生都是靠着一口气在撑着,无论好的坏的,终究都会过去。这些“相信”是让你往前走的一个动力。

  年纪不是懒惰的理由

  对生活永远充满好奇

  记者:您有过年龄焦虑吗?

  陈鲁豫:我对年龄大小没有特别的感觉。当然有一点要承认,那就是变老并不是一个愉悦的过程,没有皱纹肯定是更好的。但不同的年龄也会遇到不同的事,所领略的风光也不一样。还有,随着年龄渐长,我们身上依然会有一些挣脱不掉的枷锁。我的选择是会在更大的自由度上去争取、去捍卫。例如,我想做的事情不会因为我年纪大了就不去做。但比如穿什么衣服、梳什么样的头发这些小事,我觉得无所谓。我不会认为50岁就不能做什么事情了,年龄对我没有任何障碍。几年前我跟团队去国外参加一个奖项,走红毯的时候,有很多跑娱乐新闻的记者,都是很年轻的小朋友,但是其中有一个老太太,我估计她有六七十岁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大年纪了还在跑娱乐新闻,我当时愣住了。她让我明白,如果你愿意,你到60岁、70岁还是可以做别人认为是年轻人的行业,没有什么不可以。

  记者:这些经历和过往让您成为今天更好的自己,所以不焦虑。

  陈鲁豫:我觉得所谓四十不惑,是相对于古人的寿命而言,我的不惑可能要到六十或者七十才开始,我可能属于比较晚熟的那种人。我是从这几年才开始真正成熟的。我觉得人在年轻的时候一定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这并不可怕。年轻时犯错是对生活的注脚,不是失败。拿爱情来举例,如果你碰到一个人,他陪你走过你生命的一段历程,不管一年还是两年,那这段历程本身就是意义。后来你们慢慢长大、分开,不是说你们的关系失败了,而是你们的人生又掀开了新的篇章。永远不要以今天的标准,去评判昨天做的事是否有意义。昨天的意义就在于它发生在昨天,那就是意义,是这些事造就了今天的你。

  记者:您现在对未来还有好奇心吗?

  陈鲁豫:我对生活充满好奇心。当你对生活好奇的时候,你就会热爱生活。只要你还对生活有一点点好奇和渴望,那就是生活的勇气跟支点。这个支点不需要有多大,就是一些小的事情,那都是意义。

  记者:您的事业很成功,想给年轻人哪些职场建议?

  陈鲁豫:每个人的起点、资质、机遇不同,可我相信天道酬勤。关于职场生存法则,我想到一些注意事项,首先来说,在一个团队中,任何人都可以被取代,所以你要尽量提高自己被取代的成本,做一个靠谱的人,可以有性格,但不要任性,因为公司的上司、同事,不是你爸你妈、你男朋友或女朋友,要宠你爱你。其次,在你的尊严底线不被碰触的前提下,适度吃苦没问题,暂时吃点小亏也可以接受。再有一点,在挣扎求生的同时,不要被改变得面目全非,可以学会圆融,但不要圆滑。

  足够擅长做一件事

  就会足够热爱这件事

  记者:您的书里有一句特别酷的话,“我从小就知道,这一生,我的单我来买”。

  陈鲁豫:对,我从小就是个扫兴、悲观的孩子。我不相信所谓的免费幸运,我坚信所有运气背后都贴着我们看不到的价签。还好,我这种与生俱来的悲观,转换成了独立、自主。除了挚爱亲朋的好意,周围的一切免费,我都假设它与我无关,并且本能地极其谨慎地怀疑着、抗拒着所有的免费,觉得有一天总会需要我用更高的代价来换取。事实也的确如此。

  记者:您打小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吗?

  陈鲁豫:大概从4岁开始,我就知道我长大以后想学外语,说不上是因为擅长还是因为喜欢,反正我就是那么顺理成章地考进大学外语系,然后做了主持人。有一点我深信不疑,你只要足够擅长一件事,就会足够热爱一件事,这是迟早的事,因为老天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暴殄天物。当然,我们都不属于那凤毛麟角的“天才人类”,我们这一生注定就是不断怀疑、否定、寻找、肯定,再推翻自己的过程。没有谁会因为做一份工作而痛苦到死,也没有谁会因为干了自己喜欢的事就天天宛如身处天堂。当一切逐渐熟悉,幸福、痛苦的程度都会变弱。这就是生活的真相。

  记者:您害怕失去自己拥有的东西吗?

  陈鲁豫:我对生活永远抱有最坚定的信念、最深切的希望,但随时做最坏的准备。这可不叫“大不了从头再来”,我没有这么底气十足,也不敢和命运叫板,这是一种“实在不行了只能从头再来”的态度。这种态度并不丢人,它和我的风格一脉相传,那就是──我有多脆弱,就有多坚强。反之亦然。

  记者:您对特立独行的生活态度怎么看?

  陈鲁豫:我可能就属于特立独行吧。我一直以为我近乎自闭地生活着,除了工作,我尽力和世界保持距离,世界也不会对我的生活感兴趣,更不会有意见。我没有跟着大多数人的步伐走,有些自己的坚持,一不留神被生活推着,就成了今天的样子。偶尔高兴时我会觉得自己还行、挺好的,而情绪低落时,就会觉得自己简直一无是处、凄惨无比。当然,事后一扬头一出门又是一条好汉。我觉得特立独行的人必须坚强自我、神经强大,因为这个世界是为身高、体重、样貌、智力、性格、健康状况差不多,成家立业、生儿育女的时间表也大同小异的大多数人服务的。所有超出范围的人,将承受身为“少数派”的不便与他人的审视、评判。我相信,幸福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着。我希望等我老了,无论我是一个人、两个人,都可以是幸福愉快的。生活本身就是意义,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以我们擅长的方式尽力而为。

  记者:可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如何跟身边的人搞好关系呢?

  陈鲁豫:分寸感很重要。我一直希望自己的边界和四周的边界尽可能同步,否则,我将永远封闭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可是,扩大边界,意味着也许我要降低我的分寸感,这个过程并不愉悦,甚至有些痛苦。所以,在自己和世界的分寸感之间,要寻找最大公约数,这是我们既能保持体面、尊严,又能维系人情世故的唯一方法。

  陈鲁豫自述

  只要你去寻找

  总能找到生活的意义

  前两天我做一个节目,让回忆以前的过往。节目组在墙上贴了很多我以前的照片,包括在央视做节目时候的照片。那时我刚刚到央视实习,觉得自己的脸特别圆。这次录节目我又重新看到了当年的照片,才发现那时候脸圆圆的也很可爱啊!可这是我过了二十多年以后才有的认知,我当年并不觉得自己这样挺好,如果当年我就知道这一点的话,我想我会更加自如,也更加享受那一刻。

  关于坚持和放弃二选一的话题,我无疑选择坚持。我一直固执地相信,每天做一件事,并不为什么,就是持续不断地做,也无所谓结果,这本身就是意义。

  虽然坚持这个词在我人生的字典里根本不是个常用词,可是我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经历很容易被人们归于坚持那一类。我不是刻意坚持,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放弃。小时候放学后和小朋友们疯玩儿,我总是舍不得先回家吃晚饭,永远是最后一个离场的。最后拎着沙包跳绳独自上楼回家的时候,心里多少会有些孤独和委屈,但我永远舍不得先走。

  比如我做电视,从1993年开始至今;做《鲁豫有约》,从2002年开始至今。仅此两项,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我压根儿没有坚持。可事实上是,我能做,可以做,也喜欢做,又不具备其他技能,就一直做下来了,就是这么简单。倘若我貌若天仙、嗓音清亮、歌声婉转,我也许会半路去演戏唱歌,但是我偏巧能力单一、兴趣单一,就一直专注这一件事,一做就是这么多年。

  我认识一个小林,从东北来北京闯荡,住地下室,做服务员,发小广告,赚学费生活费,去读书,学钢琴。这两年他开了一间小小的音乐教室,教小孩子们弹琴,赚的钱够他一家三口在北京过上温暖有尊严的生活。但他永远做不了郎朗。当年的他倘若知道未来自己不可能像郎朗那样,他会坚持吗?

  当然,所有的唯结果本质上就是唯成功论,而我们对于成功的定义又太过简单粗暴,除了更快更高更强,其他的维度都不在话下。郎朗的人生当然精彩,但小林的人生也有意义。郎朗做不了小林,小林也未必希望成为郎朗。

  所以我从不操心尚未发生的事情,何况已经发生的事也未必就是终极结果,所有的将来都还有将来,明日之后还有明日。我大学毕业之后也有几年,做节目报酬很少,我第一份工作一期才300块钱。但是,年轻人过一种相对简单的生活是特别天经地义的,我特别看中我成长的那个空间和可能性,觉得我的明天应该不止于此吧。所以不是所有问题都是靠钱能够解决的。

  “坚持”这个词貌似贯穿了我的人生,可它所串联的绝不是一个励志故事,我只是以我唯一会的方式,一路磕磕绊绊,碰巧还算顺利地走到了今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