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文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28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烟火(161)
王松

  老瘪只剩半口气 

  老瘪起初也以为是自己早晨起得急,着凉了。可打好卤子,开始卖嘎巴菜时,就更不行了。先是脸发白,出虚汗,接着就站不住了。这时有吃了嘎巴菜的,也开始有了反应,有吐的,也有的已经歪在桌上。有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嘎巴菜的毛病,赶紧去街上弄条狗来。给这狗吃了一碗嘎巴菜,狗登时就躺在地上吐白沫了。 

  卖嘎巴菜的铺子出了这种事,一下就在街上炸开了。傻四儿水铺儿的灶上有两口锅,这时已经在烧第二锅水。一听街上的人说,老瘪的嘎巴菜铺子出事了,再无意中一看,立刻惊出一身冷汗。这才发现,灶台上还有一些耗子药。但这耗子药显然是让耗子跑过了,已经散开,有的肯定已掉进了锅里。幸好侯家后的人起得晚,老瘪买了水之后,还没人来买水。 

  傻四儿没敢声张,赶紧把这锅开水淘出来倒了,又反复把锅洗刷了几遍。但嘎巴菜铺子这边的事已经闹大了。先是老瘪,这时已吐着白沫不能动了。又过了一会儿,眼看人要不行了,就有人跑去河边,把正吊嗓子的二闺妞叫回来。二闺妞一进门就给老瘪灌药。这药是“二饽饽”给的。“二饽饽”是江湖人,身上经常带着各种奇奇怪怪的药丸子。刚才一听来送信儿的人说了老瘪的症状,就说,这是吃了有毛病的东西,得赶紧让他吐出来。又说,自己亲自去不合适,就给了二闺妞几颗黑药丸子。 

  二闺妞回来,一进门就先把这几个黑药丸子给老瘪灌下去。一会儿,老瘪果然有了动静,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起来。可越吐越凶,眼看着几乎把肠子都要吐出来了。再后来就不光是吐,底下也拉,蹿出来的已经不是稀屎,干脆就是水。到了下午,老瘪就只剩半口气了。 

  这时,老瘪的儿子小帮子才从外面回来。 

  小帮子这时已二十多岁,头天晚上出去跟人推牌九,玩儿了一宿,就在朋友家睡了。这会儿回来,一见他爸老瘪成了这样,也吓了一跳。听老瘪说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瘪见二闺妞没在跟前,就拉着小帮子的手说,看样子,自己这回是真闯不过去了。说完,指了指旁边的被阁子。 

  这种被阁子是装被子用的,像个放在床头的躺柜。小帮子按老瘪手指的地方拉开被阁子的抽屉,里面是些乱七八糟手使的东西。老瘪又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他往下摸。这才发现,在抽屉底下还有一个夹层。打开这夹层,里边有两张纸。拿出来看看,挺旧,好像有些年头了。老瘪又比划了一下。小帮子打开一看,是两份“福临成祥鞋帽店”的契约。 

  作家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