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文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28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大河初心(44)
高建国

  “我又回尉氏工作啦” 

  焦裕禄在赵祥庆同他谈话的第二天,就启程赴任。尉氏县委原通讯员崔合义回忆,县委第一书记夏凤鸣要他去接焦裕禄,他问怎么接?夏凤鸣说,这还用问我?崔合义便带县汽车队一辆嘎斯51型卡车赶到洛矿。焦裕禄安排崔合义和司机吃饭,抓紧给徐俊雅和孩子办调动和转学手续,确保人走家搬。崔合义安排焦裕禄坐驾驶室,徐俊雅和孩子坐在敞开的车厢里。东西装车后,崔合义瞅瞅空荡荡的车厢,除了锅碗瓢盆等日常用具,最多的是书。 

  焦裕禄在洛矿大门口同厂领导和干部工人告别时,深情回望多少个昼夜晨昏,自己曾伏案工作过的厂办公大楼,还有北侧饱蕴攻关艰辛和成功喜悦的一金工车间,激奋、眷恋、不舍……像一条晶亮多彩的小溪,从眼中一泻而出。九年如歌,岁月流金。焦裕禄同重新塑造自己的工业战线告别时,那样强烈地感受到洛矿这一火红熔炉对他冶炼、融合与提纯的弥足珍贵。正是同宁谧的乡村晨曲大相径庭的城市交响乐,为他开启了另一种人生,进而步入了新的层次和境界。然而,焦裕禄显然尚未意识到,于他而言,堪称转型期、淬炼期、升华期的工业战线九年,将在他全部革命生涯中占比一半;他更不曾想到也无法预料,此番离去,竟是与堪比熔炉、情同母亲、胜过学校的工厂一别永诀。从焦裕禄离开对自己有再造之恩的洛矿那天起,他的生命之烛,只能燃烧不到两年时间。 

  焦裕禄怀着对洛矿的依恋和对尉氏的企盼,踏上了新的征途。 

  又见尉氏。县委第一书记夏凤鸣,对焦裕禄首次亮相有如下描述: 

  1962年6月的一天,碧空万里,微风拂面,焦裕禄身穿破旧灰粗布中山装,挎着绿色破军用挎包,敞着怀,手提行李卷儿,一下汽车就直奔县委办公室,见了我,行了个军礼道:“报告,我又回尉氏工作啦!” 

  夏凤鸣生于1926年,河南杞县人,已在尉氏工作多年。见到熟识多年的焦裕禄,他一迭连声说:“哎呀,可把你盼回来啦,欢迎!欢迎!大伙儿都很想你啊!”说着紧紧握住了焦裕禄的手。 

  “我也很想大家呀!”焦裕禄擦着脸上的汗说。 

  焦裕禄递上自己的介绍信。夏凤鸣注意到,信上在“焦裕禄同志任尉氏县委书记处书记”一行字后加括号注明:“名列薛德华之前”。 

  这是从未见过的一种安排──县委书记处书记,怎么排在传统上的二把手、县委第二书记兼县长之前呢?夏凤鸣拿不准,便让焦裕禄先到办公室休息,打电话请示地委。地委组织部负责同志答复说:“对焦裕禄同志这样安排是合适的,以后县委只设一个书记,其余都是副书记或书记处书记。” 

  作家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