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静海文汇·生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27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树榆钱半月粮(图)
雨凡

  在乡间,无论从外部形状还是从实用价值上说,榆树无疑是最受欢迎的树木之一。原因至少有二:一是树干粗壮,材质结实,盖房架梁大有用武之地;二是有祥瑞的口彩,榆梁谐音余粮,人们盼的就是家中每年都有余粮。更为精妙的是,榆树的果实被称作榆钱。在以前贫困的年代,那形似一枚枚绿色铜钱的榆钱,怎能不叫人生发出身边有余钱的希冀呢?

  正是拥有如此美好的寓意,榆树被广泛种植在老家的房前屋后。春光明媚的时节,只待啁啾的鸟鸣四起,榆钱也就耐不住寂寞,撒了欢似的挂满枝头,热热闹闹地簇拥着,挨挨挤挤地亲近着。它们在春雨的洗涤下,纤尘不染;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在春风的吹拂下,甜香四溢。而在高大挺拔的榆树底下,总有一双双如饥似渴的眼睛。不用说,人们都在期盼着采摘榆钱饱餐一顿呢!

  采摘榆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是由榆树的高度决定的。印象中,故乡的榆树都比较粗壮,两三个顽童牵手都很难将其合抱。乡间妇女为了得到那点可以解馋的美食,只好拿来一根细长的竹竿,绑上锋利的镰刀,然后举起竹竿,从榆枝上刮割一些嫩绿肥厚的榆钱来。母亲也是这样刮割榆钱。她手中的竹竿每用力地拉拽一次,榆钱就如同翩飞的蝴蝶,从空中轻悠悠地飘落下来。此刻的母亲总是欣喜异常,大声地招呼着:“天女散花喽,快来抢钱串儿喽!”其实,抢榆钱的不仅有我们兄弟三人,还有隔壁的大姐和小妹。她们快乐地加入其中,银铃般的欢笑声与鸟雀拍打翅膀的扑棱声,使得静谧的乡村在阳春三月显得更加富有生机。这样唯美的画面,曾经多次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只可惜现在远离故土,加上母亲年岁已高,再也无法挎着竹篮满地拾掇那些榆钱串儿了。

  在父母下地劳作的日子,顽劣本性难改的我们如同脱缰的野马,会脱掉鞋子,光着脚丫,偷偷地爬上榆树,然后坐在树杈上大饱口福。此时,榆钱在我们手中可不是用“采”与“摘”这两个动词能够形容的了。我们痛快淋漓地从榆树枝的末端往前一捋,榆钱在我们的手中叠加在一起,用绳子或稻草便可以将其串联成别样的项链,挂到脖子上甭提多臭美了。当然,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爬树的兴趣并不在于炫耀。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抽芽不久的榆钱具有巨大的诱惑力,塞几片在嘴里生吃,甜滋滋、香喷喷的,那味道与四月的槐花相比,真的难分伯仲。等父母归来,那留在手上的渍痕和余香,自然成了攀爬榆树的铁证,少不了一顿数落。

  榆钱的吃法很多,除了直接生吃,最解馋的便是粉蒸。母亲将我们采摘来的榆钱悉心淘洗,沥干水分,再从陶制的瓮中取出一碗玉米面,倒入搪瓷盆里加水与榆钱一块搅拌,用不了多久,便能揉捏出一个个黄灿灿、绿油油的窝窝头来。此时,锅中的水开始沸腾,被揉捏好的窝窝头分摊在一种竹制的箅子上。大约20分钟后,那香而不腻、韧而不糙的粉蒸榆钱,在锅盖揭开的一刹那终于闪亮登场。一双双稚嫩的小手贪婪地伸过去,即便被烫得左手倒右手,也不舍得丢掉,稍微一凉,就风卷残云吞咽起来。还有一种吃法是煮粥。粥是提前用大米或小米熬好的,在食用前将洗净的榆钱加入,盖上锅盖稍焖5分钟左右即可,有时还可拌上一点葱花,其味道真是爽滑可口,喷香绵远。看着我们不再忍饥挨饿的样子,深知“一树榆钱半月粮”这一古训的母亲,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唐代皮日休有赋云:“近榆钱兮妆翠靥,映杨柳兮颦愁眉。”母亲的笑容在榆钱的衬托下,始终在我的心中优雅着、灿烂着、美丽着。那一份捋榆钱的快乐和品尝榆钱的幸福,会永远定格在记忆的深处,成为挥之不去的淡淡乡愁和滋养我一生的精神财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