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静海文汇·生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27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往事钩沉
“拖欠”的工资(图)
张红

  还有几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整个村子都洋溢着欢乐和喜庆。扫房子,贴春联,备年货,写福字……家家户户好不热闹!

  一大早,爷爷偷偷拿出他的大烟袋,在奶奶的唠叨声中,吧嗒着抽了一口,吐着深沉的烟圈儿,低声道:“我先上石料厂看看,给人们发完工资就回来。”说着,便朝门外走去。“你可快着点儿,就等着你拿回钱来买年货啦!”奶奶一听要发工资,放下手里的活儿赶忙追出来大声提醒。

  石料厂是村里的致富能人卜老板开办的,在全村他可是第一个“万元户”,敢想敢干,又吃苦耐劳。卜老板管爷爷叫二叔,实际上,村里大多数年轻一辈的都这么称呼爷爷。小时候,我只觉得这一声声“二叔”叫的亲切,后来,才体会到这称呼里蕴含更多的是人们对爷爷的敬畏之情。

  爷爷是厂里的会计,写得一手好字,算得一笔好账,为人公正,从不弄虚作假,深得卜老板信任。本来应该早早发工资的,可年前最后一批石料尾款没能按时结下来,卜老板一下拿不出资金来救急,这才一早约爷爷来想对策。

  “咋着也得让人们过个好年啊!”爷爷对着账本盘算着。催债吧,一时半会儿催不来,不催吧,厂里又没啥能顶账的,俩人着实犯了难。

  “要是能把年后第一批料送出一部分,收个预付款应该差不多。”爷爷一边扒拉着算盘,一边喃喃自语。

  可都到了年根儿了,就算有人愿意送货,工地里也不见得有人收呀。

  “我去跑一趟吧,城西工地没准儿还有人,我跟他们那的会计见过一回,那孩子兴许能帮上忙。”说着,爷爷深吸了一口烟出去了。

  这边,卜老板赶紧做司机的工作,做着送货的准备,因为他一直深信,有二叔张罗的事,一准儿能成。

  奶奶早早备好了午饭,换好了出门穿的衣裳,就等着爷爷拿钱回来一起去买年货。可桌上的饭凉了又热,热了又凉,过了晌午还是不见爷爷回来。

  直到天擦了黑儿,爷爷才疲惫地进了屋。

  空等了一天的奶奶没好气地唠叨着,但还是不忘给爷爷递上毛巾擦脸,随即又端过来一碗热饭。

  “要不咱家先别买年货了?等过了年再多买点儿,咱补上?”爷爷头一回不好意思起来。听着这语气,奶奶反倒不安心了,担心地问道:“咋回事儿?”

  爷爷便把厂里的事简单说了说。当说到提前收回了预付款时,奶奶插着话:“这不厂里有钱了?咋还不发呢?”

  “发了,先济着其他伙计们领齐了。我的没领,总数儿是差了点儿,给谁发少了都弄的一家子不欢喜,干脆我一人少得了。”爷爷支支吾吾地解释着。

  “就属你心实诚,你就不怕我唠叨啊!”奶奶闷声说着。

  “大半辈子了,这不都习惯了吗?再说了,我耳朵背,有时候也真是听不清你说啥。”爷爷倒是实在,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奶奶甩开手气呼呼地奔了堂屋,接着拾掇。那一年,我上小学。我还依稀记得,那年的年夜饭是奶奶变着花样儿做出来的,却是获得爷爷连连称赞。我当时还奇怪了,又没有大鱼大肉的,咋还吃得那么高兴。现在想想,爷爷那是怕奶奶生气,可劲儿哄呢!我还记得,正吃饭的功夫,卜大爷送来好多好吃的,给我们加了餐,但爷爷只让留了一点儿给我们小孩子们,大部分又都让带回家了。

  直到很多年以后,我上大一入党那年,我妈嘱咐我要好好学习,要听组织的话时,才把爷爷这段往事讲给我。我妈说,爷爷是村里的老党员了,啥事儿都甘愿自己吃亏,能济着别人的好事从来不抢。在石料厂那些年,遇上好多次厂里效益不好的时候,他都没逼着找厂里要过工资,总是甘愿被“拖欠”着。从那时起,我深深理解了爷爷,也从心底里更加敬佩他,更发誓要像爷爷一样,先人后己,做个好人。

  我从小就羡慕爷爷,他懂得可多了,一肚子墨水儿,也从来没“狠”过我和妹妹,总夸我俩学习好、懂事、有出息。不像奶奶,总是重男轻女的。

  爷爷爱抽烟,他便在后山开出一小块地来种烟叶,自己管理,连烟叶上生了虫都要用手去抓不打农药,奶奶“骂”爷爷不务正业,对地里的果树都不这么上心儿。我们喜欢喝蜂蜜,爷爷就去县城的书店买回养蜂技术指南,自己用废旧木桶糊上泥做蜂房,我和弟弟、妹妹们还真如愿喝到了蜂蜜。我们挨个儿蹲在地上仰着头,爷爷就用勺子挖出来蜂蜜一个一个喂给我们吃,那味道甜到心里,可我们不知道的是,爷爷的手和脸不知被蜜蜂蜇了多少回。家里要盖厢房,大家都嫌西墙角的桑葚树碍事儿要把它砍了,爷爷发出“狠话”,谁也不许打树的主意,因为那树上结的果实是我们最爱吃的。直到有一年,表妹因为淘气,爬到树上掏鸟窝,不小心被树上蜂窝里飞出的蜜蜂蜇了脸,爷爷才生气地叫人把它砍掉……

  爷爷当了一辈子农民,养育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也陪着我们这一大群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长大,我们都喜欢他、尊敬他,是因为,他把最温柔和最美好的记忆留给了我们,更教给了我们,只要自己动手,只要心里有爱,生活就会一直好下去。我想,在另一个世界,爷爷也一定在温柔守护着我的挚爱。我坚信,来生,我们一定还会再见!一定会的!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