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解放战争时期的胡国定与胡晓槐~~~
对话
印象~~~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27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解放战争时期的胡国定与胡晓槐
天津隐蔽战线的亲密战友(图)
文 周利成 王文举
左起:胡晓槐、尢佳珍、周淑华、胡国定

  胡国定与胡晓槐1943年同时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相继加入中国共产党,一起开展学生运动和护校运动;因工作需要,先后来到天津,共同居住在南开大学的一间宿舍里;他们默契配合,在天津共同创立地下交通线,安全护送400余名爱国人士和进步学生到解放区;他们在隐蔽战线的斗争中结下深厚友谊,天津解放后,同时同地举办婚礼,两位新娘为上海交通大学化学系的同班同学。上世纪80年代,胡国定担任南开大学副校长,兼任天津市科协主席。3月28日,我们采访了98岁的胡晓槐先生,听他讲述与亲密战友胡国定的故事。

  上海交大两名学生党员

  转移到天津做地下工作

  胡国定(1923—2011)原籍浙江省鄞县。其父胡咏琪在上海创办宁绍人寿保险公司,曾任上海保险业同业公会主席。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他全身心投入抗日救亡斗争,1939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胡国定出生在上海静安区(今常德路恒德里65号),1943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至1947年,任交通大学学生会党组负责人,成为该校中共地下党和学生运动领导人之一。国民党特务将交通大学的16名学生运动骨干列入黑名单,准备抓捕。胡国定因家境优裕,出入校门都是西装革履,特务未将其列入名单。但党组织认为他已引起敌人注意,决定让他转移到天津南开大学。

  胡晓槐原名胡荫,1924年出生,江苏淮阴人,16岁到上海,就读于江苏省立扬州中学。1943年考入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加入“创社”,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47年元旦,上海学生为抗议美军暴行举行示威游行,5月交大开展护校运动,他分工后勤,负责筹集经费,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国民党在上海进行大搜捕,他被列入准备抓捕的16人名单。为保存有生力量,同年5月30日,刚刚毕业的他被党组织派往浦东川沙,改名胡晓槐。1948年上半年,组织安排他在中华工商专科学校做郑太朴教授的助教,同年7月,上海学联将他转移到天津,协助胡国定开辟天津地下交通线。

  开辟天津地下交通站

  护送进步人士到解放区

  1947年的上海,关卡林立,层层设防,通往苏北和山东解放区的交通被重重封锁,我地下党组织需要转移的人员很难撤离,因此急需有人到北方开辟交通线。党组织认为胡国定是合适人选,派陈赓仪(原上海市学联主席)到天津传达建立交通站的指示,任命胡国定为负责人,胡晓槐协助工作。

  胡国定以南开大学数学系助教的身份,住进南开大学思源堂半地下室右侧最后一个单间宿舍。不久,胡晓槐也来了,在胡国定的宿舍里搭了个地铺,党组织安排他在育才中学任教。同来的还有胡国定的女朋友周淑华、胡晓槐的女朋友尢佳珍,她俩是上海交大化学系的同班同学。组织安排她们同在天津基督教青年会夜校教书,住在胡国定楼下的宿舍。尢佳珍的父亲曾在轮船招商局工作,有时来津人员买不到船票,就让她找关系买。

  创建地下交通站对他们来说很陌生,党组织又安排了熟悉情况的孙大中配合。孙大中(1911—1963),生于河北省衡水县孙家庄,曾在家乡参加抗日游击队,抗战胜利前后,经其叔父孙木根(后任河北省公安厅监狱管理处处长)推荐到冀中泊镇,协助北京地下交通站陈鼎文,党组织还出资在天津北站附近给孙大中开了一家修车铺,取名北方车行。此前,孙大中在陈鼎文的领导下,已护送过一些进步人士进入泊镇解放区。

  胡国定接到上级指示,知悉将要有多少人、什么人、什么时间、用什么交通工具来津转赴解放区,便安排胡晓槐到指定地点接人,安排住处。来人多从上海走招商局客货轮船,来往上海和天津。胡国定通知胡晓槐来人的船名、船号和接头暗号,让他去接人。

  当年海河水浅,要等涨潮时,轮船才能进入海河码头,有时轮船要在大沽口等上好几天。胡晓槐通过两问两答的接头暗号接到来人,暗号多为天气如何、路上好不好走之类。一般每次两三个人,偶有十几个的时候,来人的身份只有胡国定知道,胡晓槐和孙大中都不得过问。

  来人通常由胡晓槐安排住处,有三个相对固定的落脚点:一在桂林路杜天相的一个独门独院房,有四间房,楼上楼下各两间,杜天相是上海交大同学,在天津港务局工作,房子富裕还有保姆;二在小白楼武官大楼,这里曾是美军在津的高级住宅,胡晓槐在上海交大读书时兼职做家庭教师,曾给一陈姓先生的儿子辅导功课,孩子后来考上大学,陈先生很感激,听说他要到天津来,就让他到这里住;三在黄家花园的一个独单,是第一发电厂职工刘庸的房子,因他常在单位值班住单身宿舍,房子就交给了胡晓槐。

  胡国定向来人转达党组织的要求及注意事项,发一张“路条”──国统区流通的法币,每张钞票都有唯一的编号。解放区的同志见到这张法币,与存档编号对上后,即可确定来人的身份。

  接到从南方来的人,他们三人一起策划护送方案,根据来人的特点为他们量身订制适合的装扮。通常他们都护送来人坐火车到唐官屯或陈官屯,下车后给一块大洋,让他们乘大马车走津盐公路到泊镇。途中在九宣闸附近有国民党的卡口,赶大车的跟孙大中和卡口的人都很熟,如遇麻烦,给卡口塞块手表或给点儿钱就能顺利通过。比较重要的人,胡国定就安排孙大中护送过卡口,特别重要的人则由孙大中送到泊镇解放区。

  冲破敌人重重围困

  将活动经费送抵上海

  1948年秋,敌人的封锁愈加严密,交通线时断时续,而南方各地需经天津进入解放区的人越来越多。上海地下党派人秘密来津与胡国定商议成批转移人员的问题。孙大中向胡国定汇报了天津周边各关卡情况。胡国定认为,原有路线经天津到泊镇,有几处敌人的检查站,不安全,需开辟新的交通线。此时冀东区党委也得到党中央的通知,民主人士李济深等一批爱国人士将从香港转道天津进入解放区。经请示上级党组织,胡国定决定开辟一条到泊镇的新路线。

  因东北解放需要,上海地下党派董辉到天津协助建立由冀东解放区到东北的交通线,经周密部署,孙大中找到一条从天津到唐山再到丰润县解放区的新交通线,但还须与解放区接上关系。1948年11月初的一天中午,胡晓槐和董辉乘火车到唐山。因刚刚打过一仗,从唐山到丰润的公路被挖断了,马车走得慢,天黑时到丰润,找到县大队。第二天有人把他们送到冀东区党委,但上级的电报还没到,党委需要对他们审查。

  三天后,该党委收到上海发来的经党中央批复的电报,冀东区党委将二人护送到冀东区党委天津工委,书记于文、副书记吴明决定,走这条交通线的人由吕朗负责接送。这条交通线启用后护送过一些人,但随着解放军入关、天津被围后交通断绝,也就无法再送人出去了。

  他们开辟的冀中、冀东这两条交通线,送出了几批知识分子和技术人员,并冲破敌人的重重围困,将大笔地下党活动经费安全送抵上海,为今后一段时间上海地下党的工作奠定了经济基础。至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胡国定、胡晓槐、孙大中等密切配合,天津地下交通站先后将上海、南京、杭州、武汉、湖南、四川、北京、天津等地的楚图南(后任人大副委员长)、王冶秋(后任国家文物局局长)、李何林(后任鲁迅博物馆馆长)、闻一多夫人等400余名进步人士和革命青年,安全转移到解放区。孙大中还将情报缝在衣服中、纳在鞋底里或放在马车内胎中,多次出色完成传送情报的任务。

  天津解放后,胡国定继续在南开大学任教。孙大中到华北水利局担任交通员,一年后回北方车行修车。胡晓槐负责接收国民政府天津工务局工作,即后来的市政府建设局、市政工程局。1949年3月12日,胡国定和周淑华、胡晓槐和尢佳珍两对新人在北京一家饭店举行婚礼。2004年春,他们又买了相邻的墓地,胡晓槐亲自设计,在墓碑上题诗:“青年负笈浦江边,风雨津门六十年;尽心服务任评说,只留清白在人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