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廿一世纪数学大国
纪念陈省身先生诞辰110周年
南开大学
天津日报合办~~~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周末
文丛
胜地遐思(六)~~~
~~~
印缘~~~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16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周末
文丛
胜地遐思(六)
一大会址悟初心
阎晓明

  自建党50周年那日宣誓入党,党的诞生地便成为我心向往之的地方。然多次赴沪拍片来去匆匆,却并无造访红色地标的机缘。直至受命赴中共一大会址拍摄,方遂多年心愿。

  步入一大会址,如踏圣洁净土,近距离端详摆放座前的一盏盏茶具,宛若正与每位代表“见杯如面”。通过对13位平均年龄28岁的年轻代表情景再现的生动想象,又仿佛可以触摸到第一批党员那50多颗复兴民族、振兴国家的拳拳初心。从当年区区的50几人,何以至今就能创出令世界称奇的千秋伟业?看似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谜面,却可在一大会址觅得这样的谜底: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从成立之日起便抱定其信念──全部活动皆为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谋利益!

  认真浏览一件件珍贵的馆藏文物与秘籍,不禁想起,就在中共一大召开短短六年后,国民党右派代表人物胡汉民便在《清党之意义》中发出悲叹:“我常常想,中国共产党不过是五六岁的乳臭小儿,中国国民党却正当壮年。论分子,多他百倍;论势力,也大他百倍。为什么倒被这个小鬼捣乱得乱纷纷呢?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国民党)对于主义没有彻底的了解,故没有坚决的信仰,所以也生不出一种力量来抵抗引诱和威胁,这样的党如何能不坍台?”

  那么,共产党人又是以怎样的拼搏践行自己的信念与信仰,才令敌人发出如此惶恐悲鸣的呢?也许,更具说服力的往往是细节,翻开我的笔记本,里面恰有我抄录的一批鲜为人知的写于1928年的烈士小传,他们惊天地而泣鬼神的悲壮故事或可作答:

  “第一次用竹鞭,鞭至数千,遍体流血,他并不呼痛,反笑嘻嘻地说:‘我是为工农利益而革命的,是不怕打,不怕杀的!’于是第二次用刑,叫人取一大木棍压在他的膝盖骨里面,下面塞砖两口,木棍两头各立一人,用力压迫,因此他的腿骨完全折断,这时他已昏死约五分钟,才抽了一口气,但是问他的供,他便破口大骂,谁知这一骂,更惹下惨无人道的非刑来,又叫人用一铁桶,内装木炭,外面灼得通红,给他挂在背上,烧得‘毕拍!毕拍!’地作响,这时他已皮开肉绽!体无完肤,昏死过去了。两旁的兵士,掩着面偷偷地走开去。经过了十分钟,才死而复苏。他抖擞精神,还断断续续地呼着:‘工农兵团结起来打倒摧残工农运动的军阀!杀尽豪绅地主!’县政府见此慷慨激昂的他,不为三次酷刑所屈服,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得宣布枪决。”──杨昭植

  “君富家子,有田数千亩,家有慈母,年七十矣,无兄弟姊妹。当君就刑之时,老母痛哭。反动派犹对君言,汝能叛C.Y.即赦汝死,君卒不顾。”──徐宗圣

  “因被捕毒刑拷打之后,仍无口供可录,乃用刺刀洞穿其四肢,缚于公堂,以五寸许铁针,将十指近甲处次第插入,仍不肯招,再将尺许粗针贯入两膝,迫令指出共产党的机关与负责人的姓名。卒不招,再跪烧红的铁链,两膝皮肉焦烂无余,临枪毙时,血迹模糊,几不辨为谁人,气息奄奄之中,还继续不断地呼‘共产党万岁,同志不要害怕,努力向前去奋斗’等口号,满城民众与杀振祥同志的敌人莫不咋舌,惊叹振祥同志的革命意志比铁还坚固,虽粉身碎骨,不稍变更。”──周振祥

  “萧衍同志,年方十六。被杀时连砍三刀,尚未绝气。其母营救回家,萧同志在惨痛之余尤高呼:‘打倒一切反革命的土豪劣绅,共产主义青年团万岁’,又被反动军队所闻,重来枪杀,其母以身掩其体,卒连开两弹而死,闻者莫不痛心。”──萧衍

  “就刑时,向四周观众说:‘共产党是工农贫民的党。我为共产党而死,为工农贫民而死,死也甘心!’群众鼓掌,兵士不能禁止。行刑时兵士不忍放枪,更换至第三人,放六七响,死时年仅十七岁。”──吴志喜

  “为工农利益而革命”,不就是中国共产党人自建党初始便已确立的不可摧毁的信念吗?

  “为工农贫民而死,死也甘心”,不就是中国共产党人百折不挠、战无不胜的谜底吗?

  那日,告别中共一大会址已矗立百年的石库门建筑,虽越走越远,但距那份触摸得到的耿耿赤子心,却又分明越来越近……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