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廿一世纪数学大国
纪念陈省身先生诞辰110周年
南开大学
天津日报合办~~~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周末
文丛
胜地遐思(六)~~~
~~~
印缘~~~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16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该出手就出手的老电工
周骥良

  八年全面抗战,天津成了重灾区。日寇不仅强取豪夺,还公开抓人去做劳工。杀害抗日志士,血淋淋罪状罄竹难书!光复之后,国民党发动内战,节节失利,天津又沦为他们必守之地。修建了一座横横竖竖、单是城门就有17座的工事林立、难攻易守的天津城。老天津人都说,这座为防卫而强征民工修建的城比北京城还大。但党的地下组织在千头万绪、并无横向联系的状态下,一直在工作,奇迹层出。在我的印象中,老电工焦登润的贡献称得起一大奇迹,贡献突出了。

  焦登润是紧邻天津的大城县人。十二岁时被带进天津,成了比国电灯房的学徒工。随着岁月的车轮转动,他成了技术最精的老工人,也有了家庭。这天,原先在村里的小伙伴找来,说光靠种地,我一家人难以糊口,跑个单帮吧。想买些医药器材,你能帮忙吗?老焦拍响胸脯,绝对没问题。只是帮着买了几次,老焦起了疑心,你买听诊器、手术刀和红药水卖给谁呀?伙伴反问,你对抗战前途非常关心,又常说这句民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当八路”。你真敢当八路吗?老焦拍响胸脯,我敢说就敢干!伙伴就说,你请个探亲假,咱们一起回去,我介绍你见一个人。他能告诉你怎么走救亡之路。

  探亲假回来,老焦今非昔比了,他已是地下党员了。他这条地下战线的任务非常单纯,就是输送医疗器材和药品。但老焦在采购上有难处,他一个工人能多买吗?能一次又一次总来吗?需要量可是很大,有多少要多少!他必须找个帮手。他相中比国电灯房的比利时洋老板家的女厨师了。她有文化,会做西餐,还议论国家大事,爱国意识极强。两个人很谈得来。老焦抢先亮了底牌,女厨师也就亮出了她的底细。她初中毕业后,家贫无力继续上学,就出来做女佣。千巧万巧,进的是南汉宸家。南是老地下党员,对女佣的情况自然摸个底透。额外给钱,让她白天去青年会学做西餐,晚上到夜校学习文化。南汉宸经常请客吃饭,从来不去饭店,饭店人多眼杂。在家里吃西餐,可以人少,可以边吃边谈,做攻心的工作。他也做这位女佣的攻心工作。说来说去,这位女佣也成了地下党员。但南汉宸还是在天津站不住脚了,临行前给了她一笔钱,让她火速躲开。她就凭能做西餐的本事,在比利时老板家躲了几年,现在总算找到可以发挥作用的机会,立即加入购药的行列。她的势派大,大量购买,开发票时就写比利时老板的名字。量大贡献也大,有些器材和医药都进了延安。

  老焦的另一贡献是不分分内分外,该出手就出手。天津解放战役打响前一天,被征用做城防工事的人们提前回来了。国民党守军嫌他们干活儿碍事,城墙上的机关枪都架起来了。老焦不声不响,等到天黑下来,他就跑到比国电灯房供电的那个贫民区,打开箱门,拉下电闸。让国民党守军的探照灯不亮,用电烤化护城河水的冰块不成。他对刘亚楼将军的南北对接、拦腰斩断的战术根本不知道,但他的判断完全巧合。这贫民区没有楼房,国民党守军没有制高点,易攻难守。

  打开箱门,拉下电闸,再锁上箱门。老焦立即骑车到比利时老板家和女厨师说,你要保住我!如果让他们找到我,不光他们的探照灯照样大亮,恐怕还得给我一刺刀!果然工夫不大,厂里护厂队队长来了电话:“老焦是不是在你那里?国军已经派人来了,问电闸为什么拉下来了。”女厨师说,那一定是用电过度,掉闸了。老焦还在地下室为老板做接线拉灯的活儿,干完活儿就去。这活儿就是干不完,老焦光坐在那里喝茶呢。工夫不大,电灯房的中国经理来了电话说:“国军派了一名参谋来了,要求必须立即修闸送电!”女厨师说,老焦这就去!老焦仍是一动不动,还是喝茶。终于电话没有再响。老焦做出最精确的判断,攻进来了,冲进我拉闸的那片地区来了!

  1958年,天津作协开展工厂史写作活动。我下到由比国电灯房改称的天津第一发电厂,这应是天津最老的工厂之一。千好万好,为老焦留下了一份资料。女厨师则在北京解放之后,赶赴京城向南汉宸报到去了。没能和她见面,我也没能为她留下一份资料,遗憾遗憾!

  岁月滚滚滔滔,往事如烟了,但愿老焦的这段精彩故事还能作为一段红色记忆留在人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