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静海文汇·团泊湖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6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妈妈咪呀”
舒树江

  东方卫视大型女性励志真人《妈妈咪呀》给母亲们提供了一个展现美丽、自信的平台,这档节目通过讲述一个个平凡的中国母亲,让我感同身受,切实分享到母亲们生活的点滴,见证着妈妈们的伟大。因为,电视节目中的“妈妈咪”和我的妈妈都有一个共性的伟大,那就是:情浓于血,大爱无私。 

  20世纪30年代,我的母亲出生在大运河畔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母亲的姥家是当时静海一代小有名望的大户人家。母亲是个苦命人,她幼年丧母,太姥姥心疼这个没娘的外孙女,每逢年节都要派人把她接去着实地住上一些日子,视如己出,共享大家庭的快乐,耳濡目染,在人情事理方面也得到了良好的启蒙和熏陶,虽不是大家闺秀,但也不失大户人家的礼数和教养。

  母亲成人后依从民俗乡风,由家长做主嫁到了隔河相望的东长屯村一个本分的农家小户。成家时,母亲的陪嫁在十里八村算得上是风光体面。母亲虽然从小衣食无忧,却从来不嫌弃我父亲家境的贫穷寒酸。成家后的母亲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苦日子和我父亲共同扛起了家庭的生活重担,并且还养成了坚强、乐观的品格。

  那个年月普遍家庭的生活条件都很差,家家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有一年的寒冬腊月,公社干部来到我们村了解群众生活状况,走进我家的院子时听到屋里有人在唱歌,公社干部进屋后掀起我们家冰凉的锅盖,看到锅里没有任何可供充饥的食物,锅底残留的清汤寡水几乎结冰,便带着怜悯的口气说:“家里孩子们都饿着肚子还有心思唱啊?”母亲说:“反正哭也哭不来棒子面饽饽,我唱一唱孩子们就不会被饿哭……”母亲唱歌时,眼里含着泪,可母亲的歌声里,却带着一种渴望,带着一种坚强。

  三年自然灾害,村里的人饿得实在不行了,母亲便和当家子的叔、伯去山东买红薯干,当时可以入口当饭的东西是不能带出当地的,母亲买到救命的红薯干后,还得要排队到火车站出口一个个接受排查,轮到检查台口时,母亲急中生智,用头巾把红薯干裹成小孩儿的样子,哼着囝曲屈身像轻轻拍着“小孩儿”样子侥幸躲过了提心吊胆的排查。回家后,母亲先拿出一大部分分给了周围的邻居们,那是真正救命的红薯干。

  我小时候很淘气,有一次我把姥爷家给的红糖偷着吃了,还把糖罐子藏了起来。母亲发现后并没有责骂我,而是自己背地里自责地哭。现在回想起来,母亲的泪水里不知蕴含着多少心酸、无奈以及多少对儿女的疼爱!

  那些年我家盖厢房,都是街坊邻居义务帮忙,为了表达谢意,中午和晚上是要留大家吃饭的,饭菜要尽力做好一些。大家都夸妈妈炒的菜香,比如炒山药、炒鸡蛋、还要加一点肉菜,那已经是上等待遇了。当然小孩子不但不能上桌子,吃饭时母亲还要把我们赶到外面去玩。那天母亲给了我5块钱让我去陈官屯买肉去,排队买来3块钱的肉回到家却发现剩下的两块钱不见了。当我战战兢兢地把肉交到她手里等着挨骂时,母亲却并没有责骂我。母亲当然知道两块钱的重要性,但母亲也许更懂得维护一个男孩子的自尊吧。

  小时候,农村人的生活不及城里人,我哥在“宣传队”,整日不得闲空,为改善我们的生活,母亲带着我去天津市里用鸡蛋换大米、白面。记得一个冬日的凌晨,我们跟本村拉砖的拖拉机去市里,在刺骨的寒风里我趴在拖拉机后面车厢上,母亲坐在四面透风的车楼子里,等到了市里我的全身几乎要冻僵了。然后母亲带着我去居民区,靠着记沿途的各种标志把鸡蛋带过去,费尽周折再把拿鸡蛋换来的大米或白面运到工地等着村里的拖拉机,这中间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期间辛苦可想而知。

  有一年,为了给我哥盖婚房,母亲一次又一次央求大队书记,最后终于感动了书记答应给我们家一处房地基。那时由于盖房用的砖不好买,我和伙伴就到外面去捡砖头,房地基的外墙要用整块的砖,内部可以用砖头填充,砖头也不是很好捡,为了调动我们捡砖头的积极性,母亲给我们制定了奖励标准,她不让我们白忙,每捡一筐头砖就给1毛钱做奖赏。记得那一年我一共领到了2块6毛钱的奖励。为了买砖买檩准备盖房,母亲亲自到四姨家和表舅家借钱。

  那一年母亲请人盖了猪圈,又向本村表姑家借了15块钱买猪崽,养猪积肥、卖猪换钱。由于劳累,母亲病倒了,但为了孩子们,她依然坚持一个人去村子里推磨。本族大爷看到母亲拖着病体自己推磨,便牵来家里的骡子帮母亲拉磨。有帮助过我们家的人,母亲总是记在心里,并在我们面前经常念叨:“别人对你的就是一点点好处都要记在心里,千万不能忘啊……” 

  改革开放后,村里建起了蔬菜加工厂,我们家地里种植的大蒜、黄瓜、辣椒全都可以卖给厂子了,母亲更加忙碌了,卖了辣椒,还卖辣椒叶子。为了供我们几个上学,母亲起早贪黑去地里摘辣椒叶子,摘了一茬又一茬,最后摘的只剩下辣椒秆了…… 

  自从参加工作后,我在城里安了家。日子一天天好起来,每年我都把母亲接到城里住上一段时间,主要是想让母亲少操一点心、多享几天福。

  2021年春节前,母亲在温馨幸福的睡梦中安然谢世。在母亲去世的前几天,她总是对我们说:“自己活了一辈子,做梦都想不到,现在人们不愁吃、不愁穿,有楼住、有车开、有钱花,想不到的好事,自个就往家里跑,这都是托了共产党的福啊!” 

  这就是我的“妈妈咪呀”,她用90年的人生,体验了历史的跌宕、社会的变迁和生活的酸甜。她的一生:辛苦并幸福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