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静海文汇·团泊湖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6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运河畔的辘轳(图)
刘会松

  回老家本来有平坦的柏油大道,今天却鬼使神差地开进了田间路,路两边五颜六色、高低错落的植物在目光里连绵起伏。干脆停下车,站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掏出手机拍起来,希望能把家乡的每一处风景都永远带在身上。

  手机的镜头锁住不远处的一口土井,井边不知名的野菜层叠环绕。走到井边低头望去,水面离着井口也就两三米的距离,青砖砌成的井壁上结着一层厚厚的苔藓,太阳安静地飘在水面。索性坐在井边的田垄上,感受从井口飘出的清凉,让思绪飘回了40年前的童年。

  那个时候是没有机井灌溉田地的,农民靠天吃饭,雨水多了庄稼收成就好,雨水少了就得勒紧腰带过紧日子。运河两岸的农民得天独厚的享受着运河的滋润,丰沛的运河水让河畔农田里的土井总是保持着高水位,农民用辘轳就能灌溉自己的一亩三分菜地。他们把收获的各种青菜贩到集市上或卖到蔬菜加工厂,虽然只能换得不多的现金,但足以让日子过得稍微松快。

  我的爷爷属于典型的不怕吃苦的农村老汉,他除去到蔬菜加工厂上班,业余时间一分一秒都放在自己的农田里。别管是清晨和傍晚都是披星戴月在田地里劳作,只为了多收获几筐蔬菜、几斤粮食。即使在三伏天的中午,似乎他都感觉不到火辣辣的太阳灼晒,在田头的那口老井上架上辘轳打水浇灌菜地。他戴着斗笠用力摇着辘轳,把井水提上来,倒在阳沟里,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下来滴在水里,和井水融合在一起慢慢流进菜畦。菜苗在井水和爷爷的汗水滋润下,挺直腰身,茁壮地成长着,让全家人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当我用毛巾为爷爷擦身上汗水的时候,他会从阳沟里捞出一根黄瓜或者一个西红柿给我,被井水浸泡后的它们咬在嘴里,感觉一股清凉钻进了肚子,酷暑天里能吃到这么爽口的东西,着实让年幼的我觉得非常开心。我坐在阳沟背儿上,两个脚丫泡在水里扑腾着,边吃东西边陪着爷爷,不过一会我就被晒得头晕,于是跑到河堤躺在树荫下,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无论中午的蛙鸣有多响亮,都打碎不了我的童年梦。梦中我摇着辘轳,爷爷坐在一边抽着烟袋,笑眯眯地看着我。

  每次我都是在爷爷背上醒来的,浇完地的爷爷还要赶着去上班。他背着睡梦中的我一路小跑。我搂着爷爷的肩膀,能感觉到到他隆起的肌肉的结实,半梦半醒的我期盼着自己能尽快长大,能替爷爷摇辘轳,让他也在树荫下和我一样睡个午觉。

  如今爷爷已去世多年,田野里的一口口土井绝大多数也已废弃封填,浇灌田地的都是来自远方的长江水。

  时光带走了我的童年梦,带走了故乡的原味,但是带不走我对爷爷的思念,带不走我的乡愁,更带不走我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热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