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6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沽上
丛话
天津红学丛谈(五)
春华秋实出津门
──评《天津〈红楼梦〉与古典文学论丛》
吕启祥

  《天津〈红楼梦〉与古典文学论丛》共十本,如此集中展示的规模效应,在地方(省或市)红学界,尚属少见。翻动各册,油然产生一种亲切感,如见故人、如晤旧友;又有一种新鲜感,后生可畏,新人可期;更有一种厚重感,丛书所涉范围颇广、论析复深,给予人的启示不限于红学、不限于古代文学,凡为学为文,均可从中受益。

  先说亲切感,论丛的作者多为学界师友,或远或近,或深或浅,至少熟悉这名字。李厚基和汪道伦是已故的两位,遗作由弟子编就收入丛书,今见其文如见其人,不胜今昔。与汪道伦先生较为熟悉,新时期以来,每有学术会议均可见面,他的文章经常发表在《红楼梦学刊》,得以及时拜读。相比而言,李厚基先生虽与汪先生年岁相若,却早在1996年病故。我在文章著述中很早就知道李厚基的名字。在天津,以至全国学界,李厚基是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进入中国古代小说包括《红楼梦》《聊斋》等研究领域的资深学者,我曾从他的北大校友陶尔夫、刘敬圻那里得知李厚基在新时期之初振兴天津学术的一番雄心。如今,在这本文集里,我特别注意到李厚基1951年进入北大师承吴组缃先生的许多细节。

  再说新鲜感。拿到《天津〈红楼梦〉与古典文学论丛》,不是先翻熟人的,而是先翻并不熟悉的新人,即为青年学者所著的一本,题为《文学·文献·方法── “红学”路径及其他》。著者是孙勇进、张昊苏两位,分别出生于1969年和1994年,其实,这两位的年龄差距已有25岁,似应属两代人;但无论如何,比之这套论丛的其他作者,他们的确要年轻得多,他们都是陈洪的弟子,陈洪在“序”中已精当扼要地指明其入编的意义和为学的特质。这里仅补说一点,笔者深感他们的研究具有扎实的文献基础和开阔的理论视野,对于当前“e考据”这样的热点,能有理有据地析出其有效性和有限性。作为学界的新生代,面对传统或新说,既不否定一切,也不肯定一切,秉持理性的科学态度,让人看到了红学未来的希望。

  新鲜感还来自《红楼与中华名物谭》这一本主编认为风格迥异的书,其实在红学研究中历来就有这样很见功力且不可或缺的领域,从启功自谦为“桌椅板凳”作注,到邓云乡的“识小录”,到陈诏的“小考”,无不体现以小见大、于名物中见神采的特色。罗文华《红楼与中华名物谭》的意义,正在于此。

  凡涉红者,不会不熟悉俞平伯的红学著述,也知晓孙玉蓉在收集、整理、出版、研究俞老生平著述所作的贡献。然而熟悉处亦能生新,这本《荣辱毁誉之间──纵谈俞平伯与〈红楼梦〉》文短情真,可读性强,俞先生的学养、室名、笔名、在各种环境下以诗吐露的心绪,他同友朋名家的交往,均出以平朴之笔,让人倍感亲切。本书还以三分之一的篇幅收入俞老《红楼梦》研究年谱,具有文献资料价值。可以说,孙著的加盟提高了这套丛书的学术分量尤其是红学的分量。

  接下来,不能不说说这套丛书的厚重之感了,厚重是就整体而言,包括上述。在这里要特别提出的首先是《走进心灵深处的〈红楼梦〉》这一本,只要看书名,就知道是宁宗一的著作了。“心灵文本”是他的真知卓识,早为学界珍重。宁先生不仅在天津资深,在全国也是知名的文学研究家。几十年来,他不懈地追寻“心灵文本”,认为经典作品乃是民族的心灵史,作家关注的是人的心灵自由,我们应当搭建作品和读者之间的心灵通道。他不仅在“回归文本”的题目下阐发以心灵和作家对话的要义,而且在学科建构、学术反思、文体演变、个案分析等各种研究中都坚守这一根本。笔者忝为宁先生的“精神同道”,服赝这一卓见并深知其在学界的广泛影响。

  鲁德才《〈红楼梦〉──说书体小说向小说化小说转型》一书对我不算陌生,此前鲁先生赠我《红楼梦八十回解读》等书。记得上世纪90年代在哈尔滨友谊宫开会,与鲁先生比邻而居,他以后曾多年在日本教学,熟悉当代域外各种文论包括小说理论,可贵的是他并不苟同于海外名家夏志清,认为中国小说自有其民族传统。

  陈洪是天津学界的领军人物,在国内亦有重要学术地位。从上述他学生的著述中已可窥见为师的学殖和影响。陈先生研究领域甚广,收入论丛的这本《红楼内外看稗田》分量厚重,他在“稗田”中长期耕耘,收获丰富,不仅对多部长篇名著有独到分析,而且对古代小说整体还有通论,可以见出其为学的格局和气象。书中所收论红之文由“林下”互文溯源切入,其方法论意义当深长思之。

  滕云的著作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将近四十年前,记得《红楼梦学刊》初创时期,大约是第二辑就有他的文章,他的一篇力作《红楼梦文学语言论》是我所见的语言方面少有的佳作。我知道他工作于《天津日报》,从理论到创作、从古代到现代,无不涉及且多创获。更可喜的是他对《红楼梦》情有独钟,写了为数可观有特色的论析之作。

  赵建忠君以其在学会工作,理应为大家服务,所编《畸轩谭红》中标曰“新”者是否有当,应可讨论,洵为其一得之见也。发起和策划这套丛书则是一件嘉惠学林的好事,对天津文化界、中国红学界都有推进之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