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印 象~~~
讲述
当导演是她的梦想,心中装着很多画面和故事~~~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6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讲述
当导演是她的梦想,心中装着很多画面和故事
自己攒钱拍电影(图)
口述 郑斯涵 采写 刘佳维
《月升东方》拍摄现场

  27岁的郑斯涵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文学影视剧本专业,作为摄像师拍摄过腾讯《英雄联盟》、武汉《德玛西亚英雄联盟总决赛》宣传片、北京虎仔冰球队宣传片等作品。瘦高的她戴着方框眼镜,手拿单反相机,职业感十足,她说:“我随时都会拍些有价值的画面留作素材,当导演是我的梦想,赚不赚钱放在一边,我心中有很多画面和故事想要去展现,想以自己的视角,拍出这个世界的精彩。”

  高中时迷上电影

  艺考进入天津师大

  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探险家或者考古学家,我家在1992年就买了一台电脑,那时我4岁,开始玩游戏,后来出现了网游,我就愈发沉迷其中了。我爸妈都是钢厂职工,倒夜班,他们半夜上班时我就爬起来玩游戏,第二天照常去上学。

  我是那种很胆小很老实的孩子,不惹事儿,但学习成绩也不好。有一次半夜玩游戏睡着了,可电脑一直开着。偏偏那天我爸回来得早,门被我从里面锁住了,他进不来,但通过门上的小窗户看到屋里亮着灯,我爸担心我出事了,从邻居家爬窗户进来,发现我开着电脑在床上睡觉,气得把我揪起来,删除了我的游戏账号,把电脑也加上了密码。

  玩不了游戏,我觉得太无聊了,就用DVD看电影光盘,都是一些娱乐片。有一次看了王家卫的电影,发现原来电影能这么拍,从画面到剧情都很美。这好像激发了我的兴趣点,开始疯狂地看电影,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确立了理想──走艺考之路,将来做电影编导。

  当时好学校都要三试,拉得时间也比较长,北京电影学院我过了二试,跟中国戏曲学院的考试时间重合,我觉得北电更难考,就把重点放在了中国戏曲学院。中国戏曲学院的主考官是个特别有想法的老师,是杨超导演,后来他拍了《长江图》,特别成功。但我的三试表现得特别失败,出来后我就知道考不上了,在食堂里放声大哭。最后我考到了天津师范大学文学影视剧本专业。

  大学期间,学到的理论知识偏多一点,比如《中外电影史》《电影理论》《视听语言》等,还有一些剪辑和摄影课。当时同学们最感兴趣的是微电影创作,大家分组去拍摄作业。我的大部分时间是自己研究剧本,研究电影创作。我还在一个工作室干过一段时间,拍过婚礼宣传片,挣点外快勤工俭学,也学到了一些拍摄技巧。

  毕业后一心想拍电影

  历尽艰苦完成处女作

  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新媒体美食摄影师。没想到吧,一心想搞电影事业的我竟然去拍美食了。因为当时我一心想拍“独立电影”,已经把剧本写好了,片名叫《月升东方》,万事俱备只欠资金,刚毕业没什么收入,就卖了心爱的单反相机和笔记本电脑,家人给了一些钱,朋友投了一点资,自己拉来了一些赞助,但是,比起我预算的6万块钱还差得太远太远了。于是我开始打工,接一些拍摄的私活儿,一点一点地攒钱。

  和别的行业不太一样,电影行业社会招聘的工作岗位只有宣传片、广告、电视纪录片、新媒体等,基本不会招聘编导,要想真正入行,都是熟人带熟人,进圈子是第一步。一流院校的老师有很多都是圈内人,所以学生的机会多一些,像我这种普通院校的学生想进圈子就难了,除非自己有作品。所以我才决定拍“独立电影”参赛。但这个过程比我想象得艰辛多了,投资人绝不会掏钱给一个什么履历都没有的年轻人,只能自己花钱拍,一部网剧最低成本也要100万元左右,我想拿6万块钱的成本拍一部剧情长片,是一个很冒险的决定。

  剧本完成后,我找到专业写剧本的同学,增改了一些内容,我又写了分镜头,剧本基本没问题了,在勘景完成和摄影指导协商后,决定做一个以长镜头为主的诗意电影。拍摄地点选在一个北方小村落里,想要拍出一种有别于南方小村温软湿润的意境,周围的一切都很干燥,但并不是西北的那种凛冽,画面和构图追求一种简洁感,色调偏暗,营造出一种超现实感。

  我设计了一款小海报,让朋友转发,做简单的网络宣传,招演员和其他职位,但基本都没有报酬。除了摄影指导是自己带机器来的,给了费用,其余人就是管吃管住。摄影指导张之坤是我们剧组里最有经验的一个,自编自导过好几部微电影作品,是山东电视台纪录片《宣纸传说》的执行制片人,也是CCTV—9纪录片《太阳照在井背塘上》的后期统筹。另外,我们的摄制组还有两名掌机、一名摄影助理、一名录音师、一名场记、一名生活制片,几名场务。除了女主演是通过别人介绍找来的,在网剧《你好,旧时光》里面饰演过刘贝贝,其他演员都是在拍摄地村子里找来的“素人”。

  那个小村子连自来水都没有,我们每天凌晨5点起来,要用水泵抽地下水,男生住的地方窗户上没有玻璃,当时正是夏天,苍蝇蚊子乱飞,洗澡也没热水。虽然条件很艰苦,虽然我们不是“正规军”,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电影梦,所以每天热情高涨,都在尽职尽责地各司其职。

  拍摄时就是按分镜头剧本去拍,每天写好要拍哪一场。演员走戏之后,就架起机器开拍,拍完了之后再整理素材。拍摄过程持续了一个多月,因为经验不足和编排不是那么顺畅等原因,最后片子呈现的效果和我所预期的相差很远。但我还是一心想带领团队把电影送去参加电影展,打算好好做后期。后期需要调色、混音,之后是宣发。这些也都需要费用,而且当时送去参展也要几万块费用,所以我又走上了继续筹钱,继续准备的道路。

  “北漂”追逐梦想之光

  在电影路上艰难前行

  第一部电影做好之后,因为没有了做后期和参展的费用,只能搁置下来。我又不得不回到现实中,父母想让我找个工作,稳稳当当挣工资,可我觉得年轻人不折腾,去过一眼就望到头的日子,实在是浪费青春。要说继续电影之路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北京找机会,因为北京毕竟有成熟的艺术氛围,所以我毅然决定“北漂”。有个同学在北京工作,帮我找了一处合租房,我打点行囊去了北京。

  都说“北漂”很辛苦,但如果找对了方向,也就不觉得特别苦了。在北京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做高校宣传片,干了半年多,觉得无聊,跳槽去了另一家工作室,做了一段时间“影像方志”,本以为能学到些东西,没想到赶上新冠肺炎疫情,没法拍摄,工作室减员,我只好再换工作,去一家电影出品公司做抖音。这家公司出品过《姜子牙》《攀登者》《误杀》等电影,我以为是一家成熟的电影公司,但进去之后才发现公司里都是做销售的,就是拉投资去投电影,并不负责拍摄和制作。

  我仍感到特别迷茫,去了趟云南,到梅里雪山脚下的雨崩村,突然有种想留在民宿里当服务员的冲动。我不敢彻底随心所欲,放空自我,但一直坚持的梦想却又看不到希望。我终于想明白了,之前独立创作的那部片子,除非能一炮打响,要不然也收不回成本,能不能一炮打响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可就算失败,也是一种经历,所有的导演不都是一路摸黑走来的吗?只管踏踏实实做目前能做的事就好了!

  返回北京后,我又找了一份新工作,是一家拍宣传片和广告片的公司,我的工作是先写脚本,拍摄,再做后期剪辑。这家公司比较正规,工作氛围也很好,灯光、摄像组的专业性都很强。但也有烦恼,我在片场不太自信,缺乏经验,没人跟你谈什么艺术,最重要的是怎么才能提高效率。

  如果只想为赚钱而去做电影,过于急功近利,反而不会有好的结果。我相信观众更喜欢能打动心灵,能对自己产生启发的作品,也不一定就要故弄玄虚高深莫测,让人不知所云。新派导演或者说我们这些初级导演,风格还没有固化,还有更广阔的创作空间。目前国内院线上映的华语艺术电影,在收获口碑同时也收获了一定的票房,而且国内还在小范围搭建起艺术院线,我积累的经验和资金虽远远不够,但也算是渐渐摸清了门道,算是入门了,我也正在创作新剧本,相信只要坚持,总有机会。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