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文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清明诗歌朗诵音乐会重温百年奋斗征程 线上直播感动网友~~~
娱乐快评~~~
带领观众走进光辉岁月 铭记难忘瞬间~~~
~~~
全运会排球预赛明日开战~~~
争夺一个奥运席位~~~
新赛季尚未到来 先给裁判补补课~~~
失误丧失好局~~~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5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娱乐快评
悲情的“姐姐”让观众产生共情
本报记者 张钢

  上映三天票房成功突破3亿元,《我的姐姐》成为清明小长假中电影市场的黑马,力压众星云集的《第十一回》和主打视效的《哥斯拉大战金刚》,保持着单日票房冠军。票房与口碑齐飞,正如观众对该片的评价,“全片没有强行煽情的片段,剧情如流水般缓缓前进,催泪于最真实的情感描写。”

  《我的姐姐》的爆红与《你好,李焕英》异曲同工,二者有着两个相同点和两个不同点。相同点是,都是非著名女性导演执导的女性作品;都是在此前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依靠观众良好口碑,迅速成为市场首选。不同点则是,《我的姐姐》的起点更低,无论是导演殷若昕,还是主演张子枫、金遥源 ,皆非名导大咖;影片流露出浓浓的悲情色彩,关注了“重男轻女”“独立女性”等中国人现代生活的焦点话题。

  《我的姐姐》讲述的是一个被迫承担责任的姐姐的故事,所反映出的主题就是长期困扰人们的社会话题──重男轻女。故事中,父母因车祸去世后,张子枫饰演的姐姐不得不肩负起照顾弟弟的重担。姐弟关系宛如“陌生人”,24岁的姐姐在选择去北京考研和照顾6岁弟弟之间左右为难。导演通过对这个家庭生存困境的氛围营造,以及角色外形设定,令观众感到了真实感,从而被打动。

  父母为了生二胎,让姐姐装瘸子,扮演小儿麻痹。在父母遭遇车祸时,车里的家庭合照上只有弟弟和父母的合影,姐姐即使在现场,都很难证明自己和父母的关系。姐姐大学毕业后想去北京当医生,却被父母强制改了志愿,变成了本地的护士;爸爸从未打过弟弟,还为他学做红烧肉,而姐姐只吃过笋炒肉丝……导演用这些小细节暗示了姐姐在这个家庭里的地位。此外,导演还在片中使用了一些隐喻,比如姐弟俩踢皮球的桥段,看似与整体剧情并没有密切相连,但这段戏暗指姐弟俩都是那只皮球,姐姐被父母当作皮球踢给姑姑,姑姑一家又把弟弟当作皮球踢给姐姐。姐弟俩都是家庭矛盾中的受害者,而影片所聚焦的并不是姐弟间的性别之争,而是抨击在不平等的社会观念下所造成的性别歧视。

  “高投入高产出”“名导配流量明星的阵容组合”“让人从头笑到尾的喜剧故事”,《我的姐姐》接连打破了这三个影视圈固有的成功模式,以真实细腻的情感刻画与对“重男轻女”“独立女性”等现实社会焦点话题的切入,并加入了不同代际的选择、传统与现代的冲突、年轻人爱情与理想碰撞等元素,用悲情色彩为观众讲述了这个故事。《你好,李焕英》以母女间流露出的温情获得成功后,很多人都在猜测这种女性题材的电影能否被成功复刻,《我的姐姐》无疑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而且告诉观众,令人们产生共情的不仅仅是温情,也可以是悲情。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