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红色津沽热血~~~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我市各街道社区开展群众性歌咏系列展演活动
~~~——市委党史学习教育宣讲团走进红桥区
~~~
~~~
~~~——市委党史学习教育宣讲团走进津南区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5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津沽热血
20年,他们补刻上196位烈士(图)
本报记者 耿堃 通讯员 宋晓蕊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8军烈士生前使用的子弹
烈士名录墙 图片由平津战役纪念馆提供

  一排裹着青绿色锈斑的子弹、一只边缘破损表面斑驳的搪瓷碗、一支历经战火却保存完好的黑钢笔……它们的主人是谁?已不可考。它们是在平津战役中牺牲烈士的遗物。这样的文物,在平津战役纪念馆,几个展柜也装不下。

  伟大的胜利,离不开每一名浴血奋战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平津战役中人民解放军共牺牲7030人(失踪的936人未包含在内)。掌握具体情况的烈士共5504人,其中,东北野战军牺牲烈士4700余人,华北军区牺牲烈士700余人。牺牲烈士中,天津战役牺牲4106人。

  平津战役纪念馆开馆之初,树起一面平津战役牺牲烈士名录墙,当时上面镌刻着6639名烈士的姓名。曹静,大学毕业到纪念馆工作后,即承担烈士查询和烈士名录墙补刻工作。她有个习惯,每当有烈士经她确认信息,把名字镌刻到烈士名录墙上时,她都会独自站在墙前对着英雄的名字在心里默默地说:“感谢您为平津战役作出的贡献和牺牲。”然后深深地鞠躬。

  这个习惯,缘于她帮助一位寻找亲人60余年的烈士亲属得偿所愿的经历。2009年,她接到黑龙江的王先生电话。王先生想找的人叫王宝礼,是他叔叔,在解放前参加解放军,一直没有回来。这么多年家人一直在寻找他的下落。“电话里他哽咽着说,奶奶一辈子的心愿就是找到儿子,哪怕是儿子的骨灰也好,奶奶一想起这事就掉眼泪,很遗憾直到她去世也没有叔叔的音信。”临终前,奶奶把这件事托付给了王先生的父亲,现在父亲又把这件事交给了他,希望纪念馆能帮他查查在平津战役中牺牲的烈士有没有自己的叔叔。

  “我一定尽我所能帮您寻找。”曹静郑重承诺。王宝礼、黑龙江人,根据这些简单的信息,她在《平津战役牺牲烈士名录》中逐一查询。找到了!又几经核对,她确定王宝礼烈士在天津战役中牺牲。当她将消息告诉王先生时,对方感谢之余又提出了希望帮助找到烈士骨灰下落的要求。“找烈士骨灰,已经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了,需要向各地民政部门、烈士陵园进行咨询、核实。但为了不让烈士家属失望,我想自己利用工作身份去询问,总比远在黑龙江的烈士家属要方便得多。于是我就答应试一试。”

  最终,在天津市烈士陵园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曹静得知王宝礼烈士的骨灰就保存在那里!她立即拨通烈士家属的电话。王先生非常激动,再三表达感谢、感激之情。“那一刻我感到由衷的快慰与舒畅,真切地感受到烈士们的崇高和伟大!”

  经过曹静和同事们的努力,历经20多年、22批次的补刻,共计补刻196位烈士的英名,截止到2020年年底,平津馆烈士名录墙上共计镌刻着6835位烈士的英名。

  每一个名字代表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带着对美好生活企盼的鲜活生命。记者了解到,还有近200名烈士的名字尚待补录。

  有名无名皆英雄。历史是人民书写的,一切成就归功于人民。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