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版:津南时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1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乡音乡情
香椿树
程咏

  天津人对于香椿树,可谓情有独钟。现在春天食香椿,算是尝鲜,变变口味。四五十年前,春风中刚刚钻出枝头的香椿芽叶,可是老百姓餐桌上难能可贵的美食。吃了一冬的炒白菜腌萝卜,新鲜的蔬菜还没有到季,这嫩绿的香椿,带着阳春的气息,春雨的芬芳,春天的味道,怎么不令人大饱口福。

  天津属于冀东平原,古来就有种植香椿树的历史。大约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春天萌发最早,一个是能够权当蔬菜食用。早春二月,香椿树便抢在万木复苏之前,悄悄拱出津沽大地的第一抹绿意。在和煦的春风吹佛下,在清香的春雨滋润下,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不经意之间,便是绿满枝头。香椿树木不成材,只有这春天的第一鲜,才是它价值的最闪亮之处。

  香椿采了生,生了采,可以采摘三、四次。最好是芽尖,其次是旗枪,最后是嫩叶。嫩芽炒鸡蛋,是春天最美的菜肴。一箸之下,满口芬芳,回味无穷。香椿只在热锅里略微翻炒,立刻便会满室生香,令人垂涎欲滴。香椿拌豆腐,一定要用卤水点的豆腐,切成寸块。香椿用开水焯过,逼出鲜香的味道来。撒上一撮细盐,再点上几滴香喷喷的芝麻油。虽然简单,却是美味可口,百吃不厌。另外,香椿拌面、香椿炒虾酱、都是天津人喜欢的美味。一般最后一次采摘的香椿,最适合腌制成咸菜。几日之后,便可随时食用,无论是酌酒,还是下饭,都会让人口齿留香。

  椿树,也称它椿楝树,有香椿和臭椿之分。椿树生命力顽强,无论是贫瘠的山地,还是荒凉的盐碱地,都适宜生长。香椿树可以食芽叶,有芳香,去瘟气;臭椿树,枝繁叶茂,耐虫害,可以遮阴乘凉。人们两厢种植,各取所需。

  夏日的香椿树郁郁葱葱,像一把张开的绿色大伞,遮阴蔽日,让人们尽可享受树下的凉爽和舒适。鸟儿喜欢躲藏在风凉的枝桠上,蹦蹦跳跳,叽叽喳喳,营造出“空树不见鸟,但闻鸟语声”的意境。不大招人待见的蝉,总是不合时宜在午后躲在阴暗角落里引吭高歌,越是暑热难耐,它越是嗓门嘹亮。于是,也就有了在“蝉鸣人不寐,摇扇自风凉。”的无奈。

  香椿树就像柳树一样,插枝成树,生长迅速。现在,高大的香椿树很少见,因为人们为了采摘香椿的方面。在它长到一人多高的时候,就给它闷了顶,让他只能横斜里长。老人们喜欢在香椿树枝上,挂蝈蝈笼,大概蝈蝈闻了香椿树的馥郁,叫的会更加动听。

  津沽重镇葛沽,有一棵百年以上的香椿树,参天蔽日,生机盎然,相传是民国时期的申宝亨将军少年亲手种植。小时候,我经常在树下玩耍。树干笔直雄劲,黑如锅铁一般,镂出如篆如籀的皮纹,三人才能合抱。树冠舒展平圆,宛然青伞翠盖,枝叶蓊郁茂盛,层见叠出有序。远望婷婷玉立,姿容柔美,宛若一茎荷叶,盈盈荡荡,好似碧玉妆成。将军手植的这棵椿树距海河岸不足百米左右,过去葛沽一带出海归来的船民,拐过杨惠庄海河大弯,就能看到这棵和慈云阁比肩的椿树,宛如一朵碧云浮现在晴空中。船民这时侯,往往就会喜形于色,甚至开怀大笑。因为,看到了这棵将军椿,就证明回到自己的家乡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