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艺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1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生命价值总在别离时凸显(图)
刘 薇 插图 张宇尘

  回想2020年,相信很多人都会觉得异常艰难,多少逝去的生命都被定格在庚子年。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我敬重的小学音乐教师孙老师,也在去年的11月24日仙逝。

  我是在老师去世的次日,收到家属的微信讣告,之前得知老师有些褥疮,我就隐约有些担忧。上了年纪的人,最需要注意的是不要摔跤,以及别生褥疮。万没想到,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老师便离开了人世。尽管孙老师是以92岁高龄谢世,已算长寿,但我依旧没敢将这个消息告知我的父母,因为他们也对孙老师记忆犹新、格外尊敬。

  2012年9月6日,《天津日报》曾刊载过我的一篇散文《谢谢您给我的韵律世界》,这篇文字就是献给孙老师的,而那时,我和孙老师已经“失联”达数10年之久。事实上,上个世纪70年代末,从小学二年级初识,到六年级毕业,在人生接受基础教育最重要的5年时光里,孙老师不仅为我们开启了一道神奇之门,赐予每个孩子唯美记忆、聆听世界的耳朵和读得懂音乐的心,更告诉我们“机遇总是给有准备的头脑所设置的”“不要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要兼具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些至今仍很先进的理念,是人生无法计量的财富,令我受益终生,常怀感激之情。

  这种感激不知不觉变成动力,让我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老师,终于在2014年,我找到了几次搬家,从市里迁至近郊的老师。那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我的先生陪同我一起探望了老师。说出来有些令人不敢相信,别看已经30年未曾谋面,我和老师都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孙老师的腿似乎有些问题,起身需要扶着椅背,所以我执意让老师坐着。当我和新婚的爱人恭敬地坐下后,老师满面慈祥地坐在圈椅里,用那双依然目光炯炯的眼睛,笑眯眯地打量着我们,那神情很像是看着女儿和女婿回家的长辈。

  直到这次探访,我才得知,原来孙老师并不是学音乐出身,他原本是学教育的。怪不得他的教学理念如此超前,给我们的帮助已远不止是音乐层面的提高,而是素质全面提升的机遇。他不是授之以鱼,而真的是在授之以渔。

  没有过多的寒暄,没有虚情的客套,年龄的差距、时间的久远、职业的跨界、身份的改变,丝毫没有给我们的交谈带来拘谨或隔阂,相反,更透出一股子亲近与纯粹。在这套普通的一楼住宅内,不知不觉间,几个小时便在交谈中过去了。临别时,我再次确认了老师的住址,心想,以后再来探望的机会不会太多,但一定会用其他方式经常问候。

  在后来的日子里,逢年过节,我都会快递一点时令物品,或心血来潮时为老师订上一段时间的鲜花。在当今社会,这真的只是轻轻的一声问候,但却蕴含着我深深的祝福。

  教师,本就是崇高的职业,而相对于大学教授、中学教师,小学老师更应当被格外尊重。因为小学这段时光,是在为日后学生们立德立功立言,塑造健全的人格、奠定坚实的基础。一些成名成家的人士,大多会侃侃而谈自己的博导、硕导,却鲜少听说将其成功归结于小学老师的教诲。当我把孙老师离世的消息发到同学群中,大家都以短信、微信的方式,表达出一如既往的尊敬与仰慕:

  “对我来说,孙老师不仅是一位教授音乐和音乐欣赏启蒙的老师,更是具有启发民智影响的老师。走好,后会有来者。”

  “我对孙老师最深刻的印象,是那身永远笔挺的浅灰色中山装、深度数的黑框眼镜,如果我们上音乐课迟到了可以不用喊‘报告’……告诉我们写不写作业不重要,而一定要每天执著于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第一份工作是在市教育局直属某师范学校担任电教中心老师(人生充满意外),那个时候,我们学校音乐专业主任于老师,对孙老师赞誉有加。”……

  当我把同学们的话一一转给老师的家属时,他们也非常感慨,并将收到的老师学生的微信也转发给我:“还记得当年咱们上音乐课的情景吗,我们在电化教室外排好队,里边孙老师的钢琴一响,伴着音乐走进教室。记得那时同学们特别爱上孙老师的唱歌课,孙老师的教学水平相当高,除去上课教学,孙老师还组织有才能的同学独唱、大合唱,还有器乐合奏。带领大家多次参加各种演出。回想起来,那时的教育方针还真是德智体全面发展。至今,我仍记得并会唱小学音乐课所学的每一首歌,什么‘风在吼,马在叫……南山岭上南山坡……小三娃放学后,一把镰刀拿在手……对面介沟里流河水,横山里下来些游击队’……再有就是学会了识简谱和乐理,这为我日后学习声乐和器乐打下了坚实基础。如今碰到好多同龄人不会识谱,不知小学音乐课老师是怎么教的。现在老先生走了,感恩他带我走进音乐殿堂,给了我精神世界的美好享受。愿先生一路走好。”

  先师音容,笑看人间桃李;厚德育人,慈怀护佑晚生。这幅挽联,并两大簇洁白与金黄的菊花花球,静静地陪伴着孙老师那张微笑的照片。

  这世界,每分每秒都有人出生、去世;这人生,每时每刻都可能在相遇、辞行。人与人的相识,也许是注定的遇见,但生命的价值,却总在别离时凸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