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海河之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两年换了仨店名——“换汤不换药” 美发卡想继续用——“充值不断流”~~~
天津帮办~~~东丽区住建委:将督促施工单位,预计8月竣工
~~~滨海市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近期恢复施工
得知患者难以动弹,北辰医院杨文华主任带队到患者家中义务诊治——~~~
3·15
揭示欺诈行为
维护消费者权益
《京东商城涉嫌欺诈消费者》后续 中央广电总台、新华网、澎湃新闻等媒体跟进报道~~~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1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两年换了仨店名──“换汤不换药” 美发卡想继续用──“充值不断流”
市民疑陷美发店预付卡充值套路(图)
本报记者 韩爱青 文并摄

  ▼ 读者来信

  天津日报:

  我常年在河西区解放南路富裕广场小区底商“标新美容美发店”美容和美发,该店是我市知名美发连锁企业,且店长告知我该底商产权为店家自己所有,绝不会出现人去楼空情况,作为长期顾客,办会员卡比较合适。我和店长店员都熟,当场办了张面值1万元会员卡。

  2019年5月左右,我发现该店名变为“凤语凰美发店”,进店后发现店员大部分没有变动,新店长告诉我,该店是“标新美发店”与“凤语凰美发店”合营,致力打造成“标新店”升级版,同时在和平区荣业大街和河西区中豪世纪花园各有一处分店,“标新店”办理的会员卡,再次充值(最少充2000元),可在三家店通用,若不充值则要限期用完,我与店长多次交涉后,被迫充值1000元。

  2020年10月,我发现该店再次改为“爱秀造型美发店”,新店长告诉我,他们是北京一家美发企业,刚接手“凤语凰店”,之前的会员卡都可用。12月,店内工作人员告知,原会员卡将过期,需再次充卡(最低充值2000元)方可继续使用。此时,荣业大街店已不再为持有“凤语凰”会员卡的消费者提供服务,中豪世纪店关门,只剩富裕广场店仍可持卡消费。

  我感觉陷入“充值套路”,美发店每隔一段时间就“易主”,要想继续使用预付卡,就要充值,卡内钱永远用不完,不断续费。据我了解,存在同样情况的消费者还有好几百人。美发店每隔一段时间就卷钱走人,然后逼消费者充值,几乎成为行内普遍现象。消费者权益,谁来维护呢?

  市民小洁(化名)

  ▼ 记者调查 

  记者近日来到爱秀造型美发富裕广场店,店内营业执照显示为2020年8月办理,注册公司是天津河西爱秀凤美美容美发有限公司。店长告诉记者,爱秀是一家新店,与上一家“凤语凰”没任何关系。当初接手该店时,本着为周边居民服务和留住客户的想法,继续为会员服务。客户持“凤语凰”会员卡,可用到2021年5月,若超期不续费,会员卡将作废。

  记者通过“企查查”查询,位于富裕广场的这三家店的注册公司分别为天津市标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天津凤语凰美肤科技有限公司、天津河西爱秀凤美美容美发有限公司,三家为不同法定代表人,彼此不持股。其中,“天津凤语凰”于2018年9月注册,2020年7月注销。

  记者联系到天津市标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邢绍鸿,他说富裕广场店因股东问题,无法经营后,转给天津凤语凰美肤科技有限公司,双方当初有协议,“凤语凰”要继续服务好“标新”老会员,直到卡内余额用完。“‘凤语凰’要求会员充值才可使用卡内余额一事我并不知情,后续问题也没人告知我。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标新会员如遇到这个问题,我可以去找他们协调。”“标新有多少会员转到凤语凰?会员充值余额是不是也转给了对方?”对这个敏感问题,邢绍鸿采取回避态度,“我是标新发起人,目前还有几家店在经营,之前富裕广场店法定代表人不是我,也没参与直接经营,对具体情况不清楚。”

  记者通过市场监管部门,找到天津凤语凰美肤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才红电话,打通并询问对方:“您是凤语凰法定代表人吴才红吗?”当对方获悉记者身份后,立刻回答“不是”,并挂断电话不再接听。通过“天眼查”,记者找到吴才红另一个电话,多次拨打无人接听。

  记者又与天津河西爱秀凤美美容美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屈炳兵取得联系,他说“凤语凰”经营不下去后,他们接手并留下部分员工,同时承接会员服务。“‘凤语凰’会员系统虽然在我们手里,但会员费用并没转给我们,总共承接会员量大概有几百人吧。”屈炳兵表示不清楚具体数字。“那您这样做不是赔本吗?”“我们开新店也需要客源,我们继续为会员服务就是为留住客户,发展自己的会员。”“消费者认为不断换新店,人员不变,一直要求充值,是三家店为收会员费玩的‘套路’。”“你们可以查,这三家店无论是法定代表人还是股东,没有一点儿关系。”

  屈炳兵说,只要是会员系统可查到的会员,他们一定服务到底,不要求充值才服务。消费者反映“须充值才消费”情况,不排除是个别员工为追求业绩的个人行为,一旦发现将严肃处理。屈炳兵说,与“凤语凰”签订转让合同时,写明会继续服务会员,若涉及退费问题,则需找“凤语凰”。记者提出看合同,对方表示合同在北京总部,短时间内无法调出。

  一个小美发店,两年换仨店名,背后利益何在?是老板们不赚钱,赔本关门;还是老板们机关算尽太聪明,吸金后金蝉脱壳,让消费者不断充值,陷入“预付费陷阱”?一个小小的美发店,或许藏着“大套路”。市民们希望该现象能引起执法部门关注,让老板们在闪展腾挪、拿消费者“开涮”时,也套上一个法律“紧箍咒”。本报将跟踪报道此事。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