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文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3月24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漫画大师冯朋弟(31)
齐珏

  业余兼职 

  朋弟非常认同达文学校的办学理念,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发展”的培养目标。著名漫画家萧英华回忆,她当时在天津志达中学就读,一次因为在数学书上画漫画小人,被数学教师抓到,但老师没有惩罚她,还将她推荐给在达文学校任教的朋弟,萧英华后来成为朋弟的学生。学生萧英华记忆中的朋弟,多才多艺,而且很富有幽默感,他交际舞跳得很好,经常在家搞聚会,生活内容丰富多彩。萧英华说:“(朋弟)经常和志同道合者排练话剧,记得其中有《日出》和《群莺乱飞》,可惜没有机会公演。他与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田菊林合作公演过京剧《坐楼杀惜》,同时他还拉得一手好二胡,舞剑技术也相当高超。” 

  朋弟在达文学校的薪水往往不够花,不得不经常去一些娱乐场所(诸如舞厅之类)去打鼓,以赚点外快,贴补家用。朋弟发挥自身特长,曾在“仙乐舞场”为乐队打鼓,还在天津一个日本人所办的“中国少女歌舞团”导演过四个话剧,作乐打鼓。做这些与艺术创作无关的工作,朋弟并没有觉得枯燥,反而乐在其中。他很多漫画作品的素材就来自他丰富的社会生活。 

  在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同时,朋弟的漫画作品接二连三地出版,暂时缓解了朋弟的经济困境。他的漫画作品单行本《老白薯》《老夫子》《上海现形记》《发财还家》相继出版……可以说,朋弟在达文学校任教的这几年──也是在河西的这几年──是朋弟漫画创作最高产、最高质、最受欢迎的时期。那时爱好漫画的天津人,每天都争相购买刊载《老白薯》连环漫画的报刊,因此报纸的销售额大增,出版社也争相来洽谈出版单行本的出版权,甚至连邮局的工作人员,见到邮寄《老白薯》的画稿,也都先拆开来欣赏一番,然后再封好寄出。朋弟在创作的时候,非常注意读者的接受度,很注意漫画作品的效果和读者的反应。当时朋弟家有一位保姆,没有什么文化,但朋弟经常将画好的《老白薯》画稿先给保姆看一遍,如果保姆看后哈哈大笑,朋弟才会满意地将画稿交给报刊的编辑去排版印刷。朋弟的智力过人,想象力极其丰富,特别善于在平凡的生活中发现矛盾和创作题材。 

  1942年3月8日,《北京漫画》杂志的工作人员赴天津采访了著名漫画家朋弟,并与天津漫画界人士座谈,此后天津漫画界人士又盛情邀请《北京漫画》的工作人员在中原公司五楼聚餐联欢。在此后出版的《北京漫画》杂志中,刊登了记者对朋弟的专访,朋弟也为《北京漫画》绘制了自己的代表性漫画人物“老夫子”以示感谢。这可能是朋弟在华北漫画界最为风光的时刻。

  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