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版:津南时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3月18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海下风情
长乐老高跷
法国行(图)
郭万梅
长乐老高跷在尼斯街头表演

  距葛沽长乐老高跷法国之行已近两年,人们每每谈起依然自豪满满。

  那年正月初四,葛沽长乐老高跷的“八大金刚”带着沉重的行李奔赴北京飞机场,随天津代表团一起参加世界第三大狂欢节──法国尼斯狂欢节。

  尼斯市位于法国东南部,是法国第五大城市。尼斯狂欢节是迄今世界上历史悠久、规模空前的著名三大狂欢节之一,每年二月中旬至三月初举行。

  外国人会喜欢我们的高跷吗?他们能看懂吗?这可是葛沽高跷开天辟地第一次走出国门呀!长乐老高跷的队员没底。经北京直飞巴黎机场,等候5个小时后他们才转机到达尼斯机场。

  当轰鸣的机身穿过重重云雾,缓缓降落尼斯跑道时,长乐老高跷的八位演员早已腹内空空,饥肠辘辘了。中国餐馆服务生端来一盆米饭,只听叮叮当当一阵碗筷响,不大功夫一盆米饭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

  菜足饭饱后,他们返回宾馆,为迎接明天的狂欢节,八人没有休息,呆在房间整整排练一天。

  明天演出会顺利吗?长乐老高跷会头胡亚培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有些担心。

  懂行的都知晓,长乐老高跷应为12位角色,会情表演《水浒传》“三打祝家庄”的故事。以武松为头棒的十二位演员表演各具特色,分别为大头衔武松、青杆、白杆、渔翁、老座子、公子、樵夫、二哥、锣鼓四件。为何这次去八位?

  原来组织方为减员,把重复角色全部裁下,只选大头衔、二哥、文扇(老座子)、青杆、渔翁、武扇(公子)和一对锣鼓。这八人除锣、鼓伴奏外,其余六人全部上场表演。

  当所有道具准备停当,未曾想出现了小意外。马上要演出了,高跷腿子的胶皮套出现故障。一绑腿,三位演员的胶皮套全脱落了,备用的高跷腿子离表演场地足有三里远,想取根本来不及。

  胶皮套是用来防滑的,那天尼斯大街正好下过一场小雨,霏霏细雨让路面有些湿滑。咋办呢?会头胡亚培和队友们都非常紧张,汗滋地渗出他们的额头。

  胡亚培当即召集大家,他说:“咱们表演动作一定要小,尽量不做弹跳蹦的大动作,以免在剧烈蹦跳中胶皮套弹出碰到观众,造成安全隐患,尤其像大头衔蹦起打棒这种高难动作,须将动作幅度减小,这样虽未达到预期效果,但表演安全系数高了。”不过,咱们扭也要扭出水平,队员们点头采纳了他的意见。

  尼斯大街,花车滚动、人声喧沸、锣鼓震天、如海似潮。观众被一圈护栏围挡着,无数双热切的眼睛企盼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表演团队依次穿过行进表演:现代舞、爵士鼓、马戏、真人化妆秀……

  演员们奔放洒脱,各显其能,将特色节目一一呈现。从世界各地赶来的观众,笑逐颜开,手舞足蹈;人群欢呼雀跃着,享受着视觉与听觉的冲击。

  长乐老高跷的八位演员一点都不含糊,使出浑身解数,该搞怪搞怪,该搞笑搞笑,与观众互动频繁。观众热情不减,他们张大嘴巴尖叫着,指手画脚品评着,扬起手臂挥舞着。对这伙勾化脸谱、脚踩高跷、威风凛凛的东方小伙子们表现出极高地热情。他们肩扛相机、掌托手机不停地来回拍照。笑容像姿态万方的花朵,荡漾在每个人的脸上,盛开成花的海洋。

  虽胶皮套给小伙子们带来诸多困扰,表演照比常规动作稍小,值得庆幸的是未影响整体表演效果。

  晚上,他们奔到超市买来钳子、钉子等物件,重新将其固定好。

  休整三天,直奔法国第三大城市马赛。来到马赛表演场地,大家一看全乐了,那场面仿佛回到家乡葛沽宝辇会那样热闹。道两旁未设围栏,人头攒动、接踵比肩。按顺序长乐老高跷第二个出场表演。

  扮作大头衔的亚培一亮相就打了一套高超的棒法,这套棒变化莫测,火爆热烈,堪称一套绝活儿。随后二哥打了一套利落干净的双飞燕,左右旋转、上下翻飞、变幻奇妙的棒法技艺,引来观众一阵叫好声。长乐老高跷棒法是极其讲究的,祖上传下来共有七十二套“行者棒”和三十六套“燕青棒”,共一百零八套棒法。由一百零八个式子组成,每套棒法都有不同的锣鼓点伴奏。棒法讲究手、眼、身、法、步协调并用,方能达到淋漓尽致的表演程度。尤其号称有声棒、无声棒、双飞燕的“三绝棒”,更是出其不意,万端变化。

  两套美妙绝伦的棒法展示,观众呼啦就围上去了,“Bravo ! Bravo !”叫好声此起彼伏。队员们虽听不懂法语,但观众的热情感染着每个人,他们顿时精神一振,要给观众亮出集体场表演最吸睛的“大马驼象”。以人的身躯意向,塑造神象样貌。理应12个角色搭配,而八人别出心裁,临时起意,就地搭了个象形架。只见“二哥”手摇小马鞭坐到“神象”背上悠然唱道:“怎么怎么巧啊,怎么怎么妙啊。木头底儿呀踩折了啊,哎,我吆喝一声甜桑葚呀啊,碰樱桃啊哎……”

  “Bravo !Bravo !”呵呵,闹半天,外国人和家乡人一样爱听唱曲爱凑热闹。胡亚培定睛一瞧,会场主道被黑压压人群堵死了没法过,便扯开嗓子大声吆喝:“腻(您)老受累边上挪挪……”观众不动,以为他在表演什么独门绝技,仍饶有兴致注目观看。亚培一想,对呀,人家是外国人哪听得懂咱中国话呀。他急中生智,和队员们连耍带蹦,这才“杀”开一条“血路”。他站在高跷上,看到观众眉开眼笑,将高跷表演作为背景,手机一阵闪拍。就这样,一路走来一路演,足足耍了三个小时,汗水洇湿了他们光鲜亮丽的服装。

  表演正酣,挤进一位年近花甲的中老年人。他拨开欢呼的人群站到亚培跟前问:”你们是天津来的吧?”亚培说:”是呀, 我们是天津津南葛沽人。”我也是天津津南人啊,我是来法国探亲的,听说有天津高跷,就赶来了,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他操着一口纯正的津南口音显得尤为激动。异邦闻乡音,两双手紧紧相握,传递着温暖。

  春华秋实,暑往寒来。长乐老高跷法国之行意义非凡,影响深远。这支古老的高跷和所有祖国优秀传统文化一道在新时代春风化雨中,摇曳生姿,芳香清幽,焕发出蓬勃生机。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