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艺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2月25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烟 火(99)
王 松

  何桂兰带小福子住店

  这黄青已跟小福子他妈相处了一段时间,觉着心里有底了,又想她还带个孩子,在这边人生地不熟,谅她也不敢一跺脚就走,索性抹下脸说,就是骗你了,不骗你,你能跟着我来吗?现在你来也来了,人也是我的了,咱是穷穷过,富富过,你只能认这个头了!

  可这个黄青还真不知小福子他妈是怎么回事。当年小福子他妈在娘家做姑娘时,在河北抬杠会一带,一提起老何家的姑奶奶没不知道的。有一回跟个卖臭豆腐的打起来。这卖臭豆腐的是个谢顶,只在鬓角有一撮儿头发。她一急眼,生把这一撮儿头发给薅下来,还带下一大块头皮,疼得这卖臭豆腐的哇哇直蹦。

  这时,她一见黄青翻脸了,跟自己犯浑,呜的一声就扑上来。黄青是个敦实个儿,何桂兰又高,两手一抓就把他按在地上。黄青这回才知道天津老娘们儿是怎么打人的。何桂兰按着黄青,用两腿把他的脑袋夹在自己裤裆里,先是擂他的后背。擂了一会儿还不解气,又抓住他的裤腰带一提,给他来个倒栽葱,接着往他的裆里使劲一抓,又一攥,这黄青哇地惨叫一声就倒在了地上。何桂兰跟上去,又朝他的脸上使劲踢了几脚。黄青的脸上登时开了盐酱铺,血随着鼻涕眼泪一块儿流出来。何桂兰又冲他使劲啐了口唾沫说,臭杂拌子!还想占你家姑奶奶的便宜?睁开你那俩肚脐眼儿看清楚了!

  说罢,又把黄青身上的钱都翻出来,就拉上小福子走了。

  何桂兰知道自己是让人拐了,有心回天津,又觉着是这么出来的,没脸再见老朱,就带着小福子先住进一家客栈。一个年轻女人,带个十来岁的孩子住在客栈,就挺招眼。客栈里自然是南来北往的人都有。见这女人三十来岁,又长得出奇,是个狐媚相,听着还是天津口音,有好事儿的就跟店家打听,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店家说,具体的也不清楚,就知道是从天津过来的,在这边好像遇上了事儿,回不去了,眼看着连店钱也快交不起了。

  这时,何桂兰带着小福子不光没店钱,连饭也快吃不上了。一天,店里的伙计忽然给送来两碗板面。问是谁送的,伙计支吾,只说吃就是了,也闹不清是谁送的。何桂兰娘儿俩已经饿急了,也顾不上再问,就把这两碗板面吃了。晚上,伙计又送来两碗胡辣汤、几个烧饼。这时何桂兰再问,才知道是北屋的客人让送来的。伙计说,这北屋住的客人姓于,也是个做茶叶生意的。何桂兰在天津长大,也是见过世面的,一听也就没理会。

  作家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