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艺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2月25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革命者(56)
何建明

  柔石被捕

  第二天上午,柔石先到了永安公司右面隔一条街的一个小咖啡店,出席了左联一次执委会议。会后他到友人王育和家吃中午饭。之后,柔石带着一直被他称为“梅”的革命同志冯铿一同去东方旅社开会。他们走进旅社的31号房间,坐下没多久,军警和特务便包围了他们,柔石、冯铿、林育南、胡也频等8人同时被捕……

  三天之后,也就是1月19日,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开庭。那天,已经被折磨了三天的柔石连眼镜都掉了,仍穿着西装,脸部十分浮肿。年轻的女党员冯铿的脸颊浮肿得有些让人认不出。“怎么都在这儿了?”柔石一看何孟雄等三十多名共产党人都被抓,不由吃惊。

  蹊跷!肯定是被叛徒出卖了!“现在开庭──”一场早已安排妥的法庭庭审装模作样地开始了。法官走过场式的一个个询问姓名之后,便由审判长宣读拟好的判决书:

  被告等于民国二十年一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四十分时,串通在汉口路111号东方旅社31号房间内秘密会议,意图串同之方法,颠覆政府,犯刑律第一○三条。被告等再于民国二十年一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四十分,犯禁止反革命暂行条例第六条。被告共犯共产党之嫌疑及疑与共产党有关系,华界公安局当局请求上海特区法院将伊移交。谕知准予移提,搜获文件等交公安局来员带去……

  “来人,把犯人押解走!”

  柔石等立即抗议:“我们不服判决!”“我们无罪!”法庭乱成一片。法警们不由分说,用枪托和警棍,威逼柔石他们上了停在门口的警车。

  此时的柔石脚铐18斤重的“半步镣”。显然在敌人眼中,他是和何孟雄等人一样的“重犯”。“你应该知道那个鲁迅住在哪儿吧?”敌人想从柔石嘴里知道更多的东西,以撒开更大的逮捕之网。柔石冷笑,道:“我哪知道!”

  到淞沪警备司令部监狱后,柔石与小弟弟欧阳立安等同关在二弄九室的囚房。囚室里有10个人,除了6个政治犯外,还有4个军事犯。晚上,柔石与老共产党员柴颖堂睡在一张双层铺的上面。柔石没有棉被,只能钻在柴同志被窝中。因为两人都戴着脚镣,睡觉时常被冰冷的刑具惊醒。于是两人就在每晚睡前相互用干毛巾裹住脚,再轻轻入睡……

  监狱的生活是异常艰苦的,然而柔石依然乐观。他想到了鲁迅的安危,于是通过狱中秘密渠道悄悄写信(化名“赵少雄”──编者注)给冯雪峰,向他通报监狱情况。

  其实如果不是叛徒出卖,他们许多人的真实身份敌人并不知道。从信中我们可以看出,身陷牢狱的柔石仍然一心惦记着“大先生”鲁迅的安危,这份情谊实让人感动。后来左联同志都唤鲁迅为“大先生”。

  上海文艺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