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静海文汇·综合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2月02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图)
通讯员 李青山
张子威 像
张达 像
张玉华 像
董健民 像
王福奎 像
李振书 像

  一门三英烈:张子威 张达 张玉华

  张子威,1893年出生在静海县静海镇三街的一个商人家庭,自幼饱读诗书,兼学中医,受中国传统的儒学教育,奠定了爱国爱民的人生观。

  1937年春,张子威放弃教师和名望颇高的中医职业,毅然离家投奔中共冀中军区第三军分区敌工科,负责电台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了解日伪军的活动,分区指派张子威回静海县城建立隐蔽情报站,并任站长。1938年深冬,张子威来到县城内老家,以教员身份为掩护来往于县城内外,秘密搜集大量的敌情报,传递给三分区敌工部。并先后在城南杨李院村开辟小片根据地,扩大情报员队伍。1942年初,张子威的长子张达、次子张玉华,同时参加了津浦支队。

  在津浦支队开辟静海县敌占区工作期间,张子威按照支队的要求,为支队提供日军情报做好内线工作。由于他工作积极主动,被日伪军觉察,派特务跟踪盯梢。1944年4月,被日伪军抄家后,他被迫携全家搬到宫家屯村暂避,继续开展抗日斗争。他带领张达、张玉华伪装成鱼贩,到周庄子与西路情报员接头,带领邓秀田、张玉成到萧家坟与东路情报员接头,将一份份情报源源不断的送往军分区和津浦(津南)支队。他获知一家地主在天津市区藏有7支步枪愿交我军,便化装成孝子起灵,进入天津,连夜将枪支运交津浦(津南)支队。为解决根据地急需的油印机、油墨等物,他通过内线在天津买好,让张承惠(张子威义女)化妆成新娘出嫁,用被褥把物资裹成嫁妆送到根据地。他把日伪军要到双窑一带抢掠的情报及时上报,津南县大队在双窑村设伏,打的300多日伪军狼狈逃窜。

  为躲避敌人搜捕,张子威全家居无定所。1945年11月25日,国民党自卫团长刘继武率10余人到砖垛、湾头一带村庄收粮抢钱,在王虎庄村发现了张子威父女,将其逮捕,押到小薛庄村进行审讯逼供。张子威忍受酷刑的折磨,坚贞不屈,一字不说。12月29日张子威父女被移送到天津监狱看押。在狱中,张子威几次受审都是大义凛然,屡斥顽敌,并组织狱中难友进行绝食斗争。在长期经受残酷的折磨下,张子威于1946年1月28日在狱中牺牲,时年54岁。

  张子威在长期的斗争中,记载了不少日寇、国民党反动派在静海犯下的累累罪行,还写了一些富有爱国激情的诗篇,由于斗争环境的残酷,未能保存下来。至今只有两首诗作凭其妻邓秀田回忆、口述,流传下来。其一为1937年,日寇发动“七·七”事变时,张子威激愤至极而作。诗为:自“七、七”起烽烟,民艰国难更空前。拼将热血驱狂虏,光复中华奠轩辕。另一首是张子威牺牲后,邓秀田在其遗物中发现的。诗为:叱咤风云运计谋,身陷囹圄不低头,生而何欢死何惧,为党捐躯更无求。

  张达,张子威烈士长子,1925年出生,中共党员。1940年,参加革命,任冀中军区三分区交通员,为我军分区出色的传送了很多情报。1942年秋,调入津南支队某班担任班长,他每次战斗都冲锋在前,利用机智同敌人展开一次次较量。1944年9月的一天上午,他独自化装成农民在西小站一个岗楼内俘虏敌人数十人,被津南支队誉为“孤胆英雄”;后随军改编,任六十三军五六三团三营教导员,在解放石家庄的战役中先后5次立功。1948年6月21日,在平津战役古北口战斗中光荣牺牲,年仅23岁。

  张玉华,张子威烈士次子,1927年出生,中共党员。1942年随父亲在冀中军区第三军区敌工科担任侦察交通员,1944年调入津南支队,后随支队编入六十三军五六三团三营任警卫排长,他先后4次立功受奖,在解放石家庄战斗中,两次负伤仍坚持不下火线。1948年5月18日,在平津战役昌平县上下店战斗中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董健民:用生命守住党的秘密

  董健民,静海区(县)蔡公庄镇刘祥庄人。1939年春,16岁的董健民在他的叔父、中共地下党员董秋斯的带领下,与两个姐姐一起南下,辗转参加到抗日救国行列中。1940年,她们姐妹来到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学习。同年,相继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董健民调到中共中央社会部机要科任机要员,她怀着满腔热情,圆满完成各项工作。1942年,她和在机要科一起工作的共产党员钟琪在枣园窑洞里举行了婚礼,并发誓“誓与密码共存亡”。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党中央作出了争取东北、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战略决定,并成立中共中央东北局。董健民和钟琪夫妇受党组织派遣到东北局工作。

  1946年10月,董健民和钟琪抱着不满两周岁的孩子从延安出发,在交通员的护送下先到烟台,然后准备乘普通商船经渤海湾去大连。途中由于叛徒告密,当商船驶进渤海水域时,突然遭到国民党军舰的炮火拦截,他们的孩子被弹片击伤。接着,敌舰逼近商船,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军警准备登船大搜查,危急时刻,董健民迅速作出抉择:宁可牺牲全家人的生命,也不能让党的机密落入敌人手中。他们把密件销毁后,把被弹片击中的孩子搂在怀中,一家三口紧紧抱在一起,毅然跳进大海,壮烈牺牲。董健民时年23岁。 

  王福奎:石门战斗英雄

  王福奎,1922年5月出生于静海县独流镇建设大队(街)。1944年参加革命,1945年转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察冀野战军三纵队8旅23团4连。他每次战斗都冲在前面,曾5次负伤。

  1947年,在解放石家庄战役的石门战斗中,他担任尖刀班班长。在突破内市沟时,他登着两层人梯,抓住耷拉在沟壁上的一根电网线向上攀登,生锈的铁蒺刺进手掌,钻心的疼痛。他咬紧牙关,第一个攀上沟沿,第一个打响了冲锋枪。当时他率五六名战士占领突破口后,处于孤立境地。此时,敌人从正、侧两面断墙的窟窿里冲出二三十人,并不停地喊:“抓活的!抓活的!”随着喊声,扑到王福奎面前的一个敌人端起刺刀就刺。王福奎躲过敌人的刺刀,趁敌人来不及还手的一刹那,冲到敌人沟墙的工事上,端起冲锋枪,一梭子子弹打出去,扑上来的敌人应声倒下,剩下十几个连滚带爬地跑了回去,战士们趁势占领地堡。此时,敌我双方均杀红了眼,敌人密集的火力又压过来,一百余名敌人从左前方兵营里拥向突破口,王福奎的帽子被打飞,头上鲜血直流,但他仍顽强还击敌人,同战友们浴血奋战,直到打退敌人的反冲锋。战后王福奎荣立特等功。

  1949年12月,时任排长的王福奎在平津战役中壮烈牺牲 ,年仅27岁。

  李振书:双身烈女

  李振书,1919年出生于静海县王口镇大瓦头村的一个贫寒家庭。由于连年遭灾,食不饱肚,她14岁就做了本镇一个商户人家的童养媳,饱尝了封建礼教的辛酸和旧生活习俗的禁锢。194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接受了“关于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教育和新思想的影响,为了寻求妇女的社会地位和人生价值,毅然离家,投身革命。

  李振书在党的培养下,经过多次战斗的锻炼和考验,成为一名出色的“地下女尖兵”。1945年,担任中共静海县第二区妇联主任。在共同的革命战斗中,与区武装部部长齐长贵结为“战地情侣”。

  1946年6月,驻子牙镇小邀铺村的地方工作组织为了早日争取王口的彻底解放,组织宣讲团到敌占区开展工作,李振书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在临产的日子里,向组织迫切要求执行这次“前宣”任务,在开展工作时,不慎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被捕后,敌人提出:只要自觉声明退党,马上还她自由。她坚定地回答:“我活着是共产党员,死了仍然还是!”敌人又用她腹中的孩子做文章,劝她回乡做个“守道之妇”,李振书义正词严,列举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条条罪状,反问道:“何为妇道?”国民党大城县县长林啸天、国民党静海县第四区区长季鸣皋哑口无言。在解放王口战斗打响之前,国民党反动派穷凶极恶地于1946年6月13日对李振书等7名共产党员下了毒手,李振书身中10枪,英勇就义,连同腹中的孩子,也被残忍杀害。 

  区退役军人事务局供稿 通讯员 李青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