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2月02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烟火(76)
王松

  老朱搭救怕饿的老何 

  老朱爱喝酒,但喝不多,也就三两口,然后就是喝茶了。可这时喝的茶也就相当于酒,有时一缸子花茶喝下去,也能喝大了。别人喝大是话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往外说。但老朱不是,越喝大了越闷。来子这才知道,他不说话不是故意不说,是心里本来就没话。 

  其实老朱不是没话,也不是不想说,只是没遇上合适的人。老朱说话挑人,甭管谁,一张嘴两句话不爱听,就不吭声了。可街上的人虽然多的是,真遇上合适的就难了。 

  老朱过去有个老婆,叫何桂兰,娘家爸爸是个修鞋的,跟老朱也算同行。但老朱绱鞋,自己有绱鞋铺,何桂兰的娘家爸爸修鞋却是挑挑子,走到哪儿修到哪儿。何家住河北的抬杠会,跟侯家后隔着南运河,不远也不近。何桂兰她爸叫何连运,街上的人都叫他老何。侯家后这边靠着北门,是个繁华之地,人多,也比抬杠会那边热闹。那时候,老何就经常挑着挑子来这边修鞋。 

  老何有个毛病,怕饿。别人饿了,吃两口饽饽垫垫就行了,老何不行,不饿是不饿,饿劲儿一上来,连着吃两个大饽饽也缓不过来,且脸色煞白,浑身突突地冒虚汗,得坐半天才能缓过来。一次老何挑着挑子来这边修鞋,饿劲儿又上来了,冒着虚汗走到老朱的绱鞋铺门口,实在走不动了,撂下挑子一屁股就坐在街边上。老朱正绱鞋,一见门口有人,以为是来买鞋的,再看,是个挑修鞋挑子的,就伸头朝外看了看。这一看才发现,这人顺着脖子往下流汗,脸色也不对,已经白得没了血色儿。于是赶紧撂下手里的活儿出来,问怎么回事,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老何是个轻易不肯麻烦人的人,已经这样了,还连连摆手,意思是自己没事,就是累了,想歇歇脚儿。但老朱已看出来了,他不是累的事,就赶紧扶进铺子。 

  这时老何才说,自己是饿的,而且这饿不是一般的饿,是饿病,病一上来就得拼命吃东西。老朱一听,赶紧把铺子里能吃的东西都给他找出来,最后连两块已经搁了几天的干窝头都翻出来了。但老何吃了还不行。老朱又跑到街对面买了两块烤山芋,老何吃了,这才稳住神了。老何挺感动,到底是手艺人理解手艺人。向老朱反复道过谢,才挑上挑子走了。 

  这事过后,老朱也就忘了。可过了几天,老何又挑着修鞋挑子来了。老朱一眼认出来,是前些天犯饿病的那人。老何在门口儿撂下挑子,一进来就说,今天来,是专门来感谢老朱的,上次回去,跟家里人把这事儿一说,家里人也都后怕,他这饿病有危险,要不是老朱及时相帮,他麻烦就大了。今天他老婆带着闺女来侯家后买花儿线,说是一会儿也过来,要当面谢谢他。 

  作家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