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文化视点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热点追踪
脱口秀剧场来了~~~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2月02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热点追踪
脱口秀剧场来了
“欢笑”演出市场试水新可能(图)
本报记者 徐雪霏

  一个人,一支麦克风,短短的几句话就能让人捧腹大笑,连连喝彩,究竟是什么艺术能有这么大的感染力?它就是现下年轻人最为追捧的一种新兴语言喜剧表演形式──脱口秀。脱口秀不同于小品,它无需任何成本,仅靠一个人一张嘴就能完成;它也不同于相声,它的表演门槛很低,只要你有表达的欲望,都可以上台一吐为快。

  而这样一个由西方传入的“舶来”艺术,它来到中国究竟是会焕发新的光彩,还是会“水土不服”?脱口秀留给人们的难道只有欢乐吗?在未来,单一表演形式的脱口秀面临的命运是审美疲劳还是无限可能?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进了脱口秀剧场,请“脱口秀人”聊一聊他们的感受。

  脱口秀进驻实验剧场

  多了个可以放肆欢笑的地方

  1月23日晚,天津人艺实验剧场迎来了这里的第一场脱口秀演出。与以往不同,今天来看演出的观众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舞台上没有过多的布置,只有一支麦克风孤零零地立在中央。演出开始了,周围的灯光都暗了下来,只有一束光直直地打在舞台上,表演者走上台,用最幽默的语言,最轻松的语气,讲述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

  这是记者第一次观看线下脱口秀表演,这样的体验却带给记者意料之外的惊喜。在座的所有观众包括记者,都被台上表演者的语言牢牢吸引,整场演出看下来,已经数不清笑了多少次,鼓了多少次掌,只记得这次看演出居然破天荒地没有分心玩手机,因为生怕稍一走神就会错过哪个好笑的“梗”。

  演出结束后,记者见到了这次演出的主办方之一,天津脱口秀club的创始人李优,她向记者讲述了这些年来做脱口秀的体会与感悟:“在天津做脱口秀其实压力挺大的,但我很有信心。”

  今年年仅24岁的李优虽然年轻,但绝对算得上是天津脱口秀届“元老”级的人物。还在上大学的李优,是综艺节目《脱口秀大会》的忠实观众,也让她深深爱上了这门独特的小众艺术。一次去上海学习脱口秀的经历,让李优就萌生了一个想法,要在天津创立一个本土的脱口秀俱乐部,“我在学习期间就注意到好多省市都有自己的脱口秀俱乐部,天津却没有,我觉得不行,天津怎么能缺这个快乐呢?”

  2018年3月12日天津脱口秀club成立了,3月31日第一场“开放麦”正式开演。让李优意外的是,第一场演出的票很快就全部卖出去了,演出的效果也格外好,这给了李优很大的动力。随着几年的努力,“津脱”越做越好,也有更多的人愿意加入进来。

  作为天津脱口秀club的创始人,也是俱乐部唯一一个能够登上商演舞台的女演员,李优的压力来源于多个方面,创作、运营俱乐部、招募演员、维护“粉丝”群体……虽然很辛苦,但在李优看来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这些年做下来我的体会大概就是感动加难,感动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上台,跟自己不愉快的经历和解,而且对喜剧和生活都充满了热情。难是脱口秀在中国的发展或者说‘津脱’在天津的知名度还不够,仍缺少优秀的演员和更多的观众,并且在做俱乐部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经营或场地上的困难,经常由于各种原因被迫停演,两年来走得很坎坷。但脱口秀的发展前景在我看来是很乐观的,我对未来充满期待,我相信没有人会拒绝快乐和拒绝带给别人快乐。”

  此次,由天津北方演艺集团、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和天津脱口秀俱乐部联手打造的线下脱口秀剧场,也是对于天津脱口秀发展的一次大胆尝试。天津北方演艺集团有限公司演艺票务分公司副总经理任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新冠疫情笼罩下的演出行业,经过了半年的‘闭关’刚刚开始有序恢复,很多演出还不能巡演,观众可选择的演出形式和场次还非常少,经常进剧场的老观众又没有太大的冲动看这些老戏,所以我们就想着是不是可以推动一下脱口秀这种演出形式在天津落地,同时也是把欢笑、乐观主义的精神注入天津的演出圈子。我们更希望通过把脱口秀这种受年轻人高度热捧的演出形式孵化进天津,从而吸引一大波年轻人走进剧场。”

  脱口秀一炮而红

  欢乐的外衣下是更深层次的思考

  脱口秀这门艺术实际上已有上百年的历史。脱口秀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8世纪英格兰地区的咖啡吧集会,在集会上人们讨论各种社会问题。然而,脱口秀得到真正的发展,是在美国。

  在美国,各种各样的脱口秀节目占到了电视节目总量的40%。比如美国最老牌的“深夜脱口秀”《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今夜秀》首播于1954年,它的创举之处在于:它不仅仅是第一档真正意义上的“深夜脱口秀”,更为后来的同类型节目设立了经典标杆。

  在西方,脱口秀的内容大多与政治相关,以最轻松的话语讨论着最严肃的问题。2009年,奥巴马拜访《杰·雷诺今夜秀》,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拜访深夜秀的在职总统;2012年,正在争取连任的他又做客《吉米·肥伦深夜秀》。在奥巴马之前已经有数不清的总统候选人、第一夫人、前总统、参议员等政府前任或未来要员做客过深夜脱口秀节目,包括罗姆尼、小布什、克里、克林顿、尼克松、肯尼迪等。足以可见,脱口秀节目在西方国家的分量。

  脱口秀节目在国外的成功发展,也为中国引进这一类型的节目奠定了基础。在中国,脱口秀这个曾经的小众文化,这个被称为是“舶来品”的表演形式,如今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从最开始主持人和嘉宾的访谈类节目,到现如今“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形式的吐槽类节目,脱口秀也成为了一种记录文化与社会巨大变化的载体,节目内容与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发展密不可分。

  然而脱口秀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以“含蓄为美”的中华文化,似乎和这种言辞犀利又满是吐槽调侃的“外放型”风格格格不入……2010年3月17日,在一家跨国制药公司工作的生化博士黄西受邀在美国白宫举办的记者年会晚宴上表演脱口秀,那场秀的视频通过互联网迅速传回了国内,黄西因此在华人世界一炮而红。黄西回国后成立了笑坊(Joe's Club)脱口秀俱乐部,这是一个国内全新的脱口秀俱乐部,致力于为国人呈现原汁原味的美式脱口秀表演。但或许是由于文化差异的关系,这种来自西方的语言艺术来到中国后,在线下却没有掀起想象中的热潮。

  相反,脱口秀与综艺节目的结合却擦出了“火花”。2009年,周立波的《壹周立波秀》开播,火热的氛围,加上他时不时的经典语录,成为了上海民众的“开胃小菜”。当时这档节目多次获同时段收视率第一,观众已经开始认可这类个人风格十分鲜明的语言类节目。虽然后来陆续有《金星秀》《是真的吗?》《今晚80后脱口秀》等节目,但国内脱口秀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直至2017年,随着一档网络综艺节目《吐槽大会》的爆火,脱口秀一炮而红,让大众再次看到了这种好玩又好笑的艺术模式。后来姐妹档节目《脱口秀大会》的出现,更是将脱口秀这门艺术推向了新的高潮。就在去年年末刚刚结束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更是火出了圈,不仅收视率屡创新高,单期平均视频点击量破亿,远远超过其他语言类综艺节目;关于节目的话题讨论更是频频登上热搜,带火了“宇宙的尽头是铁岭”“明明那么普通却可以那么自信”“北上广爱来不来”“人生没有撤回键”等金句,也让人们记住了“北大网红李雪琴”。

  《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节目的成功,让越来越多的脱口秀人看到了希望,但同时我们也渐渐发现,脱口秀进入中国后已逐渐进入本土化,转型后的“中国式脱口秀”已脱离了脱口秀最初的时评特质,而渐渐走向娱乐化,因此也有人提出担忧,如果脱口秀仅仅成为一个造“梗”运动,那么它如何能与传统的单口相声区分开来,它又如何能避免自己因为形式单调、笑点雷同而可能带来的审美疲劳?这样的“中国式脱口秀”能否长远地走下去?

  把生活写成段子

  脱口秀给了更多人宣泄的出口

  脱口秀一人一麦的演出方式,和单口相声极为相似,自然会让很多人对这两种艺术进行比较,但在脱口秀业内人士看来,脱口秀与相声其实有着很大的差别。“脱口秀是一种艺术表演形式,因为不是即兴表演,所以才导致它的艺术浓度非常高。”《吐槽大会》制片人邱越认为,与中国本土的单口相声相比,“单口喜剧”脱口秀的节奏更快,笑点更密集,同时,它需要跟观众有很强的互动性。

  “开饭喜剧”运营负责人戴维对此观点表示认同,在他看来,脱口秀与相声在本质上就存在差别,“相声更重视作品,外表上模糊表演者间的差异,脱口秀更在意讲喜剧的人。”戴维解释道,脱口秀演员的段子大都取材于自己的生活,段子要求原创,演员在不断地试演中找到自己的喜剧节奏,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市场对脱口秀的认可,实质上是对演员本人的认可。

  近年来,随着脱口秀综艺节目的成功“出圈”,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脱口秀,并愿意加入进来。2020年,全国新增脱口秀厂牌数量已近50家,“85后”年轻人是这一表演形式的主要受众,他们大都有一定的文化基础、熟悉新鲜事物、富有娱乐精神且愿意包容争议。

  在脱口秀行业中,90%以上的演员都是兼职,他们的本职工作有企业老板、大学老师、在读博士、程序员、银行职员等,大多数和娱乐行业毫不相关。天津脱口秀俱乐部成员裴习就是一名公务员,上大学时他参加了学校的相声社团,可惜毕业后就很难再有演出机会了。当他得知还有脱口秀这门艺术时,一下子找到了可以继续坚持爱好的方向,他立刻报名参加了北京单立人举办的脱口秀公开课,后来又参加了天津脱口秀俱乐部的“开放麦”,并在去年年底举办的天津“蹦豆儿”脱口秀喜剧节比赛中夺得冠军。

  脱口秀带给裴习最大的感受就是快乐,“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最享受的就是把今天发生的有趣的或者荒诞的事写成段子,似乎也成为了我记录生活的一种方式。做脱口秀让我认识了很多年轻的朋友,演出的时候也可以看到其他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很有趣。”

  舞台上的脱口秀演员大多以吐槽为主,难对付的客户,刻薄的老板,“不长心”的老婆……他们选择把这些“不快乐”以一种幽默的方式讲出来,让听的人快乐,也是给自己一个释放压力的通道。

  生活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我们既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信息让我们更加了解世界和身边的人,却在同时又带给了我们更多的焦虑和压力。我们需要有宣泄情绪的出口,需要时不时被幽默来释放生活的压力,更需要一个不一样的视角、另一种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方式。脱口秀恰恰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渠道,当你听着台上的脱口秀演员用轻松的语气说着令人心酸的话题,你是不是也觉得原本戳心窝子的话,换一种方式说出来,似乎也不觉得那么刺耳了。

  在任博看来,脱口秀在中国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也是风口红利期,祖国各地的脱口秀厂牌不断冒出,有的还是自娱自乐,有的已经开始逐渐商业化。随着资本的介入,观众的不断成熟,以及市场对脱口秀需求的改变,脱口秀市场必然会在风口过去后经历洗牌,未来经过剧场沉淀的脱口秀演出也许会有更多的可能性出现,“举个例子,现在许多美式脱口秀在短视频平台受热捧,而我们这么热闹的市场上还看不到这样的脱口秀演员,这或许就是一个缺口。”

  不管中国式脱口秀未来会经历如何的转变,但至少在现在仍然需要传递价值和能量的喜剧,而只要依然有着一群有态度、热爱说脱口秀并且把脱口秀当成事业的优秀演员,这门艺术就会一直发展下去。让我们对这个行业多一分耐心,多一分期待,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喜剧还是一股轻柔的抚慰人心的力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