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革命伉俪李季达、王贞儒~~~
对话~~~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2月02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革命伉俪李季达、王贞儒
曾在津门求壮志(图)
文 杨仲达
《曙光·求志 李季达》

  李季达在党内资历深、地位高。他在1920年12月赴法国勤工俭学,与周恩来、赵世炎、邓小平等人一起从事革命活动,1922年秋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即后来的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4年春转为中共党员,成为旅欧总支部法国支部的成员。“五卅”运动中,李季达临危受命,出任天津地委书记。

  天津档案馆与中共天津市委党校(中共天津市委党史研究室)联合天津广播电视台为建党百年献礼合作拍摄的大型党史人物纪录片《曙光》第四季出现李季达的那一集,片名为《求志》,是因为他在天津最后的住所,正是当时天津市委所在地──求志里。当年他和妻子王贞儒双双被捕入狱,谱写了一曲慷慨壮烈的英雄赞歌。

  长沙路求志里

  李季达与妻子走过最后的时光

  李季达的妻子王贞儒出身天津名门,是“五四”运动以后天津著名学生社团觉悟社的社友,是天津妇女社团女星社的重要成员,也是邓颖超在直隶女师的同学和达仁女校的同事,是继邓颖超、江韵清之后天津地委第三任妇女部长。

  李季达和天津市档案馆略有渊源。我原所在的编辑研究部,有一位退休老同志王成,他的祖父是天津著名甲骨学家王襄,而王贞儒是王襄的侄女、王成的姑姑。寻访李季达从王成开始,我们近水楼台先得月。王成的家位于和平区柳州路,书香门第,半屋古籍环绕,而八十老翁,更有满腹陈年旧事,对我絮絮道来。

  1961年深秋某日向晚,在睦南道王宅,邓颖超同志自北京前来探望旧友,亲切地对王襄夫妇按照王家大排行官称“二大爷”“二妈妈”。王成说起他的印象,是邓颖超的上衣领口和袖口都已磨成花白。

  那正是建党五十周年的时候,于今又已经过了五十年!王成听长辈说起,当年邓颖超常到家里来玩,与王贞儒挽手而行,并下榻于此。邓颖超特别爱吃王家做的肉末炸酱和用白菜、大葱一起烹制的酱酥小鱼。王家人都亲昵地称邓颖超为“邓大姑”,这是天津称呼女士的方式,王贞儒在家排行在大,按照这个说法,则应该是“王大姑”。王家人也尊称邓颖超为“文淑大姐”。

  我原来对于李季达和王贞儒的事迹一知半解,一直模糊地以为王贞儒是王成的亲姑姑,其实她是王襄二弟王赞之女,但王襄对她视如己出。她的叔父王钊是天津著名篆刻家。

  就在离王成家不远,长沙路和岳阳道交口处,小巷两侧是普通砖木结构的三层楼房,便是求志里。李季达曾在1927年将中共天津市委机关转移到这里,与妻子王贞儒于此半做潜伏,度过了属于他们共同的最后时光,直到该年8月被捕,此后长空渺渺,风流云散。

  我和王成谈了一个上午。后来我又带该集编导周相宜再来一次,又谈一个上午。李季达和王贞儒的故事,于是真实而立体起来。

  李季达在津两年有余

  度过了一段筚路蓝缕的战斗生活

  李季达从到天津工作至牺牲,时间两年有余,他苦心经营,率领天津党组织度过了一段筚路蓝缕的战斗生活。1925年4月,李季达从莫斯科回国工作,第一站是上海,未久,“五卅”惨案发生,形势急转,陡然突变,中共中央急调李季达来津工作。他甫到津门,即改组地委班子,并与于方舟等人一起组织群众声讨英、日帝国主义的罪行,领导学生罢课、商人罢市,举行示威游行,声援上海。此后李季达又召集宝成、北洋、裕大、裕元四个纱厂工会罢工,尤其是“砸裕大”事件,大涨工人声威。此间他又协同中共北方区委领导了天津海员和码头工人罢工。

  李季达力挽狂澜,然而这仅仅是开始,因为迎接他的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巨浪,他和天津的党组织在波澜壮阔中不断地斗争着。军阀当局血腥镇压,疯狂阻挠,此后安辛生、辛璞田和数百名工人及各界代表被捕。李季达组织营救,并转入隐蔽斗争。冯玉祥所部国民军驱除奉系军阀李景林,进驻天津之后,1926年元旦,李季达组织举行了全市国民大会,欢迎国民军和获释的各界代表和工人。天津总工会亦举行升旗典礼。

  因为李季达领导的中共天津地委采取了正确的对策,全市工会会员发展到万余人,中共党员发展到450余人,党支部24个。1926年3月12日,日本帝国主义派出军舰炮击驻守大沽口的国民军,国民军被迫撤出天津,以褚玉璞为首的奉系军阀卷土重来,白色恐怖遍布津沽。至是年11月,设在英租界义庆里40号的中共天津地委联络机关遭到破坏,青年团天津地委组织部长江震寰等15人被军警逮捕。

  1927年,白色恐怖更加浓烈,全国局势再度急转,京津风云阴郁,奉系军阀在南市枪杀江震寰等“十五烈士”,仅十天之后,又在北京杀害了李大钊等中共北方区领导和党员20人。

  当此之时,李季达将党组织的重要文件和500名党员的名单,让新婚的王贞儒缝制一个白布包,存放在法租界浙江兴业银行总行的第一号保险柜里。这座建筑依然伫立,在和平路金街改造过程里保护下来,如今那里已是星巴克咖啡厅,成为“网红”打卡地。其实它不仅是“网红”,而确是天津一处红色建筑。

  因为北方党的组织遭到严重破坏,1927年6月,中共中央指示在天津成立中共顺直临时省委,李季达任省委宣传部长、工人部长兼天津市委书记。

  李季达英勇就义前

  大呼打倒军阀,坚持到底

  1927年8月间,中共天津市小刘庄区委管辖的海津地毯三厂党支部出了一个叛徒,向在警察厅当特务的亲戚告密,军警如获至宝,先秘密逮捕了团员工人姚宝元。此后,在全市辖区内的大范围搜捕秘密展开,李季达等共产党人危在旦夕。

  天津市委组织部长粟泽不幸被捕,军警搜查了粟泽在特一区三义庄“三吾照相馆”楼上的居所(这处建筑今已不存,遗址位于南昌路与芜湖道交口处)。当时,李季达和粟泽共同负责纺织地毯行业的地下党和工运工作,王贞儒挂念粟泽的妻子赵玉玲,得到消息后立即去她担任校长的南开体育社典华学校送信,在门外等了一夜,赵玉玲终于回来了,两人刚说了几句,军警突至,将她们一同逮捕。

  因王贞儒一夜未归,李季达次日早晨去寻,也被敌人逮捕。事后才得知,敌人搜出了赵玉玲寄给粟泽的一封信,信封上留有赵的地址。而李季达王贞儒夫妇对此并不知情。至此,中共天津党组织有12人相继被捕。

  李季达和王贞儒同时被囚,依靠前来探望的王家人传递一些相互安慰的口信,在狱中也曾见过一面。王贞儒目睹李季达被严刑拷打,李季达经受酷刑,无口供。

  王成告诉我们,为营救李季达,中共天津市委发动了天津商户具保,但筹集来的钱被一个叛徒私吞了。天津商会会长王竹林年轻时曾在王成曾祖家开的一间打金箔的小店当学徒,后来发家,王贞儒的父亲王赞又给他当账房,王竹林借钱给王家疏通关系,甚至买通了褚玉璞三姨太的弟弟。而褚玉璞一贯反共,又才和冯玉祥交战打了败仗,故而对此置之不理。

  李季达、粟泽、姚宝元就义。当年《益世报》有载,“……津埠人民皆一睹党犯容貌”,李季达虽“发须过长,但面不改色,立在车上,大声呼打倒军阀,坚持到底……”,他的演说“气壮山河,怒发冲冠,持续一个多小时……其壮烈情景感天动地,鹄立候观的津埠人民无不为之感动”。李季达就义情形可以想见,这是1927年11月18日的事。

  李季达牺牲后,军警不准收尸,王赞买通抬尸体的人,通过亲友王企增、张翼甫偷偷将尸体抬出来,埋在天津老城西门外白骨塔。后再觅遗骨,已不知所踪。李季达牺牲后,王贞儒在1928年初被中共地下党和家人营救保释出狱,归家才知李季达已成仁,大哭一场,终生未再嫁。

  王贞儒一直在天津从事妇女、儿童的社会救济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王贞儒调入天津历史博物馆。邓颖超与她通信,重续旧日友情。王贞儒无子女,也无住房,从1957年开始,王襄夫妇将她接到家里一起生活。她退休后几乎足不出户,时常坐在靠窗的书桌前看报刊杂志,听半导体,认真学习。邓颖超多次来津看望年老多病的王贞儒,并从自己的工资中为王贞儒补贴医药费,直至王贞儒去世。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