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艺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1月21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古炮台的缺憾(图)
──忆秦征
唐云富 本版插图 张宇尘

  编者按:秦征先生于2020年11月25日不幸病逝,享年97岁。这位早年投身革命,以战地木刻成名的小八路,后又专攻油画,一生创作出大量油画作品,其中不乏思想深刻、艺术上乘的经典画作。秦征先生还以情感之笔,撰写了数目可观的优美篇章,因此与《天津日报》文艺副刊交谊深厚,他谦虚、和蔼、严谨的大家风范,为生者留下永远的追念。

  从网上得知,我非常敬仰的秦征先生,已经离开了我们。这个噩耗立时将我击蒙,怎么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怎么可能呢?虽然已经接近百岁,可是秦征有着很棒的身板,矍铄的眼里透着智慧,没有多少皱纹的脸上满是笑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会离开敬他爱他的人们,舍弃了他的画笔。

  秦征是著名的油画家,更是个传奇式人物。当年,在塘沽文化馆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已经是一个精力旺盛、待人热情的大画家。我经常在画册上,欣赏到他的油画作品,被那宏伟而细腻的画面所震撼。说实话,采用油画形式表现战争题材,我还是第一回被感动,他创作的《家》,画面上是一位年轻妇女背着孩子,扶着被炸毁的残垣断壁,家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从她眼睛里流露出凄凉和愤怒,作品表现了战争带给人民的苦难。那幅《心怀天下人》的油画,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周恩来总理掀开百姓家的锅盖,察看锅里面的饭食,他那深邃的眼睛饱含对人民群众的关心。秦征的画作总是能印刻在我的心中,浮现在我的眼前。

  后来,我有幸结识了秦征并熟悉起来。原来,他是那么厚道、那么平易近人的一位油画家。上个世纪80年代,表现工业题材的塘沽版画,在渤海湾塘沽崛起的时候,秦征和市美术家协会秘书长、著名版画家张作良,乘火车往返塘沽给版画作者们上辅导课,提高他们的创作水平。塘沽版画表现的多是工业题材,这在当时是极为少见的:天津港码头、高高的吊车、万吨巨轮、辽阔的盐场和繁忙的油田……这些冷硬冰凉的景物,居然在版画作者们的手中,表现得那样的无比壮美。秦征当时还担任着全国美协党组书记,他邀请美术家们参观塘沽版画,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众多专家参加的研讨会。在专家们的一片赞美声中,塘沽版画两次进京展览,轰动了北京的美术界。秦征激动地为塘沽版画做宣传,用动情的笔墨,赞美塘沽版画是渤海湾上一颗璀璨的艺术明珠。

  我听过一些有关他的故事,才知道他有多么传奇。上世纪70年代末,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的时候,已经年过花甲的秦征,爱国热血在他的身体里奔涌,他坐不住了,要带领同样热血奔涌的画家们一起向上级领导申请去前线,要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用画笔鼓舞指战员们的斗志,记录下解放军战士横扫顽敌的英勇事迹……

  我还听说,秦征其实是不愿到全国美协任职的,他希望留在天津美术学院教书,尽管那个职位级别高、待遇好,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秦征只想教书和画画,谁劝也不行,他的理想就是要用教书和画画为人民服务。

  在他将近耄耋之年时,天津火车站要进行新的改造,进站大厅穹顶设计原为满天星,中央为一盏鎏金大吊灯,为此还向国家申请了两公斤黄金。时任天津市市长李瑞环,在赴意大利考察时,看到罗马西斯廷教堂穹顶是米开朗基罗创作的壁画《创世纪》,便决定改变天津站穹顶设计方案,在正兴建的天津站穹顶上创作油画。当时人们提出了多种方案,其中最多的提议是《嫦娥奔月》,而秦征经过深思熟虑,提出了绘制《精卫填海》,最终在诸多方案中脱颖而出。

  重任自然就落在了秦征肩上,他被任命为天津站改造扩大工程副总指挥。秦征非常兴奋和激动地接受了市政府的委托,带着他的学生王玉琦、吴恩海、马元、王小杰、高冬等,每天在二十多米高的脚手架上,废寝忘食地工作着。由于人和穹顶的距离太近,只能把积木盒子摞高,再将十多把帆布躺椅放在人与画面几乎平行的穹顶最高处,他们要平躺在躺椅上,仰着脖子、举着画笔进行创作。

  在画面构图上,他们突破了西方油画的透视原理,让海、天、云、鸟与众多的女神,沿着一个圆形的宇宙飞旋,这是一幅六百平方米的大画,要一笔一笔地创作出一个虚实相间、人神合一的空灵缥缈的神话世界,别说要举着胳膊、仰着脖子画,就是让人躺在帆布椅上,只仰着脖子、举着胳膊什么也不干,不一会儿胳膊也会累得又酸又麻。为了保护画作,施工人员将冷光灯放在穹顶一周的灯槽里,还将原先的两层防水加固到了四层防水,人们想象不到画家是在怎样的环境中进行创作的。懂得油画创作的人知道,画油画不像别的画那样,需要不停地退到一定距离,仔细端详、揣摩画面,然后再根据不足或有新的想法修改或补正。而这次画穹顶画,画家和画面只有胳膊加画笔的距离,身体几乎是紧贴在画面上,连精卫的头部都看不全。这样一来,秦征只好不断地下到地面,仰着脑袋反复观看,然后再爬上去继续创作,这样上上下下不知多少次,当时秦征已经是一个上年纪的老人啊。

  仅仅用了四个多月,秦征和他的弟子们,便十分完美地完成了巨幅穹顶油画《精卫填海》。这个美轮美奂的作品,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油画爱好者,他们专门坐火车来天津站观赏。穹顶画的影响力也传播到海外,西班牙艾尔波斯可少年合唱团1995年的专辑《天使》,便是以天津站的这幅穹顶油画作为封面的。

  我喜欢和秦征聊天儿,聊起来就没个完。他为画家写的美术展览前言,文笔生动,气魄不凡,凡参观画展的人,定会先欣赏一番前言,这是中华文字带给人们的享受,似篇篇精彩的散文。我知道秦征很早参加革命,并没有专门学过古文,可他的文章竟写得那么优美。他告诉我,当年他被打成右派时,是不准拿画笔的,他便努力地研习古文,打下写文言文的基础。

  改革开放之后,很多人喜欢起了字画,并将字画作为办事送礼的礼品。于是,书法家和画家便忙碌起来,今天东家请、明天西家迎,摆酒设宴请他们写字作画。当一些书法家和画家们忙着挣钱的时候,秦征等一些画家却深入基层,他来到了塘沽参观大沽炮台,听讲解员叙述了清代将士为了保卫疆土,顽强地和八国联军的坚船利炮苦战,用肉体阻抗了侵略者的洋枪洋炮。秦征听得浑身热血沸腾,他向塘沽有关部门提出,在大沽炮台画一幅巨画,将当年清代将士不惜以身报国的惨烈情景,呈现在观众面前。建议在古炮台旁盖一幢圆形砖房,屋里墙壁绘上油画,将血战大沽口的历史画面留给后人。这个建议如果实现的话,参观者将会更加踊跃。然而,秦征他们没能等来结果,给古老的大沽炮台留下永远的缺憾。

  秦征走了。他的音容和画作,将成为我们永久的纪念。

  本版插图  张宇尘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