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文史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1月11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历史随笔
有品位的“任性”
清风慕竹

  李士谦是隋朝时赵郡(今河北赵县)人,祖上非常富有,用现在的话说是个土豪。李家是豪门旺族,按照以往的传统,每年到春秋两个社祭日,都一定大摆宴席,肉山酒海,让客人们尽情一醉。可在李士谦当家之后,却为之一变,宴会是照常举行,不过最先端上来的却是黍米。黍米在北方是杂粮的一种,俗称黏米,类似高粱米,碾成面炸年糕可以,做成米饭吃却有些难以下咽。面对众人的不解,李士谦说:“孔子称黍米为五谷之长,荀卿也说吃东西先吃黍米,古人所崇尚的东西,难道能违背吗?”满院的吵闹声瞬时静止下来。退席之后,许多人都反思说:“见到君子以后,才发现我们这些人的道德不够高尚。”

  李士谦虽然有钱,但他自身十分节俭,衣服没有绫罗绸缎,食物没有山珍海味,就跟普通百姓差不多。他也不是不舍得花钱,相反,他花起钱来还相当大方。家乡有人办不起丧事,不管有无血缘关系,他都会亲自接济,帮助办理;有的兄弟分家,因为财产不均而闹上公堂,他听说后,也会拿出自己的财产,补给分得少的,以让他们兄弟和睦。

  给别人花钱,李士谦不只豪爽,有时候还很任性。有一年,他把几千石粮食贷给了乡里人,碰巧赶上了灾荒,秋天庄稼歉收,借粮的人还不起,只好来到他家道歉。李士谦说:“我家的余粮,本来就是打算救济用的,哪里是为求利的呢!”于是,他命人把欠粮的人都叫来,当着大家的面,把所有债契都烧掉了,之后对大家说:“这下债全都清了,你们不必再想着这件事了。”有钱就是任性,那可是实实在在的财富啊,一把火就化为乌有了,李士谦面不改色心不跳,一点儿心疼的意思也没有。

  可是,纸的债契烧毁了,人心的账本却还记得清清楚楚,第二年,庄稼丰收,那些借粮的人都争先恐后地到李士谦家还粮,李士谦坚决拒绝,一粒粮食也没有收。

  后来赶上荒年,赵郡饿死的人成千上万,李士谦竭尽家里所有,每天都熬许多糜粥施舍百姓,救活了许多人。等到春天的时候,他又拿出上好的粮种,分给贫苦的农民。那些受过他恩惠的人都感动不已,提起他都禁不住泪流满面。

  有人对李士谦说:“你靠这些善行,积了许多阴德,来世会有好报的。”李士谦回答说:“阴德是什么?阴德就像耳鸣一样,只有自己能听到,别人都不知道。现在我所做的,您都知道了,哪里算什么阴德!”

  一个真正的土豪,应该不是看他怎么有钱,而是看他怎么花钱;一种有品位的任性,应该是为人而不是为己显豪气、露阔气。这样的土豪,才让人觉得可爱、心生敬意。李士谦能够让正统的史学家为他立传,在《隋书》中占有一席之地,就是这个原因吧。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