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版:北辰之声·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
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时代新人
(北辰区委宣传部 区文明办 区文旅局 区融媒体中心联合征文)~~~
~~~
~~~(外一首)
~~~
~~~(外一首)
连载~~~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9月10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山百合
王多多
  时光一点点上溯,再上溯,定格在30多年前,日历上是80年代。一片满目青翠的山峦,山峦中有一汪蔚蓝的狭长的湖泊。湖边的山峰风景格外优美宜人,漫山坡草丛中点缀着玲珑的红色山百合,在山风中摇曳。

  山坡上,正有几个女孩子在说笑,照相,每个人手中都举着野花。其中一个问:“我们当中谁先结婚呢?”大家都笑,一个笑眼弯弯、脸型秀气的女孩子大方地说:“我争取第一个结婚,早早嫁给我的将军。”“哇──连秀!我们等你喜糖了!”“没啥不好意思的,我早想好了,他转业,我就嫁给他。”连秀手中捻着一支红色山百合,坦白又幸福的表情,其他几个女孩子有点羡慕连秀恋爱的样子,但是她们心中觉得连秀的“将军”平平常常,并不出众。

  连秀家就住在山下村子。连秀和弟弟才二十多,父亲却很老迈,母亲是聋哑人。村中大多数人家有压水井,但是连秀家仍旧去村头老井挑水吃。

  有一天,连秀母亲去挑水,过一会,肩上扛着他们家水桶进院子的,是个年轻的解放军。大小伙子健步如飞,来回几趟,给他们家水缸装满了。原来山中有一个小分队驻军,几十个人,除了他们定期活动,村民不常见他们。但是从那天起,小伙子经常来给他们家挑水。他叫小涛。

  连秀当时上中学,也许从听见父亲讲这个人开始,她就爱上他了。

  小涛是珲春人还是伊春人,记不清了,小涛对连秀描述过家乡的森林,墨绿的像海一样,无边无际。走在里边久了会失去方位感。

  两个人的恋爱,朴素而节制,小涛挑水劈柴之后就回小军营。连秀依依送至村边,小涛大踏步中停下,回首微笑,这就是他们的恋爱。

  终于小涛转业了,连秀此时考取了村小学民办教师,连秀亲友们开始反对了,相隔千里,嫁那么远,娘家不放心,而且也是农村。连秀坚定地说:“他去哪儿我去哪儿,他种地我也种地。我认定了这个人。”

  小涛回到家乡,被林场录用。这时小涛家开始反对了:“你既然有工作了,干嘛千里迢迢娶个农村的?”小涛大姐更是给连秀写了封信,提出了家里的意见。

  连秀思想斗争了几日几夜,给小涛回了信:“……我家情况你也知道,他们不要我嫁的太远,我们还是分手吧。”

  连秀再没有接到小涛的信,她常常一夜一夜的哭。

  半年后的一天,连秀正在帮妈妈做棉衣,一个人风尘仆仆地推开了她家的屋门,连秀呆呆地看着,又随着这个人走到院子中,看他挑水、劈柴,半天才哭出来:“小涛……”

  小涛平静地说,他是来和连秀结婚的。不管以后有什么情况,他们一起面对未来。

  这一天,本来该是幸福的开始,谁知却是幸福的结束。

  小涛被几个战友约走去钓鱼,又开车去市里喝酒。就在那天傍晚,市里发生火灾,一片商铺连着民房着火了,可恨的是商铺外的铁护栏,消防车开不进来。小涛和战友一直在协助拆护栏,突然,民房内传出来一个小男孩的哭声,小涛穿上一件湿衣服就往火里冲去──他再没有回来。

  小涛的骨灰,分做两份,一份回了家乡的墨绿的海一样的大森林里,一份栖息在市里烈士陵园。

  四年后,连秀嫁给了邻村的玉忠──连秀成了几个女同学中结婚最晚的一个。然而,万万想不到的是,玉忠是个心态畸形的人,连秀和任何男人说话,他都不自在。连秀天天去村里小学上班,一想到村小的男校长男老师们,玉忠痛苦的脸都扭曲了,时常跟踪连秀,这个疑神疑鬼纠缠不清的男人,令连秀心力交瘁。玉忠又不肯离婚,连秀费尽气力,在派出所所长的主持下,离了婚回了娘家。

  此时弟弟已经完婚,弟媳非但不同情大姑姐的遭遇,反而天天甩脸子。连秀忍气吞声,有人给她介绍了矿工老郑,连秀即刻同意了。老郑带着五岁女儿生活,前妻不耐单调节俭的日子,跟人跑掉了。老郑木木讷讷,虽然无从谈到共同语言,但是老郑就是一个心眼对连秀好,对她娘家人好,连秀很感动。

  一年后,老郑抱上了胖儿子,连秀觉得幸福又来到门外了,她给儿子取名“涛涛”。

  涛涛三岁时,每个矿工家庭最怕的事发生了,老郑遇难了。

  老郑是给个体煤矿老板打工的,赔偿款才4万元,就这4万元,引来了老郑父母、老郑前妻的争夺大战。经过纷纷扰扰的口舌与调解,到连秀母子手中的是两万元。此时连秀已不再是民办老师,她靠摆小摊卖些日用品度日。

  涛涛五岁时,三十五岁的连秀嫁给了一位略有资产的民间医生。这位姓郎的医生虽无执业证书,却有一个祖传秘方在手,专治手指头上生的蛇头疔,也会些其他小病治疗,小有名气。

  郎医生颇为自命不凡,仿佛上天一直在埋没他。他谁都瞧不起,常出讥讽之论。他的儿女都不常来看他。他对连秀不错,花钱也还大方,但是对涛涛很不喜欢。连秀想,涛涛正淘气,时间长了,互相就习惯了。

  一个大风天,连秀收拾摊床提前一个小时回家,刚走到家门口,就听见涛涛的一声声痛叫,还有郎医生低声的恐吓:“闭嘴!别叫!再叫我拧死你!”涛涛真的不敢叫了,发出痛楚不堪的姆姆之声。连秀疯了一样冲进屋中,看见涛涛趴在炕上,裤子半脱,大腿内侧一大块青紫。

  连秀抄起炉子边的铁锹,劈头砍向郎医生,郎医生抱头逃走,眼镜摔得不知去向。

  连秀抱起儿子,头也不回地离开郎家。

  同学们都说,连秀的命好苦,好坎坷,老天爷好不公平。连秀却说:“我一想到老天爷让我认识了小涛,那么好的人,老天爷给了我,这以后老天爷给我什么样的命运,我全接受。到死,我也感谢老天爷,我祈祷的,他给我了,虽然时间太短太短……”

  在泪眼模糊中,大家又看见当年,满目青翠的山峦,山坡上摇曳的红百合,连秀手中捻着一支最为姣美的红百合微笑。

  不管这半生,接连的逆境,忧患丛生,皮肉上是伤痕累累,衣鞋上都是扎人的刺──连秀,却是捻着那一支红色山百合朝前走着的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