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7月19日 星期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古路之路(12)
陈果
  最大的忧虑

  那就从调查做起吧,从掌握底里开始吧。罗开茂把全村每家每户跑了个遍,贫困户的情况更是烂熟于心。这个过程中,他发现退耕还林、粮食直补、山林补助等国家补贴资金占了多数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二。村民造血能力不强,劳动力不足、技术缺失、底子单薄都是客观因素。就说搞旅游接待吧,土木结构的老房子在村里占了一多半,旧都不说,还窄,根本住不下几个人。大家也不是不想扩建,可受交通限制,古路建房成本之高,说出去都没人信。七七八八的原因像一张网困住了村民们的手脚,更束缚了他们的信心。这是罗开茂最大的忧虑──如果产业上不去,如果收入结构得不到优化,即使摘掉了“贫”的帽子,挺起“富”的脊梁,村民们骨子里仍钙质不足。精神缺钙是这一切的源头,如果把贫困看作一条长蛇,扶志就是捕蛇者需要瞄准的七寸。

  放手一搏的村民也不是没有。黄安庆家和方正全家,那股子拼劲你不得不服。黄安庆患过小儿麻痹症,赶着骡马贩山货,一年就脱了贫。方正全家更厉害,2017年,他家从花椒树上摘下来三千多元,七十多桶蜜蜂又帮他从山野里采回来两万多块。方正全两个儿子利用农闲进藏打工,又挣回来不小一笔收入。罗开茂把这两家人的事讲给脱了贫和没脱贫的村民听,话里话外,意思再清楚不过: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罗开茂有故事,村民们有顾虑:你说古路适合栽花椒,为啥我家栽的要么不挂果,要么死得干焦焦?

  实地查看后,罗开茂找到症结:树坑挖成“鸦雀口”,树根伸展不开,如何挂得了果?死掉的树子就更冤枉了──是药三分毒,人都遭不住,可你们除草图轻松,净用百草枯!

  又有人说到鸡儿。养鸡的确没啥成本,但要是害了鸡瘟,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总不能前怕狼后怕虎吧?罗开茂接着说:现今的科技一日千里,可以九天揽月,可以五洋捉鳖,不管鸡瘟狗瘟,多的是它们的克星!捎带着,他把“揽月捉鳖”也给他们做了科普──大家不就缺那么点精气神吗,这叫缺啥补啥。

  看他们还有啥说的。

  还真有!

  ──你也别尽拣好听的说,要是申绍兵家都能把日子过起来,我们就服、就信、就听你的!罗开茂夸下海口:十天以内,我让申绍兵变个人给你们看。

  不知道申绍兵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不能理解为什么要说罗开茂是夸了海口。

  二十五年前的那个冬日还记得吗?一个醉醺醺的男人从早到晚四仰八叉晒太阳,娃娃饿得趴身边哇哇直哭也不管,罗开茂找他理论,他偏还说:隔壁生娃娃,关你啥事?

  那个醉鬼就是申绍兵,就是村民眼中不可救药的人。

  天地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