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武清资讯·生活服务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往事回忆
老局长的故事(图)
朱斌如 倪文秀 张士博
  前不久,我们几个人和大家分享了老局长的故事。刊发后,很多读者通过各种途径向我们反馈,这位老局长大家都认识,他的故事特别多,希望我们可以再分享几个。于是,我们几个人凑到一起,再次为大家讲述老局长张水平的故事。

  希望你们不要留下遗憾

  老局长时刻挂在心头的,是年轻一代的成长。他希望年轻的校长、教师少走自己曾走过的弯路,每到他们遇到矛盾或问题,就用自己的感悟、教训启发引导他们,可谓用心良苦。

  一次,某位总校长在全乡教师大会上,严厉批评了一位中学教师,令其会后到教办报到,另行安置。老局长听说了,立即给他打电话,指出对教师严格要求是对的,但要在关爱的前提下。批评教育一定要把握好度,要注意方法,做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把电话打过去:“我就想把我的教训告诉你。”老人讲起自己当校长时,脑子里把老师分成三六九等。听意见也只听积极分子的,对所谓落后分子的话,不听也不理,甚至蔑视。当时根本不想他们的这些话有无道理,更不去想会对人会造成什么伤害。“无情的历史告诉我,一句伤人的话或一个错误决定可能会毁掉一个人。我欠下一笔难以补偿的感情账!”这位校长的头“嗡”地一下。

  “时代在进步,越发认识到教育的本质是对人的尊重和爱,塑造人塑造的是灵魂。不要忽略教师的感受,要给予充分的信任和尊重,相信他会成长的。”老局长叹了口气,“在这方面我有过遗憾,希望你们不要留下遗憾!”

  这位校长眼眶发热,嗓子发涩,挤出一句话:“老局长,您放心吧!”放下电话,他马上去找那位教师。之后,几次面对面坦诚地谈心、宽慰,并在小学给安排了适当的工作。那位教师接受了批评,心悦诚服,当面流下了热泪。

  老局长高兴地说:“武清几代师生都和我连着,趁我手脚还能动,脑子还能用,通过关工委这座立交桥多做点,做好点。”

  老局长就像一位热望家业兴旺的长者,盼望年轻的校长教师快快成长。他敢于解剖自己,把自己历尽沧桑的感悟和从教积淀传给他们。这是多么深沉的爱和自觉的担当啊!

  就伤我一人吧

  老局长1岁丧父,孤儿寡母饱受欺凌。儿时痛苦的经历,加之受党多年教育,使他养成了热爱人民、同情帮助弱者、扶危济困的品质。

  2012年7月5日,他骑自行车遛早时,被骑电动车去武清开发区做临时工的小孙撞得从车上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到4米以外。小孙急忙拨打120,把老人送到医院。经一系列检查、天津骨科专家会诊,确诊为颈髓损伤,医生说有可能站不起来了。小孙听罢只觉得心往下沉,整个身子直冒凉气,不敢想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老局长醒过来,吃力地对家人说:“不要……向……撞我的人……要赔偿。”

  交通队到现场勘查,认定电动车负全责。交警到病房找当事人做笔录,看到氧气罩扣在老人血糊糊的脸上,白色颈托卡在脖子上,身上连着好几根管子,床边架着监视器,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暗想:这又是个棘手的案子。交警俯下身,向老局长询问事情经过。围在床边的人望着老局长,屏息凝神,现场气氛十分严肃。

  老局长的眼睛肿得睁不开,声音微弱地发颤:“他……不是……故意的,出事……是……意外。”“您有什么要求吗?”“没有。不要让他……有……任何负担。”来探视的人大多是老局长的学生,听老人如此说,学生们无不动容,感慨万千。

  教师进修学校田主任更是忆起难忘的一件事:上初中时,他衣服单薄冻得瑟瑟发抖,时任校长的老局长发现了,当即脱下外边棉衣,把贴身的毛背心脱下来,亲手给他穿上。那件毛背心温暖了他几十年。

  “我父亲是普通教师,去世时,80多岁的老局长到灵堂,向父亲遗像深深鞠躬。当时我的眼泪……”做了8年关工委秘书长的安邦和哽咽了。交警对老人充满敬意。最后要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字,田主任眼含热泪说:“老人儿孙都出去了,我来代签吧。”他郑重写下表达老人大爱之心的名字张水平。

  老局长看到满面愧疚与惶恐的小孙夫妇,嗫嚅着说:“你撞我,不是……有意的;你救我,却是有意的……你们不用……担心……忧虑……”刚出事时,小孙见来了那么多人,心里直打鼓,不知道这位老人是什么人物,不知自己会遇上怎样的麻烦……可他做梦也想不到老人竟说出这样的话!“谢谢张大爷!”夫妻俩感激得泪流满面。“你们……来看我,我很感激。你们……得上班,以后……不要来了!”“我们怎能不来?”小孙一指妻子,“让她照顾您吧!”“不用,我们家人都来了。”老人儿子赶紧说。小孙妻子再来医院,家人说什么也不让她留下。老局长深情地对身边人说:“他是个好人。再提什么要求,对他也是伤害;我已经这样了,就伤我一个人吧!”一年后,老人竟能由人搀扶着下楼走走了。他身体受伤,精神却向着更高境界攀登。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