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6月22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龙飞光武(76)
刘秀和他的二十八将
雷雨
  孤身赴约

  李通道:“虎在山林,声震万方峡谷;剑埋泥土,光射九天星斗。龙腾鹏飞,难免风云相从。贤昆仲虽然韬光养晦,但美名远播,李通仰慕久矣。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若非对贤昆仲之志有所了解,焉肯冒昧邀约?”李轶也说:“文叔何必过谦,拒人千里?李某白水之行,贵昆仲及诸子弟之贤已领略一二。实不相瞒,若非志同道合,我又何必风尘仆仆往返于途?”

  刘秀见李氏兄弟推诚相待,再一味虚与委蛇,便显得过于矫情。于是略一沉吟,饮干杯中之酒,肃容说道:“既蒙诸位推心置腹,刘秀也不必再藏着掖着,顾左右而言他。身为汉室苗裔,眼见社稷倾覆,甚或奸贼篡弑,运革祚移,山河易姓,焉有不椎心泣血之理?家兄夙夜忧心,无奈势单力薄,无力回天,空谈何益!”

  李通说:“文叔既然剖肝沥胆,以心肺相见,李某敢不竭诚以告。请问文叔,听说过‘刘氏复兴、李氏为辅’的谶记吗?”刘秀说:“昔在长安游学,风闻此语乃钦天监王况为魏城太守李焉所造。二人因此被王莽所杀。李兄重提此事何意?”李通说:“家父谶纬之学天下独步。虽为王莽的宗卿师,但洞晓天机。据家君所言,此谶绝非王况妄言,实乃《太平经》所记,考诸各家谶纬之书,确属神授。因此我李家子弟,不敢不恪遵天命、父命,矢忠矢孝,辅佐贤昆仲以成复兴之业。这便是李某寸衷所在,足下尚有何疑!”

  刘秀慌忙离座,躬身为礼道:“多谢李兄抬爱,刘秀愧不敢当!方今之世,诚所为君臣相择之时。君择臣不易,臣择君亦难;士君子择友也当慎之又慎!宗室中贤者甚多,我弟兄才疏学浅,福薄德鲜,但愿附骥从龙,以效犬马驰驱,竭尽绵薄之力,以奉应命之主。能和李兄共襄盛举,同济风云之会深感荣幸!诸位美意谢过了!”此时,刘秀浑身燥热,宽衣敞怀,不意怀中短剑露出。李通哈哈大笑道:“文叔文质彬彬,一何武也!”刘秀脸色微红,报之一笑道:“仓促间以备不虞,诸位见笑了!”李轶说:“文叔孤身赴约,况前有米市的误会,后有申屠臣被杀的传言,本有嫌隙,有备而来,也是情理中的事。有备无患嘛!”众人都笑了起来。

  刘秀听李轶又提起申屠臣被杀之事,暗道:“若再不坦言相告,实在有失君子风度。”于是,反客为主,给李通、李轶等人斟满杯中之酒,正色说道:“这杯酒是刘秀代家兄的谢罪之酒。听我把话说完,若蒙诸位大度宽容,刘秀感激不尽;若各位不肯宽容,刘秀情愿代兄受过。”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