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读书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津报力荐~~~
分享悦读~~~
~~~
大家读书
全民阅读 书香天津~~~
天津日报 今晚报~~~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6月22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大家读书
全民阅读 书香天津
冯骥才的津味儿江湖(图)
刘钊
《雪夜来客》,冯骥才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20年5月出版。
  如果让我们这代年轻人列举出最熟知的国内作家,冯骥才当能稳居前列。课本里频频收录冯骥才的文章:《珍珠鸟》《挑山工》《刷子李》《泥人张》《花的勇气》……随随便便拎出一段,都能勾起一阵学生时代的阅读记忆。

  后来了解到,冯骥才一直致力于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的工作,这是一项巨大而艰辛的工程,他身体力行、奔走疾呼,让人既感且佩。如今,冯骥才已逾七望八,从民间田野第一线撤回一半的精力到文学上来,这是读者之幸。

  他的话音犹在,文学动静就接二连三地响起来了。长篇小说《单筒望远镜》甫一面世,即好评如潮,去年入选了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小说集《俗世奇人》广受赞誉,创造了300万册的销售神话,一举摘得“鲁迅文学奖”;今年年初又增补了18篇新作,出了足本。

  在这样的文学态势下,读者对冯骥才接下来的文学创作充满期待。新书《雪夜来客》是冯骥才执笔文坛半个世纪以来的中短篇小说精粹,从中可以看到他的文学创作脉络和基本走向。

  翻开目录,这部小说集不是一股脑地将一些作品堆砌在一处,而在编排上颇具巧思,分为“人间悲喜”“百姓世相”“江湖传奇”上、中、下三部分,首先具备了形式上的条理性和美感,同时最直观地道出了冯骥才的文学观──热切关注小人物的底层生活和喜怒哀乐。

  《雪夜来客》的开篇,是一篇冯骥才最新创作的小说《木佛》。《木佛》讲了一个绝妙的故事。冯骥才是讲故事的高手,他的“俗世奇人”系列,把各种身怀奇才奇技绝招绝活、有过各种奇遇异见的人写得活灵活现、跃然纸上,又不脱离生活之根本。《木佛》依然是奇人奇事的路子,但不是老套路。这次是一尊木佛,以第一人称向你诉说着他的际遇,为我们揭开了一个隐秘而庞杂的大千世界,从中阅尽世间悲欢、人性善恶。《木佛》可以称之为一篇童话寓言,或者饱含黑色幽默的荒诞小说。冯骥才在写完《单筒望远镜》后,在自己营造出的庄重、压抑、忧伤的氛围中久久走不出来,情绪难以排解,这时他看到书桌对面的一尊木佛,心里冒出了一句话:“我的事你全知道,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这便是《木佛》的由来。冯骥才说:“我好像找到一扇门,一下子从多日的困扰中解脱出来。”当现实主义把作家捆缚得寸步难行时,浪漫主义和荒诞主义就诞生了。荒诞,原本是一个大袋子。作家笔下的那些现实主义装不进去的东西,都可以装到荒诞这个袋子里。由此,《木佛》成为冯骥才作品里非常特别的一篇小说,给我带来了一段新奇而享受的阅读体验。

  中编部分,收录了冯骥才“文化反思小说”代表作品:《胡子》《楼顶上的歌手》《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等。冯骥才是“伤痕文学”代表作家,也是以此类作品登上并享誉文坛的,这一系列“文化反思小说”在当今依然影响深远。这些小说里,没有泣血呐喊,没有声嘶力竭,他以一种浪漫的、诗化的笔触,展现出特殊年代下一段段动人的故事,平静之下真情涌动。本书书名即源自这其中一篇名篇──《雪夜来客》。封面上,“来客”伫立在漫天飞雪中,开启一扇门。小说里,这是他罹难归来后敲开的久别朋友家的门,在这里,又何尝不是通往新生活的大门?

  下编是几篇“俗世奇人”系列里的经典名篇,短小精悍。这部分作品我都读过,如今再次读来,依旧被冯骥才老到精炼的笔法所震慑,每一笔都令人赞叹、绝倒。字字珠玑,精金碎玉,火候把握得恰到好处,一笔一画淬炼成绝妙好文,缔造了小小说创作的“绝句”境界,这是阅尽世事千锤百炼的结果。他写的是俗世奇人,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位“俗世奇人”。

  如果说一位作家的故乡对其创作产生深远影响,那么我首先就会想到冯骥才;或者说每每读到冯骥才的小说,眼前总会浮现天津这座城市。冯骥才本人、他的创作和天津是一个有机的不可分割的整体,他和天津气息相投,互相心领神会。他曾在一篇文章里说:“无论走到哪里,我都心系着故乡。故乡给了我一切,它不只是我生命的巢,更是我灵魂的巢。”冯骥才自然是讲故事的高手,他作品的语言也是一绝,充满了天津人的爽利和“哏儿”劲,洋溢着浓郁的津韵津味儿,翻开书恍若走进了天津的街头巷尾,听街坊四邻聊家长里短,扑面而来的是清新淡然的海河之风。冯骥才作品的语言因而极具辨识度,他创造了独属于自己的文学语言体系,来自民间又归于民间──灵魂归处是故乡。这是一位天才小说家,我在他营造的津味儿江湖里回味无尽,游之难忘。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