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版:静海文汇·生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6月09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温情时刻
台头西瓜(图)
郝秀苓
  “拔出金佩刀,斫破苍玉瓶。千点红樱桃,一团黄水晶。下咽顿消烟火气,入齿便作冰雪声……”这是文天祥的诗句。生动地描写了吃西瓜的方法和西瓜的美味,他有拔出金佩刀砍西瓜的霸气,我们老百姓有抡起水果刀切西瓜的惬意。

  一般吃西瓜方式有三种,最常见的是把西瓜对半切开,再分切成三角或长月牙块,捏着瓜皮一口一口吃掉瓜瓤,吃完,瓜皮上留下两个大板牙划过的痕迹。还有一种吃法最豪气,一手托瓜一手握拳擂瓜,瓜皮“叭”地一声暴裂,双手扒住裂缝使劲掰,西瓜一分为二,再伸手掏出瓜瓤大口啃食,黏糊糊的汁液顺着五指往下流,口唇处被红红的汁液涂抹。最有趣的吃法是,在瓜蒂处平平地切一个小圆口,大约10厘米左右,用勺子一口一口地挖食,吃完红瓜瓤,把瓜皮内壁刮光滑平整后,再把切下来的瓜蒂盖在西瓜上,乍看上去还是完整如初。

  西瓜,大多数的说法是来自西域,也有一部分人说,来自李时珍尝百草中的稀瓜或寒瓜。不管来自哪里,西瓜在我国种植历史悠久。台头人种西瓜也是历史悠久,以前东淀大洼一眼望不到边的水域,稀有高岗之上,每到夏季一块块瓜田零零星星,有苇席苫盖的看瓜铺,瓜农在翠玉满地的画里侍奉着秧苗。摘瓜劳累时,躺在瓜铺里翘起二郎腿,抽上一袋烟如醉如仙。淀水退去后,土地肥沃最适合种西瓜,瓜田也随之增长。自己吃不了,就拉到市里去卖,不过那时只是少量的。真正“台头西瓜”的叫卖声遍布城里城外的大街小巷,应该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一辆辆农用三轮儿后斗上,搭着铁管焊的高架子,一个个脆皮大西瓜躺在车上运往天津市区各个角落。瓜农占一块儿地方,一人过秤收钱,一人帮买主把西瓜扛上楼。因为台头西瓜的甜、酥、爽、皮薄是人们一致认可的,一千多斤西瓜两三个小时就能卖完,他们再赶回家摘瓜装车。后来,种瓜的去卖,不种瓜的去地里趸了也去卖。瓜熟季节,是村里人最忙碌、最辛苦的,也是最高兴的时候。一个月成熟期,人们起五更睡半夜劳累缺觉。

  后来,台头西瓜有了品牌,有了更多的销路。种植面积逐年增长,台头建起了西瓜批发市场,本地的、外地的瓜贩都来市场趸瓜,更有去瓜地里自己摘瓜的。台头瓜农省去了来往市里的辛苦,有了时间和精力钻研西瓜的增产、早熟和口感。从单一的地膜种植,到双拱膜、冷棚和暖棚种植,从开春到盛夏,成熟期从以前的一个月到现在的四五个月。

  成熟最早的暖棚西瓜,要从隆冬开始,棚内温度靠炉火加温,种植成本高,价格相对贵。种植最多的是双膜和单膜西瓜,这两种瓜的成熟期正赶上西瓜大量上市季节,价格不高只能靠产量。冷棚西瓜成熟期早于双膜的,大约在“五一”左右成熟,早于西瓜成熟高峰,种植成本又低于暖棚,瓜价也是人们能接受的价位。因此,妹子一家年年都要种上几棚。“五一”前后天刚燥热,吃一片西瓜从心里到胃里甘爽。

  今年,带两个城里朋友又去妹子家买瓜。妹子今年种了7个冷棚,一个棚大约两三亩,种了4棚“麒麟”和3棚“京欣”。我们开车来到妹子家瓜棚,门口正有一对市里老夫妻开车来买瓜,还有一个霸州卖水果的摊贩来趸瓜。妹子给他们摘瓜过秤的时候,我们走进大棚。棚南北很长,一条直通南北的人行小路,两边各几垄长势喜人的瓜秧。我们站在路中拍照、发视频,青绿的瓜叶瓜蔓覆盖着铺了地膜的土地,七八斤大的西瓜或三个挤在一起,或四五个排成一列。

  妹子轻盈地行走在瓜垄间,拿着剪子轻轻地距西瓜一寸左右剪断瓜蒂,再小心地抱起西瓜,从覆盖大棚的塑料膜透风口,递给顺着棚外推车装瓜的妹夫。不管是摘瓜和装瓜都要格外小心,台头西瓜皮薄瓤酥脆,有时手刚搭上瓜皮,西瓜就“啪”的一声裂开。妹子送走了四五拨买瓜的,才有时间给我们摘瓜。

  趁着妹子带两个朋友去另外的瓜棚里摘瓜,我和妹子的公公闲聊起来,从他嘴里知道,这秧蔓葱郁、瓜果满地的景色,是从腊月开始的。

  棚要在腊月以前搭好,一人多高的钢管拱架上,覆盖两层厚的塑料膜,两层之间留出十多厘米的空隙。搭好拱膜浇一遍透水。半干时整理棚内的土地,先把发酵好的农家肥均匀地撒上,再把土地挠碎挠细挠平整。然后,挑出间隔90厘米左右的瓜沟,铺上第一层全面覆盖土地的塑料膜,沿棚架周边再围上一层塑料膜,这样为的是给棚里土地升温。整理土地的同时,家里腾出一间房来育苗。大棚连年种植,西瓜又对土地有特殊要求,只能采用南瓜苗嫁接。育苗室温度要高于人住的房间,西瓜子和南瓜子各放两个盆里,浇水不能多也不能少,随时观察着,让种子始终保持湿润。等种子钻出白白的小芽尖,才能种到酒杯大的塑料小盆里,这些小盆整齐地排在育苗框。南瓜幼苗长到三个子叶时,西瓜幼苗也就两个子叶了,妹子和妹夫开始嫁接。嫁接是一门技术活,成活率多少是衡量种瓜人的手艺,高手一般在百分之八十左右。幼苗娇嫩,嫁接幼苗要有大姑娘绣花的巧劲,还要有面对枯燥重复动作的耐心。他们用锋利的小刀,把南瓜幼苗茎斜着削掉上面的叶片,再把拔出来的西瓜幼苗茎斜着削掉根部,两个斜口相对完全吻合,用小夹子夹在一起。一个棚要两三万棵苗,7个棚的苗,够他们忙的。

  忙了一腊月,春节放松两天,初二三如果天气晴好,就得陆续把成活的小苗移植到棚里。隔着塑料地膜在瓜沟里间隔三四十厘米打坑,把苗连土从塑料小盆里取出来种进坑里,周边压上细土。在屋里成长的幼苗移植到棚里,棚里气温低,瓜垄上还要插上竹板或柳条的小拱子,再覆盖一层塑料膜,从上到下一共五层塑料膜护驾。改变了环境和温度,幼苗适应几天后开始疯长,秧蔓和叶子迅速粗壮肥大。妹子和妹夫控制着每棵苗的长势。一根瓜秧只留三个主瓜蔓,侧蔓出一个剪掉一个,三个瓜蔓上只留一颗瓜,雌花一开,摘下雄花人工授粉,朵花授粉成功小西瓜就保住了,其他两个瓜蔓上不留瓜,这两根蔓是促进根部养分往上输送的配角。“瓜见瓜二十八”,再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全天维护这个“独生子”。浇水施肥都得看长势,迟了影响长个,早了不但疯秧还怕把瓜淹死。同时,还要盯着温度计重复着揭膜盖膜。一共五层塑料膜,随着气温,最早撤下围裙一样的那一层,再揭掉小拱膜,白天棚内外温度基本一样时,揭掉棚内的大膜 。这样就还剩一层地膜和棚顶一层厚膜,棚顶膜看温度和湿度变化,每天开透气口的大小。

  今年瓜价比往年高一点,妹子公公布满皱纹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妹子摘瓜回来,身上衣服被汗水湿透,头发湿漉漉地贴在黝黑的脸上。我问:“为什么不雇人摘瓜,只当老板娘收钱?”妹子看着瓜棚满脸爱惜地说:“自己天天看着长大的瓜,每个瓜都像自己的孩子,怕别人毛手毛脚的伤着。”

  “结成曦日三危露,泻出流霞九酿浆。”台头西瓜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极品,更是台头人的骄傲,“弘历福”品牌的畅销,凝结着台头人的心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